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对昨晚的过程记不清楚,我侥幸逃过一劫,周容深进了书房后我拿着手机冲到庭院里,拨通了乔苍的电话,我给他改了备注叫“姐妹儿”,怕周容深哪天心血来巢看我手机,要是看到乔苍的名字,这事儿又大发了。
  接电话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一个女人,女人轻声细语问我找谁,这不是乔苍马子的声音,我识人的耳力很好,乔苍马子是真娇滴滴的,嗓音骗不了人,很轻细,这女人有点故意拿着架子,要么就是出身好的千金,从小习惯了装模做样,要么就是刚钓上乔苍,非常顺从讨好他。
  我说我找乔苍。
  她停顿了两秒钟,“你喊他名字和他熟吗?”
  “熟不熟和你没关系,我找他有事。”
  女人见我有敌意,说话夹枪带棒,似乎和乔苍关系匪浅,嗓子不再那么轻柔了,虽然还是很好听,但带着几分刻薄,“他现在没空,等忙完了再说吧。”
  女人正要挂,那边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男音制止了她,问她为什么拿着自己电话。
  女人娇滴滴说见你和下属谈事,怕打扰到你,才替你接,又不是什么正经事。
  乔苍似乎从她手里夺走了电话,“以后叫我。”

  女人没了声音,乔苍看到来显是我,语气缓和不少,“何小姐才和我分开不过一晚上,就对我朝思暮想了吗。”
  我捏着手机大声质问他,“你在脖子上留下什么了?”
  他声音里藏着笑意,“何小姐这是在暗示我,想要换条项链吗。”
  “周容深看到了,我差点就说不清楚。乔先生,我没得罪你吧。”
  乔苍闷笑了一声,“我早就说过,如果何小姐在他那里过得不好,我随时敞开怀抱。”
  我问他敞开怀抱让我和你那些马子争宠吗?
  “如果何小姐不喜欢的人,我保证你跟了我,她们再也不会出现。”
  黑老大耍无赖谁也招架不住,我咬牙冷笑,新鲜劲儿过了照样还是马子成群,他和周容深不一样,周容深包了一个二乃都差点惹出篓子,乔苍包几百个马子,只要他家伙争气能挨个滋润过来,就永远出不了事。

  我挂断电话泡了一壶茶,从书房进进出出伺候周容深,为他拧毛巾切水果,好在他伏案忙了一整天,等晚上也把这茬儿抛到了脑后。
  吃饭时候宝姐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她在一个场子碰到了副市长,要不要带着周局长过去套套近乎,应酬场上玩乐是最好结交的,等副市长对我眼熟了,再拿下他老婆,以后他在省委保着周局长,谁也不敢算计他。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周容深本事大也架不住小人作祟,官场抱团的威力太大了,几个处长联手想搞事儿,一个局长绝对不是对手,他防不过来。
  我问了宝姐地址,她说了一个老牌夜总会,比江南会所时间还长,不过最近被几大场子抢生意打击得有些衰落,搞出了挺多新花活揽客,估计副市长也是贪色的人,跑去凑热闹尝鲜儿了。

  我问周容深晚上有事吗,他说没有,计划带我去码头逛逛夜景。
  我告诉他先去场子见个高官,应酬一下。
  周容深并不知道我交际的手腕,我一直没等到机会给他露一手,宝姐也一直教我不要在男人面前耍小聪明,都是这些爷玩儿剩下的,只会让他们觉得不老实,聪明是渗透在生活中,而不是拿出来显摆让自己短命的。
  周容深只觉得我很会勾男人,官场的邪门歪道多,女人靠美色也不是百战百胜,胡厅长那次他大开眼界,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身边藏着个宝贝,只要我出马,多大的爷也让他神魂颠倒。

  可也因为这个,周容深对我很谨慎,自古道行高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比如潘金莲。
  去场子的路上,我告诉周容深以后在官场找一棵大树靠,你本事大威望高,最遭人嫉妒,官场不抱团寸步难行,多几个人在一条船上,出了事大家遭殃,自然都会互相保,少许多麻烦。
  周容深一直沉默听我说,没有打断我,等我说完他才把视线从窗外的路灯收回,盯着我笑了笑,“我是不是低估你了。”
  我说女人为了自己的男人什么都能豁得出去,这次我真怕了,你有多大的命一次次都能平安回来,我希望以后再也不会发生。
  周容深还是正处时,经常跟着当时的市局副局长到这家场子来,也就是公款找小姐喝酒,周容深当时一门心思升官,根本不敢碰这些毁自己的东西,就在旁边看着陪着,果然那个副局没多久被人举报双规了,周容深顶了他的位置。
  官场恶斗那才是真的水深,一不留神就失足淹死。

  他对这边还是挺熟悉的,不过这么多年过去都换了新人,不认识周容深,我们进大门后并没有谁过来招待,倒是后跟进来的两个小科长被人热情接走了,狗眼看人低的地方,那小科长比周容深低了三四级,在他面前连提鞋都不配。
  我捂着唇咳嗽了一声,正拿着小镜子补妆的妈咪顺着声音看过来,她迟疑着打量,在看到周容深的百达翡丽腕表,和我佩戴的巨型珍珠项链,眼睛立刻冒出亮光,一副逮到了大客户的惊喜谄媚,小跑着过来问二位是各玩各的,还是叫上几个姑娘一起玩儿?
  周容深蹙了下眉,我握住他的手说有好玩的吗。
  妈咪哎哟了一声掐着腰笑,“看二位穿着打扮就是大富大贵的主儿,如果不缺票子,那来了这儿就肯定不缺乐子。我们场子有全广东都没有的,别说广东了,整个中国哪个场子玩儿这个,我眼睛抠出来给你们当泡儿踩。”
  混圈子这么多年,各大城市的场子我都跑遍了,是不是独一份我见了就知道,妈咪带我们往里走的时候一直瞄周容深,搭讪套他话,想知道什么身份,我从包里拿出一沓钱,“不该问的别问,去你们这里最热闹的地方。”
  妈咪见了钱喜笑颜开,“夫人您请好吧,我们这里的酒临肉池连副市长都玩儿,还有比他更大的人物吗?”
  她说完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赶紧捂住嘴巴,奸诈的眼睛滴流乱转,周容深微微蹙眉,他这才知道我这么匆忙带他过来是为什么,原来要堵一个人。

  我们到达场子的压轴戏酒临肉池后,扑面而来的浓烈酒味剌激得我打了几个喷嚏,太浓了,好像进了酒窖里,长方形舞池注满了酒,深度足有一米多,像一个巨大的泳池,四周墙壁散发出彩色的灯光,将里面的酒水也投射得花花绿绿五彩斑斓。
  许多赤裸身体的模特在水中打球嬉闹,她们身上一丝不挂,只用花环挡住了汝房,可浑圆白皙的乃子还是随着她们跳动旋转若隐若现,引得在岸边围观的男人蠢蠢欲动,不停叫骂着脏话。
  “看到戴着白玫瑰花环的喜儿了吗,操他妈,我光顾了她七八次,屁眼子都没摸到,每次都是甩乃子让我吸,我问干她一次多少钱,她说7754,告诉我图吉利,还得排队等着,老子嫖娼还要抓一把零钱?一只鸡要他乃乃的吉利!”
  乱糟糟中几个富二代模样的小年轻脱了衣服跳下去,模特立刻嬉笑着朝两边游走,让富二代追自己,池子中水花四溅,放荡笑声此起彼伏,不少人看得流哈喇子,但跳下去要一万块钱,顶多摸摸亲亲,不是钱多得花不完真有点舍不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