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502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20 17:07:28
  小卫疑惑道:“佛战是什么意思?我只听说过佛友佛敌之类,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佛战。”
  “这个佛战,和“邪魔降临”有关!”肯警官语出惊人。
  原来,在上世纪中叶,湄林小城远比现在更出名,无他,就是因为有一个盘踞在此地经营多年的邪教组织—
  “邪神宫”。
  (关于“邪神宫”的成因,穆尔仙师曾经介绍过,这里就不再详述。)

  放大到整个泰国,“邪神宫”或许微不足道,但对于湄林本地人来说,“邪神宫”是一个庞然大物。
  “那个位置,就是“邪神宫”的根据地。”肯警官朝小城的西北方示意。
  “玫瑰山庄?!”小卫惊呼出声。
  “不对,玫瑰山庄只是山门,“邪神宫”的根据地,是整座素贴山!”
  日期:2017-12-20 17:07:46
  素贴山是泰国北部著名的佛教圣地,“素贴”在泰语中是“仙友”之意,当地的华人习惯称之为“遇仙山”或“会仙山”。
  素贴山高900多米,山上高木林立、白云缭绕、百花争艳、佛寺众多,其中最古老的一座佛寺名佛拉塔特庙,又名双龙寺,始建于1383年。
  “邪神宫”这个庞大的邪教,真正的根据地,就坐落在这里。

  现在素贴山已经变成了一个森林公园,而在几十年前,整座山包括附近的湄林小城,全部都是“邪神宫”的势力范围。
  “邪神宫”发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经营一段时间之后,因为势头太猛受到当地政府的强力打压,一夜之间几乎一蹶不振,幸好出现了“英明神武”的第二代教主。
  在第二代教主的领导下,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邪神宫”又重新走向了复兴。
  数十年的沉浮让“邪神宫”的核心教众们明白一定要懂得隐忍,用我们老祖宗的话来说,就是“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要想将“邪神宫”的影响扩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足够的信徒。但当时“邪神宫”已经被当地政府宣布为邪教,想要重新收复民心,让那些信仰佛教的民众改信“邪神宫”,是一个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这种困难的事情因为有一个人出现,变得不再困难,这个人自然就是“英明神武”的第二代教主。
  第二代教主制定了三个潜移默化收复当地民心的政策。

  第一个政策:
  将教规大改,不再全力反对佛教,而是向佛教靠拢,除了一些核心教规比如说必须忠于教主、必须准时诵读教规(实质上就是自己给自己洗脑)等之外,其他和佛教并无二至。
  甚至连名字都改成了“神佛宫”(下文中称呼改变,实质上还是邪神宫),以示对神佛的恭敬,而这一点,不仅仅是为了迷惑民众。
  泰国是一个君主立宪制的国家,讲究教派言论自由,“神佛宫”如此改革,实际上是对自己进行包装(伪装),让当地政府看不到他的危险性,能有一个宽松的成长环境。
  第二个政策: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虽然泰国受到战争的荼毒较少,但民众的生活依旧比较困苦,“神佛宫”的核心教众们在教主的领导下,利用种种手段,比如救治病人、照顾孤寡、散发粮食等逐步收拢了民心。

  第三个政策:
  “神佛宫”耗费巨资,在湄林小城修建了一个占地数千平方的庞大寺庙,作为民众“祈福”之地。
  来寺庙“祈福”的民众不仅仅能获得“赐福”,那些家境困苦的还可以获得免费的衣物和饭食,一些无家可归的小孩甚至可以不接受剃度住在寺庙中。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座寺庙既是佛寺、又是社会福利中心。
  以上三个政策虽然简单,却极其有效,经过十几年时间的努力,“神佛宫”这个假佛教逐步取代了真佛教在当地的影响,成为了当地的第一大教。
  在民众看来,两个佛教的教义几乎一致,信谁都可以,而且“神佛宫”的核心教众明显更加贴近民众,教主也更平易近人,能赢得他们的好感。

  而政府虽然对“邪神宫”重新抬头有所耳闻,但新的“神佛宫”伪装得太好,始终却没有重视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一股危险的暗流,在湄林小城涌动了起来。
  日期:2017-12-20 17:08:07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从这首诗可以看出,佛教的教义讲究的是清心寡欲、与世无争,但这仅仅建立在不损害他们利益的基础上。
  一旦利益被侵害,就算是与世无争的佛教,也会露出它凶猛的獠牙。
  上世纪中叶,是湄林小城当地佛寺数量最鼎盛的时候,有大大小小数十个,法师上千人(俗家弟子不计)。
  “神佛宫”这个伪佛教的迅速拓展,不可避免地侵犯了他们这些佛寺的利益,但这些佛寺相对独立,即使拿出其中最大的一个,比起有数百核心教众的“神佛宫”来说,也明显势单力薄了。
  这些佛寺的法师们眼睁睁看着“神佛宫”走出大山、建立新寺庙、吸引了大批信徒,即使他们再清心寡欲,也避免不了对“神佛宫”产生深深的敌意。
  时间一久,湄林小城和其附近村镇的民众中绝大部分都慢慢向“神佛宫”靠拢,新寺庙香火鼎盛,而这些旧寺庙则门口罗雀。
  在这种情况下,法师们出离愤怒了!

  他们暗地游走串联,最终决定联合起来找“神佛宫”的教主谈判,让他下令停治止这种肆无忌惮抢夺信徒的“无耻行为”。
  但教主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他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将这些真佛教赶出去,让“神佛宫”独占湄林地区!
  任何一个势力都有鸽派和鹰派,佛教这个教义讲究与世无争的教派自然是以鸽派为主,但谈判数次未成,局势越来越恶劣。
  在这种情况下,鹰派们抬头了!
  鹰派们的方法简单粗暴:
  既然和“神佛宫”讲不通道理,那么就集合所有的法师,将新寺庙中的那些“假冒伪劣产品”赶回素贴山,将湄林地区重新纳入掌控之中。

  要想赶走新寺庙中的几十名假法师,就不可避免动用暴力!
  而这,就是所谓的—
  佛战!
  佛战的两方,一方是披着佛教外衣的“神佛宫”核心教众,一方是旧寺庙的法师们,当时的他们谁也都没有想到,这次“佛战”居然持续了整整十年!
  湄林地区一共有数十佛寺,上千法师,其中鹰派至少有两百多名。
  俗话说“饥荒三年饿不死厨子”,战后的泰国民众虽然生活困顿,但这些佛寺的法师们有信徒的供奉,依旧个个膀大腰圆。
  两百余名身强力壮的旧寺庙法师要对付几十名新寺庙的“神佛宫”法师算不上困难,不过必须要赶在素贴山中“神佛宫”本部教众反应过来之前动手,否则必然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