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7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到店里,我站起来,跟吴彬握手,但是他没有伸手,只是去跟太子捂手,让我有点尴尬,吴海也没有给我台阶下,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我。
  我有点无奈的收回手,看来跟我和解的只是周会长,而不是她吴彬啊,吴彬看不起我,也看不起马帮,他跟太子寒暄,也只是跟背后的老杂毛套近乎,他这种人才不会去跟他认为不值钱不值得的人打交道,我就是如此。
  这让我内心有一点点的不快,只有一点点,因为,我也看不起他,不尊重别人的人,是不值得别人生气的,他的头永远高高的抬着的,所以,就算你生气,他也看不见,你要是暴跳如雷,他反而会更高兴,他只是把你当做一只猴子在发脾气一样,当做一个把戏看看而已。
  所以没必要跟他这种人生气。
  “太子,你输给他了?”吴彬认真的问。
  太子有点尴尬,我笑着说:“是啊,要不然,料子怎么会在我手里呢?他技不如人而已,料子在这,要看吗?”
  吴彬听了,就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太子毕竟年轻,要是他父亲出手,你连反手的机会都没有。”
  他说完就坐下来,看着眼前的料子,但是不屑的表情立马变得认真起来,我心里很紧张,看着他拿着放大镜还有强光灯打灯在料子上,看的很仔细,一个窗口一个窗口看,很快, 他就拿着一支笔,在之前那个败笔的窗口上画了一个圈。
  我看着有点惊讶,妈的,果然骗不过他,才看了一会,就把东西收起来了,伸手指着那个圈,说:“这个地方颜色有点变淡了,你为什么不沿着这个线头继续开窗呢?”
  我看着他指着的地方,我说:“我看不出来,我觉得都一样,而且,我也没有放大镜,真的吗?”
  我说着就去拿着放大镜继续看,我假装看了一会,就撇撇嘴,我说:“看不出来,真的看不出来,你不要故意挑刺,不想要就算了,不想买,也不要说我的料子差。”
  我说完就要把料子收起来,他还要说什么,我立马说:“不要说了,不对庄就不要玩了,我到广东去碰碰运气。”
  吴彬笑了一下,没说话,他这么老谋深算,一定会晾着我的,我转身对着太子使了个眼色,他立马就说:“干什么去广东啊,我说了,他不要我要,你说什么人家先定的,就留给人家,现在人家不要了,应该卖给我了吧,你要多少钱啊?”

  我故作考虑了一下,我说:“两亿吧。。。”
  听了我的话, 太子很高兴,刚要说话,吴彬就说:“哎,邵飞,我也没说不要,我只是在考虑而已,两亿,我要了。”
  他刚说完,太子就不爽了,说:“什么意思啊?刚才不要,现在就要?”
  吴彬没有生气,说:“做生意嘛,讲究个先来后到,我提前预定了,所以他卖给我是理所应当的。”
  “哼,我讲究价高者得,妈的,你看不起我太子是不是?我出三亿。”太子嚣张的说着,一副要吃定吴彬的样子。
  我看着吴彬,他脸色露出淡淡的不屑的表情,我知道,太子他也看不起,我就说:“吴老板,你先挑我的刺,就是想压价而已,但是我自信这块料子很好,有人识货,你不要,我就给太子了。”
  “谁说我不要?太子,我出四亿,哎,高过这个价,就没得赚了,我提醒你,不要在跟了,否则你会输的精光的,你有多少家底,我清楚的很。”吴彬冷笑着说。
  太子听了,有点恼羞成怒,但是没有动手,吴彬有恃无恐,我看着吴彬,他还真是厉害,这么随便拿捏太子,不过也好,日后看我们怎么还回去。

  吴彬的五亿,我已经很满足了,因为,我只需要三亿,剩下的一亿,太子也可以分的到,对于我们来说,算是赚的盆满钵余。
  我刚想说成交,但是太子立马就说:“你说我没钱是吗?我就四亿五千万要这块料子。”
  我听了之后,紧紧的握着拳头,我看着太子,很嚣张的瞪着吴彬,而吴彬则是奇怪的看着太子,两个人的表情都有点古怪。
  我暗叹了一句,贪心,毁了所有,吴彬是个生意人,他买料子,当然不会赌气,他要的是赚钱,他估算四亿,已经是极限了,所以超过这个价钱,吴彬就会停手,但是太子并不知道吴彬的心里,也不明白商业上的利益与让步,他贪心,想要榨更多的钱。

  所以他又加了一步,我看着吴彬,他点头了,说:“让给你。”
  太子有点意外,眼神变得有点吃惊,他根本没有想到吴彬会放手,我立马抓着太子的手,我说:“恭喜你。”
  太子尴尬的笑了起来,我点点头,给太子使眼色,我不能让太子穿帮,如果让吴彬看出来,那么我们就在也没有后退的余地,而且,吴彬会知道,我们在搞他。
  我把料子交给太子手里,我说:“可以把开窗的部分皮壳打掉,暂时不要切了吧,这种料子,开窗就赚,没有必要切的。”
  太子很失望的拿着料子,说:“知道了,啊六,叫师傅上来。”
  马六殷勤的跑下去,太子说:“买你东西,你就要帮我怎么切,交给你了。”
  我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吴彬,他无所谓的坐下来,说:“邵飞,听说你赌石很有一手,我就坐下来看看,你是怎么赌石的,如果料子出满料,我还收。”
  我皱起了眉头,没有理会吴彬,看着师父上来了,我把说:“把窗口的皮壳打掉。”
  师父点了点头,拿着电钻,开始工作,把之前的流氓窗口上的皮壳一点点给摩擦掉,我看着料子,心里很紧张,很焦急,我不能让这块料子砸在我们手里,我必须得想办法,把这块料子给卖出去。
  我看着皮壳被一点点的打掉,我知道时间不多了,过了一会,料子的皮壳被打掉了,师父拿给我,我看着料子,很透,颜色很正,从蟒带到上面三公分都是绿的发油的肉质。
  我看着料子,舔了舔嘴唇,不能在往下面开窗了,已经到伴生色的顶端了,如果在开的话,可能就要出伴生色了,水沫子一出来,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个时候,想挽救都没有门了。
  我看着料子,太子爷紧张的看着我,我瞪着他,他有点紧张,但是没说话,我们两个面面相觑,最后,我把料子翻过来,我只能从背后下手了,背后也有蟒带,如果背后再能开出来一条绿色的色带,那么我们就有赢的希望,但是背后如果开不出来,料子就挂了,像吴彬这样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伴生的水沫子吃进去了。
  我说:“从蟒带的中间给我开窗。”
  师父紧张的指着背面的蟒带,问:“是这是吧?”
  我点头,他就拿着铅笔在我指的地方画了一条线,然后打开电钻,就开始动手,我站在一边紧张的看着,手心开始出汗了,这可是关乎到三个亿的赌石,如果背面被伴生料给吃了,那么,这块料子就输了,如果没有,那么我还能卖。
  我紧张的把手放在衣服上擦了一下汗,突然听到吴彬说:“邵飞,你很紧张啊,料子都已经卖出去了,输赢都不管你的事了,你应该放松才对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