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6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别生气,行了,我会看着办的,你好好养着吧。”
  我说完,就离开了病房,走出病房之后,我就问赵奎:“马帮的人是不是都到齐了?”
  “是的飞哥,该去的人都去了,太子把地点定在木姐跟瑞丽接壤的瑞丽河,在木姐后面四十里外的南坎。”
  “不是说在木姐吗?”我问。
  赵奎说:“地里位置上说,应该是在木姐,因为那条河属于木姐口岸的,但是地里位置更靠近南坎。”
  我听了,就点头了,没有在跟赵奎询问什么,下了楼,招呼张奇上车,然后直接去木姐,瑞丽到木姐很近,我们办理好护照之后,就直接开车从口岸出境,行驶在公路上,周围看到的,还是国内的情形。
  车子朝着南坎的方向开,南坎的意思就是金江的意思,以前也属于内地的领地,但是因为历史关系,给了缅甸,南坎可以说是缅甸的香港,南坎是孟卯三角地尖端处一个城市,其形势犹如九龙之于新界。

  孟卯三角地是瑞丽江及支流南碗河交界处一个富饶的坝子,处中缅交通要道上,至今从缅甸入云南,也必由南坎度瑞丽江。很富有,建筑也很好,但是却不是高楼大厦,而是类似于佛塔的建筑比较多。
  我看着南坎的建筑,很漂亮,但是越往河岸开,就越偏僻,车子开到了一条大江的岸边,江边到处都是船,显然,这里更像是一个码头。
  我们下了车,看到码头周围有不少的旅社形式的建筑,这个时候,我看到马炮带着人过来了,身后跟着很多人,成群结队的,见到我之后,说:“妈的,这里都是赌场啊,你看到没有,一眼十几里,全是他妈的赌场,这些跑船的,在这个口岸停留的时候,都会在这里赌钱的,妈的,我玩了一天,操他妈的,输了几十万。”
  我听着就皱起来眉头,我说:“你是来办正事的吗?”
  “不赖我啊,妈的没事,不赌干什么?不过你知道,这里是谁罩着的?”马炮问我。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难道是太子?”
  “就是他,这个王八蛋,难怪那么好赌,原来在这里开了这么多赌场,不过,生意不怎么样,没有果敢那边的赌场大,那边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玩,这边,也是啊,不过是缅币。”马炮嘲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张奇过来说:“飞哥,这里是太子的地盘,对我们不利啊,万一他要是搞什么鬼的话,我们就麻烦了,这里是瑞丽江,我们前无进路,后无退路啊。”
  我看着滚滚的瑞丽江,我说:“那就赢,打赢他。。。”
  我跟马炮到了出租的旅馆,这里的旅馆还有点样子,不像木姐那边的破旧,但是在河边,也干净不到哪里去,而且晚上到处都是船只停靠发出的鸣笛声,让人心烦意乱。
  我在房间里,看着外面港口的灯火,只是隔了一条河,但是却是两个世界,赵奎说:“飞哥,早点休息,明天我们还要跟太子打。”
  我点了点头,就躺在床上,准备休息,虽然我不用跟太子打,但是我也必须养精蓄锐,来面对明天突发的情况,太子跟我约了这一架,我可不认为他是闹着玩的,就算之前我们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但是男人的赌约,就是赌约,而且,我也觉得,他会为了赢我,而不择手段一次。
  太子带的人不会少,但是我没有看到人在什么地方,这个港口就这么大一点,他们已经提前到了,应该会跟我们一样,就算这里是太子开设的赌场,但是上百号人聚集在一起,也是个巨大的团体,但是我之前跟马炮扫了一下,这里没有人群聚集。
  而且,就连赌场也是正常经营,来这里玩的都是内地的人居多,没有任何异常的现象,没有异常,反而是最大的异常,我跟太子这么大的约架,他的地盘的人没有反应,这是为什么?他们不知道,只能说明他们不知道。
  不知道太子在搞什么鬼,但是我们这么多人在,也不怕的,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明天跟他干就是了,赵奎跟太子打,我不会担心的,我担心的是太子输了之后的这一架,东马跟北马之间必须要打一架,是被吞并还是吞并东马,都说不定的。
  我睡的迷迷糊糊的,后背有点疼,听到外面的雨点落地的声音,我知道下雨了,我坐起来,睡不着了,走到窗口透透气,天气有点闷,我看着手机已经凌晨十二点了。
  赵奎看着我起来了,就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飞哥,你醒了,才十二点,你继续睡啊。”
  我摇了摇头,我说:“下雨了,不想睡了。”
  听到我的话,两个人都有些奇怪,张奇快速的走到窗口,看着外面,说:“飞哥,没下雨啊,你看,外面的地面很干净啊,而且你看月亮。”

  我抬头看着天空的月亮,皱起了眉头,我明明听到了一阵阵雨点落地的声音啊,为什么没下雨呢?我以为是下雨了,我看着外面空旷的走廊,这一条街都是旅社,像是内地八十年代上海的弄堂,房间错综杂乱,但是有一条路巷道可以走。
  我心里有点心慌的感觉,我问:“你们听到了雨点的声音没有?”
  赵奎皱起了眉头,说:“嘘。。。”
  我们都安静了下来,听着外面不断的传来“吧嗒,吧嗒”的声音,这声音就像是雨点一样,我看着外面,没有人,而且安静的诡异,除了这“吧嗒,吧嗒”的声音之外,我什么其他的声音也听不到。
  我看着时间,十二点了,突然,我意识到了什么,我说:“十二点,已经过了七天是不是?”
  “飞哥你的意思是?”张奇有点惊讶的问着我。
  我咬着嘴唇,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说:“是人的脚步声,快叫他们起来,太子来干我们了。”
  我的话让张奇他们两个猛然想到了什么,我们三个快速的穿上衣服,走出去,癞子疤瘌在外面守着呢,看着我们就惊讶的问:“飞哥,怎么了?”
  我说:“快把马炮他们叫起来,太子的人来了。”
  我一边说,一边敲门,旅社的房门都是挨着的,我敲马炮的门,我一边走一边吼:“起来,都给我起来。。。”

  这里的路只有一条,如果我们被他们突然袭击,被人包饺子在这里,我们就完了,我赶紧给杨瑞发了个短信:“南坎港,速来救命。。。”
  我发完就把手机收起来,这一次,我可能会被太子打个措手不及,我也管不了他们了,还是先出去,离开巷道跑到河岸在说,如果太子真的围攻我,我们也可以坐船跑,虽然可能会输,但是也总比被太子活捉的好。
  我快速的下楼,看着旅社里的人,已经全部不见了,整个旅社前台,空空如也,我骂了一句“操他妈的,给我们演戏呢,快点走,朝着河岸走,太子的人围过来,我们就被包饺子了。”
  我身后跟着一大批人,所有马帮的人都跑了出来,但是还有很多人在里面没有出来,或许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马炮跟阿福都没有出来,只有田光的人跟我的人先出来了,我们快速的跑,朝着河岸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