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0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巫雁行蹙眉沉思良久,忽然有些萧索的叹了口气,转身拉开梳妆台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盒女士烟,点燃一支,熟练的抽了一口,才意兴阑珊的说:“算了,回头我再雇一名会计好了。”

  萧晋茫然片刻才弄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不可思议道:“既然你也觉得那财务经理有嫌疑,不调查也就算了,怎么还宁愿多花一份薪水招新的会计也不炒掉他?难不成他是你亲戚?”
  他最后一句话本意只是调侃,却没想到巫雁行却点了点头,说:“她是我的弟媳。”
  “我去!你不是早在二十年前就跟家族决裂了吗?这咋还冒出一弟媳在你手下打工啊?”
  “她是我最小的弟弟的妻子,”巫雁行又叹息一声,说,“我那个弟弟自小受宠,又觉得继承家族无望,所以在医术方面从来都不上心,吃喝嫖赌倒是样样精通,前两年又惹出了祸事,我父亲盛怒之下,就将他给逐出了家门。

  我虽然早早背弃了家族,但一直都跟小妈有着联系,当年还在家里的时候,也是小妈对我最好,现在她的儿子有难,求到我这里,我自然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等等,”萧晋打断道,“你管这个弟弟的母亲叫小妈,那是不是就说明,你父亲不止一个老婆?”
  “是的。”巫雁行点头,“我父亲原本有三位妻子,我母亲是正妻,但她在生我的时候难产去世了,是小妈照顾我到了十四岁,在我的心里,她和我亲妈没有什么区别。”
  萧晋咂吧咂吧嘴,感慨道:“大清早在一百多年前就亡了,你老爹在三十多年前居然还能娶三个老婆,佩服佩服。”
  巫雁行斜眼看看他,鄙夷道:“你现在身边的女人,可不止三个。”
  “那不一样,”萧晋摇头道,“我女人再多,要娶也只能娶一个。”
  巫雁行闻言,神色就越发的鄙夷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一碗水端平,全都给娶了?”
  “如果可以的话,为什么不?”
  “又有什么区别呢?”巫雁行哼了一声,说,“男人不能专一,做再多也抹杀不了背叛的事实,别说你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一碗水端平,就算做到了,又能怎样?无非是自欺欺人罢了。”
  萧晋想了想,就无所谓的耸耸肩:“如果你想批判我的人品的话,等你成了我的女人之后再说,现在咱们继续正题。
  因为你的小妈对你有养育之恩,所以你明知道弟媳在侵吞属于你的财产,也不愿意辞退她,让你弟弟失去经济来源,是吗?”

  “是的。”巫雁行说,“再招一个会计,和她共同管理医馆财务,让她没办法再做什么手脚就好,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萧晋撇了撇嘴:“说得轻巧,过去的陆翰学,你咋总是抓着不放呢?”
  巫雁行目光一厉,寒声道:“他亲手害死了我未出生的孩子,怎么能跟一点损失的钱财相提并论?”
  “好吧!你继续恨,我们接着聊正事儿。”
  说着,萧晋拉过女人的手腕,一边把脉一边又道:“莫名其妙的重新招一个会计,只要你的弟媳不傻,肯定能猜到是因为什么,你就不担心她回去后在你的小妈面前嚼舌根,让她伤心么?毕竟你刚才也说她和你亲妈并没有什么区别。”
  巫雁行一怔,眉头就再次皱了起来。“那要不……我先跟小妈通个气?”
  “没用的,”萧晋笑着摇头,“说到底,你都不是她的亲闺女,而这件事却事关她亲儿子的利益,即便老太太深明大义,你们之间也必然会出现疙瘩,这根本就没道理可讲。”
  巫雁行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左思右想都想不出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来,不由烦躁的跺了下脚:“那你说怎么办?我虽然感恩小妈,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弟媳贪我的钱而无动于衷吧?!”
  “你刚刚跺脚的样子可比你颐指气使的时候可爱多了。”看似随意的说了这么一句,不等女人的脸蛋儿红起来,萧晋就继续道:“这事儿好办,我给你派个会计过来不就好了?也省的你从外面招来个意志不坚定的,回头再被你弟媳给忽悠的同流合污,那可就傻逼了。”
  “你给我派一个会计?”巫雁行狐疑的看着他,说,“咱们先不谈为什么要用你的会计,我只问你,这跟我自己从外面雇佣,除了能避免与我弟媳沆瀣一气之外,又有多大区别?”
  “区别就在于为什么要用我的会计的原因。”萧晋裂开嘴,露出满口大白牙笑道,“我会入股你的医馆,作为股东,往医馆派遣一名会计,合情合理合法,谁能挑出理来?”
  巫雁行眯眼看着他,忽然冷冷一笑,道:“我说你之前怎么冷不丁的问我是不是独资开的医馆,转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感情是你要打它的主意啊!
  哼!萧晋,你是把我当成那种跟男人有了点亲密关系就会昏头昏脑的小丫头了?还是觉得你自己的魅力已经大到了随随便便就能让女人付出所有的地步?”
  “虽然我对自己的魅力确实很自信,但很遗憾,你还没有让我施展美男计的资格。”
  松开女人的手腕,萧晋从怀里掏出随身的笔记本,一边写着什么,一边说道:“我对吞掉你的医馆一点兴趣都没有,只不过是因为在我的未来产业规划中,一位知名中医和一家医馆是必须要有的一环。
  原本,我是打算自己开一家的,但现在既然有现成的,那不如直接入股,还能省下不少的投资去干别的。”
  说到这里,他停下笔,将所写的那页纸撕下来递给巫雁行,接着道:“以后有玉颜金肌霜帮你驻颜,你的那些毒法子就丢了吧!这是个祛毒的方子,拿去按时按量的喝,坚持半年,差不多应该就能肃清你体内积存的毒素了。”
  巫雁行不接,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知道你自己也有办法祛毒,但你的方子肯定没有我的好。”萧晋直接就塞到她光溜溜的怀里,没好气道,“另外,这也不是让你接受我入股的交换,所以,给你你就安心的拿着,别逼我再抽你一顿。”
  巫雁行把纸拿出来展开,只看了一遍,就想惊呼一声绝妙,也是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真正的服气:萧晋不只是在针灸一道强过她,在方剂的范畴,同样高了她不知道多少层楼。
  “本来还有更快的解毒办法的,但那需要你跟我去山里,估计你不会同意。”把笔记本重新收好,萧晋道,“说回入股的事情,既然你不想找人调查医馆的财务状况,那就算了,我姑且把你医术的价值定到五千万,你有没有异议?”

  巫雁行把药方放进之前放药瓶的那个梳妆盒,依然什么都不说。
  “我刚刚让人开了家风险投资公司,这件事你应该知道,”萧晋自顾自的说着,“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想必那么密切监视过我的你也十分清楚,现在,我用它百分之三的股份,来换你医馆四成的份额,这买卖不算是欺负你吧?!”
  巫雁行终于动容了。她让人在萧晋的车上和家里都安装了窃听器,所以对于他如今所掌握的产业可谓是了如指掌,也因此,她也比任何人都了解那家风险投资公司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