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6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奎握着拳头,朝着太子就冲过去,太子把衣服丢在空中,身体上的肌肉也是很发达,跟赵奎有的一拼,他也快速的朝着赵奎走,两个人一触即发,人到拳到,两个人都没有躲,拳头在对方的脸上。
  很疼,我看着都疼,但是两个人接下来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打斗,拳头相互呼啸着到对方的脸上,没有任何花哨的攻击方式,就是爷们的纯打斗。
  赵奎明显的吃亏,不停的后退,嘴角开始流血,猛然赵奎一个后摆腿,直接踢到了太子的脸上,把太子踢的倒退了两步,但是他立马站起来,朝着赵奎扑了过去,把赵奎撞的倒飞出去,两个人摔倒地上,太子骑到赵奎的身上,左右开弓,赵奎双手抬起来,挡着太子的拳头。
  我们看着太子左右开弓,赵奎像是没有招架之力一样,在地上只能硬挨着,我心里有点着急,也有点心疼,赵奎从来没有受过这种袭击,妈的,太子这一招够狠,直接要了赵奎半条命在跟他打,这么打,他赢的几率非常大。
  赵奎挨不住了,猛然翻身,把背给太子,他想站起来,但是太子一把抓住赵奎的后背上的伤口,我看着倒抽了一口冷气,赵奎也疼的抬起头,仰天怒吼,但是更像是哀嚎。
  太子咬着牙,使劲的抓着赵奎背后的伤口,我看着赵奎的身体已经浑身浴血,看的我们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的。

  突然赵奎猛然站起来,转身一个摆拳,直接打在了太子的脸色,这一拳的力气非常大,太子被打的似乎有点不清醒了,身体后退了几步,不停的摇头,我看着,吼道:“赵奎,乘胜追击啊。”
  赵奎浑身都是汗,头上的汗珠子不停的往下掉,他把自己的迷彩服脱掉,直接朝着太子丢过去,衣服盖在了太子的头上,赵奎飞速的跑过去,朝着太子的胸口就是一脚,太子被踹的倒在地上,翻了一个跟头,赵奎扑上去,朝着太子就疯狂的轮摆着拳头,太子爷抱着头招架着,赵奎的拳头像是铁锤一样,疯狂的往下砸。
  我看着,非常的兴奋,这么下去,太子肯定招架不住,但是我看到马六扑过来了,直接把赵奎扑倒在地上,太子的人开始往上冲,我吼道:“给我砍,往死里砍。”
  太子站起来,看了我一眼吼道:“谁都不准动,滚。。。”
  马六站了起来,看着太子,并没有害怕,而太子爷只是骂了他一句,并没有其他的动作,他看着赵奎躺在地上,就走过去,朝着赵奎的胸口踹了一脚,然后使劲的碾压着。
  “我草你吗的,这个混蛋,给我上。”马炮愤怒的说着。

  我拦着马炮,我说:“太子,公平点。”
  太子看着我,把脚拿起来,说:“起来。”
  赵奎咳嗽了一下,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的看着太子,他身上已经浑身都是血了,但是军人的作风,让他硬挺着,哪怕他只有一条腿,他都只会站着,太子嚣张的朝着他勾勾手,说:“我今天就从你的身体上踩过去。”
  他说着就朝着赵奎扑了过来,抬腿就踢赵奎的胸口,一脚,两脚,踢的赵奎不停的后退,我看着皱起了眉头,这个太子的手脚真的很灵活,是个打架的好手。
  我看着赵奎被踢的胸口乌青,突然,赵奎抓着太子的脚,顺势一倒,一脚踹倒太子的膝盖窝,太子应声倒地,赵奎直接扑上去,手臂直接塞进了太子的脖子里,猛然做了一个十字固,太子没想到赵奎还有这伸手,脖子被勒住了,只是三秒钟,太子的脸色就在月下变得血红。
  所有人看着太子被制服,就要上,但是这一次,我们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阿福直接冲上去打头阵,他肥厚的身躯站在前面,就像是一堵墙一样,没有人敢逾越。

  太子的人看着我们,又看着太子,急的不得了,但是人在颓废之势,就不敢轻举妄动。
  我看着太子,才五秒钟,他的呼吸就要停止了,他突然拍着赵奎的手臂,这代表他已经投降了,但是赵奎眼睛发狠,突然又用力,我看着急忙走上去,看着腿脚发抖的太子,急忙拉着赵奎,我说:“松手。”
  赵奎看着我,脸上的狠毒,像是一头发怒的恶鬼一样,我死死的抓着赵奎的手臂,感受着他那健硕的身体,我说:“松手。”
  赵奎猛然把太子推开,然后爬起来,站在一边,我看着躺在地上的太子,他的眼睛瞪着,嘴里呼吸着空气,剧烈的咳嗽着,那剧烈的呼吸声,像是刚刚从死亡边缘逃过一劫一样。

  我看着太子,笑了一下,我说:“不好意思,我又赢了。”
  太子哽咽了一下,想要爬起来,但是身体没有力气,我伸手给他,他看着我,没有犹豫,直接抓着我的手,我把他拉起来,他有点踉跄,直接趴在我的身上,说:“你有种,算你厉害。”
  我笑了起来,我说:“我们不打不相识吗?”
  “是的,不打不相识,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太子豪气的说着。

  我说:“做朋友,不如做兄弟,今天有血有热情,我们结拜做手足,为死去受伤的兄弟们,以后我们两帮人马就是一家人,我做你大哥,够资格吗?”
  他看着我,有点不甘心的点头,但是突然跪在地上,我也跪下了,他说:“我喜欢你的脾气,也尊重你的兄弟,能跟你做兄弟,我服,心甘情愿。”
  他说完就重重的把头磕在我面前,我笑了一下,也重重的磕头,我们两个抬起头,我说:“做兄弟的,没有什么见面礼,这一个承诺,还给你。”
  我说着,就把那两枚硬币拿出来,我已经开孔,拴上了绳子,我塞进他手里,他看着,说:“礼轻情意重。”
  他说着,就把链子戴在脖子上,我也戴上,他伸手抓着我的手,紧紧的握着,说:“以后,没有东马,没有北马,只有马帮,你做我大哥,我脖子上挂着我对你的承诺,一辈子不会忘。”
  我笑了起来,很开心,这个结局是我想到过的,但是我看着地上的血迹,那浓厚的血腥味是我不曾想过的,想要跟太子做兄弟没有一点本事是不可能的,我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我看着张奇,我说:“送去医院,快。”
  兄弟们把张奇抬起来,他已经昏死了过去,我看着他,很心疼,太子跟我说:“对不住了,为了赢你,我也只能下死手,可惜,还是没有赢你。”

  我没有怪太子,做大事,必须要有牺牲,突然,我看到王静站在了路口,她说:“太子,杀了他们。”
  “草拟吗的,滚,臭**,你是命令我吗?妈的,要不是你在床上叫的声音好听,老子早他妈废了你了,你跟你老子都想利用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太子是你们能利用的吗?”太子愤怒的说。
  王静深吸一口气,说:“太子,我已经通知二公子了,他的人马上就到,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留下他们,否则,你没有办法跟二公子交代的,你也没有办法跟你的父亲交代,东马不是你能做主说变更就变更的,听我的,你不会有事。”
  我听到王静的话,内心就有点愤怒,妈的,这个贱人,居然通知了缅甸的老杂毛,我从他的嘴里听说是二公子,应该是老杂毛的二儿子,如果老杂毛也知道这件事,就麻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