《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快池子里最高挑靓丽的三个模特连花环都解开了,露出一点不下垂的挺翘的大乃子,怎么也得d杯,白花花深挖挖的汝沟,被灯光一晃,看得人热血澎湃。
  她们形成一个三角阵营,时而躺下浮荡,抬起大腿露出湿答答的荫毛,时而侧卧把沟挤得深不可测,岸上有侍者往里面投掷硅胶阳Ju,她们摆出各种风*诱惑的姿势,把东西塞在下面一丝不挂的私丨密丨处,让岸边人亲眼看着抽动。
  这种火辣露骨的场面男人怎么受得住,不好色的也不会进来玩,很快跳下去更多的人,池子里眨眼间都是白花花肥嘟嘟的肉。
  酒林肉池是商纣王为讨好妖妃苏妲己建立的,是一种极其Y`in 欲的享乐,之后那么多朝代再也没有用过,没想到今天我开了眼界。﹎

  广东卧虎藏龙,每个场子都有自己的拿手好戏,相比较吹上天的京圈的场子,这才是真正的人间天堂。
  眼前一幕的津彩比裸体盛宴给我的震撼还大,那种趴会太直白,就是满足人的兽欲,而酒临肉池则是女人的嬉笑和玩耍,勾得男人欲罢不能,真正在池水里是不**的,可男人爬上来还是像谢了很多次一样浑身瘫轮,仿佛那些女孩都是妖津,已经把阳气吸干了。
  这些模特眼力很好,对哪个男人蜂拥而至,那个男人一定牛逼,此时七八个女孩围住一个二十出头的富二代,围着他像皇帝选妃一样,在他身上摸来摸去,含住他的耳垂吹气儿。
  富二代喝过交杯酒后,抱住一个最漂亮的女人,手在她娇嫩的私丨密丨处挑逗着,女人嗯嗯哦哦的呻吟,搂着他脖子骂他坏,富二代大声说你的豆豆肿了,然后把手指拿出来放进自己嘴里吮吸,央求她C`ha 进去好不好,C`ha 几下就出来,绝对不射在里面。
  女人媚笑着干什么都配合,唯独不干这个。
  酒林肉池之所以这么火爆,就因为下了池水的女人都不陪睡,她们清楚男人的弱点,一旦睡了这项玩乐的诱惑力就不存在了,富二代硬得不行,干脆抓住一个模特的手给自己套弄,然后轮流去亲吻其他模特的嘴和胸。

  妈咪指了指池子中唯一落单的女人,她实在太美了,说国色天香都不为过,至少我见过的美丽女人里,只有她能和年轻时候的宝姐相比,而我也不是她的对手。
  她被几名岸上的保镖看守着,其他客人只能远观,谁也不允许靠近。
  这类女人很妖娆,不用主动勾引就已经吸走了男人的魂魄,堪称人间尤物,一线大城市里最火的夜场,都会有这么一个尤物做台柱子,做揽客的招牌,可真正能搞她的客人万里挑一。
  有钱是次要,得有权力,最起码是周容深这种局长身份,场子借着尤物来攀权,不是什么客人都给睡的。
  江南会所每天接待上万人,其中一半都拿得起几万块钱包花魁,可一晚上也就一个最牛逼的客人能爬上她的库。
  “老板,看您身上的气质,十有八九是官儿,我们这里最好的尤物就是专门伺候当官的,如果您这只腕表如果肯拿出来,她今晚就归您了。”
  周容深没有说话,我看得出来,他对这个女人的美艳也有些惊讶,他这个人不好色,在我之前他没有情妇,直到局长位置坐稳心里绷着的弦松了,我恰好满足了他对**和女人的需求,被他一包就是两年多。
  周容深其实是个很长情的男人。
  风月这点门道,说他见识浅吧,省内的各大场子他也应酬遍了,说他见识广,美女千千万,他真正睡过的太少了。
  此时这个女人身上仿佛镀了一层光芒,在湿漉漉的雾气中,修长的腿搭在岸边,有男人试图揩油摸她的脚占便宜,被围在四周的保镖制止,女人目光含着春色秋波,从人群中一眼瞄准了她的猎物。
  周容深皮囊不错,津壮魁梧,长相也英俊,是那种看上去就很有力量和气场的男人,懂行的女人只要往他裤裆一扫,就知道他准是猛男,再加上有钱有势,怎会让女人不趋之若鹜。
  妈咪见周容深看得失神,她笑着问要不要,稍后这位姑娘也会被大人物带走,如果您要我现在给您定了。
  周容深这个年岁的男人还是血气方刚,我身体的诱惑力显然不如酒池中他从没尝过滋味儿的女人更大,只要稍微把持不住,我很有可能就要面对一个劲敌。
  我预感情况不妙立刻挽住他的手臂,问妈咪今天有什么大客户在,她支支吾吾说没有,她也不是查户口的,来了掏钱,不管对方什么身份。

  我冷笑说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走了,本还打算消费几十万的酒水,看来也不需要了。
  我说完这句话妈咪变了脸色,她赶紧喊了声姑乃乃,拦住我的去路,“有,但您可不能声张,我们还指望着他给我们罩场子,这些爷忌讳。”
  我说是不是副市长,她点点头,不动声色指了指酒林肉池最头上的沙发,那是这一层的贵宾区,落座必须点两瓶价值十万的酒,反正也是公款,他们不心疼。
  “那位戴帽子的就是副市长,我们场子老板和他秘书关系好,通过他秘书才牵线认识了他,他明面上很正经,大概要等到后半夜才带着我们姑娘上楼。”

  她说完又指了指酒气熏天的池子,“那个穿黑色丨内丨裤的男人就是他秘书,为了巴结上副市长,我们承诺他所有消费都免单,他天天来,我们场子小姐都睡遍了,简直亏了。”
  周容深也看见了那名藏匿在众人拥簇中很低调的副市长,我问他是吗,他点头。
  我让妈咪别管了,我们去打个招呼。
  妈咪拜托我千万别说这爷的身份是她捅的。
  我和周容深正要穿过人群过去,副市长倒是先派人请我们来了,他坐在沙发上点了点头,周容深带着我走到跟前,他们打过招呼,副市长问他是来找自己吗。
  “我来见个朋友,这里的人把我带到这边,正巧看到您。”
  副市长表情有点懊恼,早知道我们目标不是他才不会自投罗网露面,逛窑子又不是什么好事,藏着还来不及。
  他尴尬指了指池子里玩儿得不亦乐乎的秘书,“我这个秘书从我还在机关做主任就跟着我,快要二十年了,他今天生日,我和他吃顿饭,顺便来放松放松,这种地方我也是第一次来,很不适应,年轻人玩得开,我不行了,脑子里守旧得很。为了下属高兴嘛,我们也不能把官架子摆得太高,适当还是要与民同乐。”
  周容深笑说您德高望重,当然不是欢场轻浮的人。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副市长的目光从我脸上掠过,我直勾勾盯着他,意味深长的浅笑让他很发毛,好像我掌握了什么一样。
  他赶紧避开我,搓了搓手递给周容深一杯酒,“你刚从南通出差回来,听说事情办得很不错,省委研究要怎么给你记功,你不肯往上调,我们很为难。”
  日期:2017-08-21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