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0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对她医术的估值是五千万,那她医馆的四成份额就是两千万,用两千万来换那家公司的百分之三,即便她再不懂商业方面的事情,也知道自己真的没有吃亏。
  “为什么?”她忍不住问,“你不是不喜欢我、甚至讨厌我吗?为什么还会这样?”
  萧晋洒脱一笑,说:“别这么容易就感动,我报的价格也是分亲疏远近的,前些天,贾雨娇刚刚用一千万换走了百分之五,而董雅洁更是只用三千万就换去了百分之三十,你这边两千万才得到百分之三,比起她们,贵的都不是一倍两倍了。
  当然,如果哪天你成了我的专属猫咪,也会有一个新的符合你身份的价格在等着你。”
  董雅洁和贾雨娇谈入股的时候,都是在她们的办公室内,所以巫雁行对具体数字并不知情,此时听到,她更多是意外,对萧晋坦诚的意外。
  “说实话,两千万换百分之三,我已经有些心动了。”她微笑望着萧晋,说,“你完全没必要将董雅洁和贾雨娇的待遇告诉我的。”
  “我现在是在跟你谈生意,不是在跟你调情,更没打算骗你一把就跑。”萧晋说,“既然要长久合作,那‘诚’之一字必须摆在最前面,我可不希望因为一点信息不透明,就导致合作伙伴心生嫌隙,影响事业前景。”
  “那你就不担心我因此心生不满而拒绝你吗?”
  “都告诉你了,这并不是最终价格,以后随着我们之间关系的改变,你所拥有的份额自然也会相应的改变。”
  “一定会改变么?”

  “当然,不是变好,就是变坏!当然,我更倾向于前者。”
  “那……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给我画大饼忽悠我呢?”
  “就算是忽悠,你又有什么损失呢?不过是用比别人更高的价钱买了件东西,但这并不代表你就买亏了,不是吗?”
  巫雁行沉默片刻,没有回答,而是走到衣柜前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两件文胸来,转过身,自然无比的问:“哪件好看?”
  萧晋挑挑眉,目光就看向了她手里的文胸。两件文胸的款式大同小异,都是蕾丝花纹的半杯式,只是颜色不同,一件深紫,一件嫩绿。
  “绿的吧!”他也很自然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深紫色比较适合偏暗一些的皮肤,你的肌肤这么白皙,穿紫色会被喧宾夺主,太可惜了。”
  巫雁行嘴角微翘,转回身背对他,将紫色的放回去,调侃道:“我以为,像你这样的花花公子,会很模式化的先夸一句‘你穿哪个都好看’呢!”
  说话的时候,她解开了浴袍的腰带,然后弯下了身。

  萧晋只从她浴袍衣摆下的纤细脚丫交错抬起之间,看到了一块黑色布料一闪而逝。
  紧接着,她双臂向外一扩,浴袍便滑落在地,将一个穿着黑色小平角胖次的背影呈现在萧晋的面前。
  尽管之前在抽鞭子的时候,萧晋已经仔细的欣赏过她的后身了,但此时看着站在那里的女人,还是忍不住心脏为之停跳了一拍。
  他再一次确认,巫雁行的美真的没有一点瑕疵,如果她的性格没那么扭曲的话,绝对可以称得上完美。
  “可以帮我一下吗?我的胳膊刚才别的时间长了,有点酸疼。”
  这时,巫雁行已经套上了文胸,只是双手在背后有点抬不起来的样子。
  萧晋走过去,却没有第一时间帮她,而是伸出手指沿着她优雅的脊柱线条一路向下,最后停留在只有身材绝对匀称的女人才会拥有、被美术界称之为“圣涡”、又名“维纳斯的酒窝”的两个腰窝上。
  “看来,以后再跟你玩游戏的时候,还真得小心一点。”他说。
  巫雁行忍耐着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酥麻,问:“怎么说?”
  “你的这副身体太完美了,”萧晋终于开始帮她扣文胸扣子,“就像是一件精美的传世瓷器一样,如果不小心留下了伤疤,那可就太遗憾了。”
  “你的药膏不是号称什么疤痕都能祛除么?”巫雁行下意识的说。
  萧晋嘴角翘起:“怎么,你就那么希望被我狠狠的收拾?”

  巫雁行又不说话了,等他扣好了扣子,就又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淡灰色的绸裤穿上,最后又套了一件同色的长衫,这才转过身来,走向了梳妆台。
  “会梳头么?”她又问道。
  “你是指道髻?还真没梳过。”萧晋摇头。
  “那就算了。”说着,女人便拿起眉笔开始描眉。
  约莫十几分钟后,巫雁行简单化了一个淡到几乎看不出来的素颜妆,随意拢了两下头发,就站起身说:“走吧!我送你出去。”

  “为你忙活半天,连顿午饭都不管的吗?”
  巫雁行脚步不停:“厨师做出来的东西,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么?再说了,那位黑寡妇离开的时候,脸色可不大好,我觉得这顿午餐,你更应该去陪她才对。”
  萧晋笑笑,也不多说什么,就跟在女人身后下了楼。
  出了巫雁行居住的小院来到湖边,远远看见一艘小船飘荡在湖心,小正太巫飞鸾正趴在船舷上,努力的伸长胳膊去捞水面上的树叶。
  巫雁行见状,脸色就变得难堪至极,咬牙骂道:“这个混小子,平日里猴精猴精的,这会儿倒犯起蠢来,从水里捞东西,竟然连个网兜都不知道用,真是气死我了!”
  “你是真看不出来?还是故意这么说给我听的啊?”萧晋斜眼看着她道,“他蠢?笑话!这小子就是心眼儿太多,聪明过头了。
  老子就不信,他以前就没有观察过你家里工人清洁湖水时的场景,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使用工具?
  依我看,他就是故意的,想把自己表现的憨直一些,也想让我觉得他是真心的认识到了错误。

  要不然,老子两个多小时前就让他下水去捞,为什么到这会儿才开始?还正好是咱们出来的时候,巧合的快跟网文套路一样狗血了都!”
  巫飞鸾是巫雁行一手养大的,怎么可能会不了解他?听了萧晋的话,就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这傻孩子,哪儿都好,就是有些自大了,总觉得自己的那点儿小聪明能骗过所有人。”
  “这怪谁呢?摊上一个自大到盲目的养母,他要是没形成这样的性子,岂不是太不孝?”
  巫雁行叹息一声,转脸郑重的看着他问:“萧先生,你是真心想要收飞鸾为徒吗?”

  萧晋摇头:“只能说我很有兴趣调教一下,至于收徒,还要看他的品性有多少可塑性,毕竟,一个有才无德的人,对社会的危害性是远远大于一般坏人的,尤其是医生这个行业,更加马虎不得。”
  巫雁行沉默片刻,忽然就握住了他的手,说:“让那孩子跟着你,我就答应你入股的要求。”
  走出医馆,巫雁行在台阶上停步,双手微微交叉在小腹前,面带矜持的微笑,秋风吹来,拂起她披散的发丝,配上古意盎然的长衫,倒真有些飘然欲仙的模样。
  日期:2017-08-1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