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悄无声息逼近他的脸,当唇几乎要挨上他的唇时,他忽然一脸平静睁开眼看着我,我吓了一跳,他眼睛里漾着浓浓的笑意,“想要偷袭我是吗。”
  我愣住,他伸手撩开挡在我脸颊的头发,“看我看得这么入迷,告诉我好看吗。”
  我有些害臊,捂住他的眼睛不让他看我,“睡了这么久,周局长也偷懒了,不再是人民兢兢业业的好公仆了。”
  他捏了捏眉心,有些好笑,“昨晚是谁缠着我,连休息的时间都不肯给我。”
  我说周局长可以拒绝我的热情。
  他笑着说,“这么久第一次如此热情,好好享用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舍得拒绝。”
  他手肘撑住库铺坐起来,靠着库头点了一根烟,一边吸一边注视在风里摇摆的纱帘,他指着问我,“你看那像什么。”
  我趴在他胸口,非常贪婪闻着他身上的气息,我只看到一缕阳光里飘荡着细碎的尘埃,除此之外我眼里只有他。
  他问我像不像第二次见面时我给他跳的那支舞。
  我有些惊讶他还记着那么久远的事,他唇边滋长出的厚厚一层胡茬,痒痒的有些扎手,他回忆着那一幕,目光蕴满柔情,“你穿着浅绿色的裙子,头发很长,没有染任何花哨的颜色,你回过头来看我,那一眼勾走了我的魂魄。”
  “是怎样的一眼。”
  他说是让他失去了理智,知道要为此栽跟头,还难以控制的一眼。

  我问你当时在想什么。
  “狠狠征服你。”
  我媚笑着倒在他怀里,“做到了吗。”
  他掐灭烟头,将最后一口烟雾吐进我口中,他唇重合在我的唇上,“做到了一半,另一半不小心失手,被你俘虏了。”
  我们穿好衣服下楼,保姆做了早餐摆在桌上,招呼我们过去趁热吃,周容深市局的秘书拿着这几日他出差没有来得及签字的案件资料找他,问他南通的事情还顺利吗。
  周容深说出了些意外,没有圆满完成。
  秘书将手里的档案夹放在对面的空椅子上,“省里对您这次公务评价很高,南通市局还特意打来电话,说多亏周局长才能平息这次贩毒大案,南三角根基太深,南通作为一个中心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不是您亲自出马,还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
  周容深蹙眉问死的两个小头目很蹊跷,查得怎么样。
  秘书说还没有结果,如果是刻意为之,那不是乔苍就是赵龙,这两个人的势力在整个南省都很大,我们是查不出蛛丝马迹的,尤其乔苍反侦察能力极其强。
  周容深盯着碗里喝了一半的粥,“乔苍在南三角是不是有一次差点栽在公丨安丨手里。”
  “谈不上栽,不过很惊险,他当时在南通121国道陆运出一批质量a+的白丨粉丨,手底下跟着二十多个人护送,南通市局接到线人的消息出动了百余名缉毒警,把121国道包围起来,原本是C`ha 翅难逃,可乔苍的手下都落网了,公丨安丨还是没有把他控制住。”
  秘书说完又把几年前乔苍和南三角另外一拨毒贩交火的场面描述了一遍,我听得一愣一愣的,乔苍射击非常牛逼,比一个训练有素的狙击手还要厉害,他腕力强,动作又利落,只要瞄准了谁一定弹无虚发,他想要对方死,势必穿透眉心或者心脏,想要留对方活口,那怎样都死不了。
  凡是混黑道的,手里没有干净的,多少染了点血,乔苍这拨势力崛起得这么快,更是真刀真枪流血流汗杀出来的,乔苍动过的命,都有手底下的死士去扛,抓到了也算不在他头上,他江湖义气很重,身后追随着一大批愿意为他豁出去的兄弟。
  提及乔苍周容深话很少,他让秘书把东西留下,他明天再回市局。
  周容深这次在南通平安无事,乔苍保他果然说到做到,赵哥是南通老大,踏入他的地盘被他黑上了,肯定讨不到便宜,我没告诉周容深他差点遇险,我怕他以后和乔苍起冲突,乔苍这人深不可测,能避免和他杠最好,因为杠赢的几率太低。

  周容深吃完早餐拿着那摞案情资料要回书房办公,他经过我身后时忽然停下,盯着我后脖颈看了许久,我察觉到他的注视,放下筷子问他怎么了。
  他脸色有些说不出的复杂,伸出一根手指压下我的衣领,把细碎的头发拨弄开,“昨晚我碰你这个地方了吗。”
  我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问起这个,因为他从来不会在**后和我回忆过程,从来都是做完就完了。
  我小声说我忘了,应该是碰了。
  他眯着眼又沉默了两秒,这才松开我衣领,“有一枚唇印,我记得我没有弄这个东西的习惯。”
  周容深确实没有在我身上烙印吻痕的习惯,成熟矜持的男人都不会玩这个,挺幼稚的,这都是热恋的小情侣才做的事,我们**都不低于两百次了,这点新鲜劲儿早过了。
  正因为这个我才没法解释,我心里恨乔苍恨得牙痒痒,他分明是要栽我跟头的,那天在露台他从后面剌入时,我汝房被他抓得疼得要命,根本没感觉到他在我脖子后面嘬了一个唇印。

  我要知道早抹药了,七八天怎么也消下去了,哪能让周容深发现。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脑子飞快想着怎么对付过去,周容深原本都把我和乔苍那点事淡忘了,他这么多天不在家,让他萌生了我红杏出墙的猜忌,这麻烦就大了。
  “是不是昨天晚上…”
  我故意欲言又止,我推到他身上怕他心里有数,不推到他身上就坐实了我背叛偷情的猜忌,我也是骑虎难下。
  给公丨安丨局长做二乃,确实很风光,在外人看也特别牛逼,怎么说呢,官员分很多种,和公丨安丨沾边的,总觉得特别有气势,公丨安丨局长也比其他局长权力大,毕竟掌握着兵权。

  不过美好的事物藏着的危险也大,公丨安丨局长都是刑侦里的老油条,一个眼神他就知道你是不是犯事了,对得起他也就算了,做了对不起的事自己吓自己都能崩溃。
  周容深沉默了片刻,我余光打量他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复杂,他很久后忽然笑着将攥在指尖的我的头发松开,“昨晚很想你,连这点控制力都没有了。”
  头发重新遮盖住,他看不到那枚唇印,但是手指仍旧停留在上面抚摸着,他指腹每一下摩擦我都觉得心脏跳了跳,“还好没有冲动留在你脸上,否则白璧微瑕,太可惜了。”
  早知道周容深喜欢我年轻漂亮,圈子里姐妹儿都是拿脸蛋身材诱惑男人,当老婆还需要其他的智慧长处,做二乃只要美貌就足够。
  可他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到了我的脸,如果脸上留了任何瑕疵觉得可惜,我还是有点别扭,可能在他心里最喜欢的还是我漂亮,并且我的漂亮只能为他一人所有,除此以外其他的可有可无。

  男人爱美女,金主选二乃也是图库上舒服和人前光彩,周容深那么高贵优秀,他能喜欢我漂亮就很难得了,上来对我爱得死去活来,别说他不可能,恐怕是个男人也不会真心爱上我们这种女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