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0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或许是“被揍后遗症”的缘故,萧晋一靠近,巫雁行的心跳就有些加速,呼吸也开始急促,和情窦初开的少女见到意中人时的感觉很像,但她知道,绝对不是!
  “我们……我们可以试着暂时维持一段时间那种角色的关系,”她将脸畔的长发别到耳后,不自然地说,“起码,在三件事约定结束之前,你可以得到我的身体。”
  萧晋挑挑眉,将烟蒂直接摁灭在她身后的桌面上,然后手一边从她的领口钻进去,一边看着她的眼睛说:“能免费拥有这么美好的身体,听上去似乎不错,可是,你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却很让人困扰,一件连卖家都弃如敝履的东西,谁会愿意花大价钱买呢?”
  “这不是在出卖rou体,我们只是各取所需!”巫雁行强忍着欧派上传来的酥痒和微痛,郑重的说,“这一点,你最好认识清楚。”

  “领会精神,不要抠字眼。”萧晋手指用力捏了一下,引得女人身体一阵颤动。“我不喜欢你,对你的身体也没太多yu望,而你应该也很讨厌我,至于刚刚那样的‘play’,也不是非我不行。
  换句话说,你我之间根本就没有维持这种关系的基础,我凭什么还要在你身上浪费时间呢?”
  “那……那你可以尽快把剩下的两件事说出来,等你我之间所有的……联系都消失了,自然可以……可以老死不相往来。”
  因为萧晋的动作,巫雁行的体温再次急速上升,已经很难再保持话语的平静。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巫雁行马上就要三十五岁了,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更何况,她还整整二十年没有接触过男人,身体中到底积攒了多少渴望,可想而知。
  萧晋这两天的行为,不单单是开发出了她扭曲性格中的“M”因子,也打开了她yu望的闸门。
  洪水一旦有了宣泄,就一发不可收拾,以至于萧晋仅仅只是一只手逗弄片刻,便让她有些招架不住了。
  萧晋这样的床第高手,自然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巫雁行到了哪个阶段,嘴角邪邪一翘,手便向下一滑,落在了她弧度惊人的腰肢上。
  巫雁行的敏感带不包括腰部,因此,萧晋的动作让她心里一空,刚刚被挑逗起来的感觉瞬间停住了,不上不下的,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要说老死不相往来,我还真有点儿舍不得你。”体会着怀里女人难耐的扭动,萧晋的笑容越发邪恶了,“毕竟,像你这么美的女人可不多见。”

  “那你……你想要怎样?”
  萧晋抽出手,勾起她的下巴,低头几乎是脸贴着脸的说:“我想要你在正常的环境下,也是臣服于我的猫咪。”
  巫雁行的眼神本来已经快要再次迷醉了,一听这话,神色就微微一凝,紧接着便一把推开了萧晋,掩住敞开的衣襟,冷冷道:“那不可能!”
  “那不可能!”巫雁行神情冰冷且骄傲,“我巫氏世代为医,救死扶伤,百年来一直受人敬仰,哪怕进入新世纪,依然有人甘愿做我巫氏之奴!

  我巫雁行虽然不肖,但家族的荣耀却一天都不敢或忘,想让我臣服,除非我死!”
  熟女肯定比小姑娘难忽悠的多,这一点萧晋有心理准备,所以对于被推开,他并没有多少意外,只是在听完巫雁行的话之后,夸张的揉了揉胳膊,说:“拜托,奔四的人了,就不要再随便发这种中二病十足的言了好吗?很恶心的!”
  “中二病?”巫雁行愣住,问,“这是什么病?”
  “跟女人聊天聊出代沟来了,还真他娘的违和感爆棚。”拍了下额头,萧晋苦笑道,“想知道‘中二病’是什么,回头问你的徒弟去,老子懒得跟你解释。另外,你所说的‘巫氏之奴’,指的是跟踪和监视我的那些人吗?”
  “代沟”这两个字,让巫雁行很不爽,脸色也黑了下来,语气生硬道:“说起这个,你把我的人伤的那么重,这笔账我还没有跟你算呢!”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你想怎么算?”

  巫雁行沉吟片刻,说:“至少二十瓶玉颜金肌霜。”
  “什么?”萧晋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个司机被我的人打了个半死,你就只要二十瓶的玉颜金肌霜?”
  巫雁行眼中闪过一丝后悔,马上加码道:“我、我的话还没说完,二十瓶玉颜金肌霜只是为了治疗他的伤势,至于赔偿,起码还得有……三十瓶,对!一共五十瓶玉颜金肌霜,还必须是你亲自调配的最顶级版本,你可别拿要量产的民用版来糊弄我。”
  萧晋像看傻子一样看了她一会儿,哈哈大笑。
  巫雁行被他的眼神和笑声刺激的够呛,瞪起眼:“你……你笑什么?”
  “你说呢?”萧晋拿起桌上的那个猫耳发卡重新为她戴上,笑着说,“既然你派人跟踪了我那么长时间,就应该知道我经常拿玉颜金肌霜送女人。
  以你我之间的关系而言,只要你头上戴着这个,那药霜自然也是可以不限量享用的,可你却拿它当作赔偿,还只开出二十瓶的价码,这难道还不够可笑的吗?”
  巫雁行俏脸顿时涨得通红,但还是有些不相信的问:“你会愿意无偿为我提供这么名贵的药霜?”
  “为什么不?”萧晋傲然道,“虽然你的所作所为令我很不齿,但无论如何,我们之间是有着亲密接触的,作为敌人,我可以对你无所不用其极,但身为男人,我又怎么可能在这种事情上对女人吝啬呢?”
  巫雁行呆住,怔怔的望了萧晋一会儿,脸色忽然又红了,支吾道:“我……我可不是你的女人,我们只是……只是……”
  “只是各取所需,对不对?”萧晋无所谓的接口说,“放心吧!我也没有把你给收了的想法,起码现在还没有。”
  闻言,巫雁行说不出心里是轻松还是失落,沉默了片刻,又问:“那现在……”
  “你自己选,”萧晋转身靠坐在梳妆台上,说,“是一次性要五十瓶?还是用完了再一瓶一瓶的管我要?”
  这样的选择,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选哪个,看上去似乎就是个送分题,可巫雁行却知道,这是萧晋再给她下套。

  无限量供应,听上去很诱人,但这也代表了将会与萧晋无休止的纠缠下去。而一次性五十瓶虽然相对很亏,却没有什么后患,非常安全。
  选前者,还是后者呢?
  想起每一次泡药浴时那万针扎身般的痛苦,巫雁行咬了咬牙,说:“希望你不会食言。”
  人就是这样,总是会选择风险而抛弃稳妥,这跟理性无关,而是因为贪婪。
  “那就这么定了,刚才给你的那瓶快用完的时候,记得跟我说。”
  萧晋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异样来,又点燃一支烟,道:“回到最开始的那个话题:从你医馆的名气、流量和收费上来看,我不相信年利润只有百万,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所以,我建议你最好委托一家会计事务所,好好的调查一下医馆的财务状况。”
  巫雁行一愣,问:“你是说,有人在侵吞我的钱?”
  “可能性很大,”萧晋点头,“第一嫌疑人就是你医馆的财务经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