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102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怎么办?要不,我们也玩台钓?”
  严立伟转头道:“纪安,台钓你会吗?”
  “会一点,不太擅长。”纪安实话实说道。
  闻言,严胖子立马皱眉,连道:“栽了栽了,这回栽大了。我说顾胖子啊,他们水库有老库底子,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也是昨天刚知道。”顾驰远冤枉道。
  严立伟哀声叹气,拍着方向盘大骂刘赫耍阴招,旁边纪安不出声。是不是真栽还不好说,回提示野性商店架的新品鱼饵还没用过,注释写着“淡水万能神器”,至于有多神,得试过才知道。
  午8点不到,两辆车进入镇江环城高速,然后往南边的沿江水库开去。
  由于水库最早是因为江边堰塞湖改造而成,路途难行,要不是两人都是越野车,还真开不进去。
  一路摇摇晃晃颠了一阵,汽车在一处农家乐停下,刘赫过来开门迎接。
  一身江湖习气的严立伟下车散烟。先前他嘴说得好像双方不共戴天一样,其实都是老伙计,过来玩是真,掐鱼添头什么的不过助助兴而已。
  寒暄两句后,刘赫眼神示意了一下纪安:“回老郑那一条8斤多的鲈鱼是他钓到的?”
  严立伟拉来纪安介绍,随后“置气”道:“刘赫,你这不够意思了啊,有老库底子也不早说,我们一车都是路亚装备,让我们怎么钓青鱼?成心把我们当肥羊宰是吧?”
  “你可以认怂啊。”刘赫坏笑。
  “我不!你划下道来,想怎么玩,哥奉陪到底!”死胖子较真道。
  刘赫:“那好,别说我欺负你,水库我表哥承包的,一天400的费用不收了。但8月旬,我们去舟山海钓,今天掐鱼输的人,负责全部费用。
  敢不敢?”

  “来来,今天冲着你这80斤的青鱼,我先来过过瘾,等到时候海钓能用路亚了,哥再找回场子不迟!
  不过,刘赫,你得借我们三根竿子。”
  “早给你们准备好了,知道你们要来,昨天晚提前把窝子做下,每个窝点30斤螺蛳30斤玉米,钓具我表哥全有。
  走着,我现在领你们过去。”
  “嗯,这还差不多,服务态度不错。”严胖子死要面子道。
  沿着小路走了一阵,四人来到水库大坝边,虽然没有太湖那么烟波浩渺的宽广水域,但却胜在幽静,一汪20多公顷的平静碧水在沿岸树丛勾勒下,很有点世外桃源的意思。

  钓台已经搭好,因为可能有大鱼出没,用的都是7米2的长手竿,一根4号通线,不用子线。
  趁他们在准备,纪安看了眼野性商城。
  淡水万能神器:【我最摇摆】
  拟态蚯蚓,一盒10条,售价50积分。注:【我最摇摆】专门针对淡水珍惜鱼种,有效隔绝家鱼(鲤、鳙、草、青)以及白条等杂鱼骚扰,只吸引稀有度一星(以及)以的鱼种,见者必咬。
  看完,纪安撇了撇嘴,心道今天掐鱼是别想赢了,不过,这里相当于长江边,他刚好可以试试能不能钓到期待已久的刀鱼。
  “一星以珍惜鱼种,水库里要是来一条华鲟好玩了。”纪安偷乐道。
  严立伟嘴说刘赫不够意思,其实心知肚明,这伙计绝对够意思。
  且不论总价将近600块钱的窝子费用(1斤螺蛳5块钱),水库一天钓鱼收费400,三个人要1200。

  滑尖位置,六座两两相隔5米左右的钓台搭在岸边浅水区域,纪安走,微风带着水纹向他吹来,隐约有一种舟行水面的错觉。
  刘赫和好6团饵料,准备分给纪安一团,纪安摇了摇头,举起一盒“蚯蚓”道:“谢了,不过我还是习惯用这个。”
  蚯蚓本是淡水万能饵,任何鱼都有可能吃,见纪安已经开始串钩,刘赫:“那先放我这,一会想用自己来拿,螺蛳也有。”
  跟路亚需要时刻走动,寻找标点不同,纪安调好浮漂,把【我最摇摆】串钩,抛到昨晚做好的窝子位置,剩下的是静静等待。
  水库一天400,价格敢要这么高,肤色黝黑的刘纯(刘赫表哥)自然有他的底气。
  6人下竿20分钟不到,严胖子第一个鱼,一条二十斤左右的草鱼遛了7、8分钟停止挣扎,被抄抄起。

  平时十多斤的算大鱼了,严立伟和二十斤的草鱼拍照留念后,小心放入水下放生。
  直播间里,这几天的佛跳墙给纪安新增许多人气,平均在线大概8000多。
  跟着捡鱼丸大军一起进来,ID“白云”道:“这胖子是不是傻?鱼钓到了又放,这不是有病吗?”
  看了眼弹幕,正好闲着没事干的纪安回道:“你觉得他这样很傻?”
  白云:“废话,拿回家吃多好?”
  纪安出大拇指:“有道理,猫抓到鱼绝对不会放,老虎也是,狗熊、老鹰也一样。
  嗯……看来只有人会做这么傻的事情。”

  白云一听纪安“赞同”他,乐道:“主播你说是吧?钓到鱼应该吃,不然钓鱼干嘛?
  我看这胖子脑子坏特了,傻到……
  诶?不对,主播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只有人会做这么傻的事情?”
  纪安眨眼:“没什么意思啊,是字面的意思。”
  “哈哈哈,小哥好坏。”小手牵大手笑道。
  传阎君:“想吃鱼到市场买,干嘛去钓?钓鱼收回来的成本还不及投下水的窝料贵。”

  胡子很浓一向很直接:“动物抓到鱼是绝对不会放的,只有人会这么做。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白云:“*******”
  纪安扬起坏笑:“咦?你说粗话?
  禁言三天。”
  “噗,哈哈哈。”
  “他大概会气到内伤吧?”

  胡子很浓:“白云白云,我是黑土,你还好吗?”
  没多久,其他人纷纷鱼,纪安一个人没动静,见他失去了以往的渔神光环,小手牵大手道:“小哥,为什么你今天钓不到鱼?”
  纪安:“鲤鱼草鱼有什么意思,要钓钓不一样的。”
  小手牵大手:“水里还有别的鱼?”
  纪安挤眼笑道:“不知道,说不定钓来一只王八呢。”

  直到午,纪安的浮漂始终没有动静,附近农家乐送来午饭,正吃着,严立伟劝他换掉蚯蚓,也用饵料钓,然后甩了甩胳膊,装模作样道:“刘赫这里是真过瘾,一午几乎没停过,手都酸了。”
  纪安依然不为所动,坚持用他的“蚯蚓”。
  下午1点半,正当众人瞌睡时,他有了回报,浮漂出现信号,看准时机扬竿刺鱼,第一感觉鱼不大。等抄来,一条浑身嫣红,背鳍像船帆,大概巴掌大的鱼出现在抄里。
  严立伟一看,道:“胭脂鱼?这倒少见。

  纪安,我说你还是换了吧,半天才钓了条这么小的。”
  纪安继续摇头,他已经看到成效,更不会换了,心道:“这【我最摇摆】有点意思,果然没有杂鱼来咬。”
  日期:2017-12-21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