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7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了点头,说:“很对,我不记在心里,我们不打不相识,以前是,都过去了,我是个直肠子,这么说,也这么做。”
  对于太子的话,我觉得他很中肯,是个可以深交的兄弟,恩怨分明的人,就算跟你玩阴的,也不会坏到哪里去。
  太子给我烟,然后亲自给我点着,说:“王静那个贱人,也不知道跟老二达成了什么协议,昨天晚上居然派人来堵我们,大哥你的本事也不小,才没有被王静这个贱人给插刀,这个贱人我已经抓起来了,回头交给你,是剥皮还是怎样,随便你。”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问:“这个女人有点意思,我要跟她玩玩,回头交给我吧,对了,我怎么感觉,你跟你二哥的关系不怎么好?”
  太子笑了一下,说:“你觉得我在缅甸能混成什么样?”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至少有一方霸权,没有人敢动你。”
  “哼,但是我现在呢?在瑞丽,守着东马,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妈的,把我流放在这里,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打拼来的,要不是我帮着他们卖原石敛财,就他们那种挥霍无度的生活,早就吃空了,我才是支撑他们挥霍的人,但是我却被压榨的最厉害,还背上一个废物的骂名。”太子憎恨的说着。
  我皱起了眉头,感觉到了太子的怨气,他靠在沙发上,狠狠的抽烟,我也抽了一口,我说:“什么意思?具体跟我说说?说不定我能帮上你。”
  “哎,你肯定能帮上我,我们结拜成兄弟,我有事求你,你肯定跑不了的。”太子认真的说着。
  我听着太子的话,突然觉得有点麻烦,好像他也早就准备好抓着我一样了,我说:“兄弟的背不宽,但是能为你插几把刀,就插几把刀,你说,我听着,干的成,我帮你干,干不成,我也跟你一起扛着。”

  太子看着我,重重的点头,我知道他是个感性的人,我也是一样,我们两个加在一起,想干不成什么事,恐怕也很难。
  我站在师父的身后,看着他扒皮,技术还可以,手法也很老道,他顺着蟒带用大钻头,一点点的朝着上面扒皮,皮壳并不是很厚,他拔掉的皮也只是在肉上面贴着。
  我有点紧张,这种料子足以让人手心里捏把汗,上面的料子打灯的颜色变化并不是很大,当蟒带又被开出来有一厘米长的时候,我说:“等一下。”
  他立马停手,我弯腰,拿着手电往里面打灯,我一看,妈的,变色了,颜色变淡了,跟我想的差不多,这块料子就是个变种的料子,我深吸一口气,心里有点紧张,也有点生气,妈的,这块料子可是我的希望啊,三亿,我还有三亿就凑够九亿了,本以为可以不用去借钱了,但是现在看来还是不行。
  太子站到我身边,问我:“怎么大哥,看你的脸色,有点不好,是不是料子废了?但是我看着颜色基本上都差不多,没什么区别啊。”
  我摇了摇头,这细小的改变不是行家你根本就看不出来,但是真正的行家一样就能看的出来,我们赌石并不是看一块地方的表现,而是整块料子的表现,我们不是贪图一个地方有色,就会觉得全身都有色。
  我说:“你从这边给我开一个流氓窗,我在看看。”
  我指着蟒带上面的部分说着,他用铅笔在石头上画了线,然后就拿着钻头继续开,窗口很小,只有五毫米不到的宽度,长度也只有一厘米,他清洗掉上面的杂质我打灯看,上面的部分还好,颜色还是很正,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这种料子不能切,一刀垮,所以我只能开窗,我说:“从上面在给我开窗,就开流氓窗。”
  师父点头,继续 干活,我很紧张,往左上部,色料还是正常的,但是左下,就是不正常的,是个变种变的非常厉害的料子,我已经开了一个瑕疵出来,所以,我必须要用无数个正色料的流氓窗来掩盖瑕疵,这么多窗口开出来,买料子的人如果稍微有一点不放松的话,这块料子他就死定了。
  他开一个窗口,就停一下,我心里很紧张,如果在开出来瑕疵的窗口,就麻烦了,这就像是用一个谎言来弥补另外一个谎言一样,只要有一个谎言出现漏洞,那么整个谎言体系就崩溃了。

  我看着那犹如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的窗口给开出来,开了十几个,左上部的皮壳几乎都已经遍布窗口,他洗干净料子,让我看,我继续打灯,看着窗口,色非常的浓郁,而且裂纹没有涨进去。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紧张到不行,我说:“不用开了,赵奎给他包个红包。”
  赵奎点了点头,塞了一叠钱给师父的手里,他感谢的说了几声谢谢,才连忙走出去。
  我把料子清洗了一下,用毛巾把料子上的水渍擦干净,放在桌子上,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料子的开窗还行,但是不能切,一刀垮。”
  太子给我拿烟,亲自给我点上,说:“肯定不会丢了吧。”

  我笑了笑,我说:“当然不能丢,我要卖,而且要卖高价,珠宝街出价三亿买成品,但是现在这个样子,估计他们不会买,所以, 需要你帮个忙。”
  太子狠狠抽了一口烟,吐了口烟圈,说:“杀人放火一句话,但是精细的活,我干不了。”
  我笑了笑,他还挺聪明的,知道我要他干的事情可能是动脑子的事情,我说:“珠宝街要三亿拿下这块料子的成品,如果是满料,他们肯定赚,但是料子我不能开,他们买回去的几率很小,但是以我对吴彬的了解,他不贪小便宜,但是大便宜他还是会要的,这块料子有赌性有大赚的可能,而且还是赌帝王绿,所以,他肯定想要拿下,到时候他肯定会找一大堆毛病跟我讨价还价,到时候,你就把这个价格给我往高处抬,我拿三亿,你能抬多高,都是你的。”

  太子把烟狠狠抽了一口,说:“这个行。”
  我点了点头,就拿着电话,给吴彬打电话,电话通了,我说:“料子我开出来了,赌性很大,我开了半边的料子,都是满色,你要过来吗?”
  “要的要的,在那?”吴彬爽快的说。
  我说:“东马,太子店。”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靠在沙发上,抽着烟,等着,珠宝街跟姐东并不远,要不了多久,吴彬就会来,吴彬是个行家,他一眼就能看的出来料子的好坏,目前为止,这块料子只有一个窗口有点瑕疵,但是有其他几十个窗口掩盖,相信吴彬也发现不了。

  我现在的心里,其实比开料子的时候还要紧张,料子现在是出来了,但是能不能卖出去还是一回事,如果卖不出去,这块料子只能砸在我手里了,而我还要继续奋斗,把三亿给赚足了。
  那块五十吨的玻璃种的料子,我是志在必得,虽然风险非常的大,但是我还是迫不及待的去赌,因为,你有一个成为百亿富翁的机会,你怎么可能会放过呢?虽然要赌,但是正合我意,因为我是个赌徒啊。
  我们等了十几分钟,吴彬就来了,马六殷勤的迎接吴彬进来,他身后跟着吴海,他们叔侄两算是珠宝街的代言人了,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们叔侄两奔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