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194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搁着从前他不会有这个动作,可是现在他有如惊弓之鸟,生怕再出件象陈敬之那次的事情。
  屋里没有人。

  玲珑师姐不在她屋里,被衾已经整整齐齐的叠了起来,晓冬伸手一摸,都是冷的。
  玲珑师姐这是起来多久了?
  再去看翟师兄,屋里也是空的!
  翟师兄人呢?

  他身不能动,口不能言,除非能睁眼。他不可能自己下地走了。
  那是……
  晓冬心一沉。
  他想到了最坏的可能。
  晓冬一下子愣在那里,整个象是掉进了冰窟窿里头,从头到脚都凉透了。
  就象那天……叔叔咽了气,师父让人很快把他抬了出去。他曾经躺的那张床榻,那间屋子,就一下子空了。

  之后……之后有很长时间,晓冬都没有再到叔叔离世的那间屋子去。
  大概过了有几个月,忘了为什么从那里经过。看着那扇门时,他恍然有种错觉。好象推开门进去,叔叔就还在那间屋里,还在榻上躺着,只要推开门,掀起帐子,就还能看见他躺在那里。
  “晓冬师弟?”
  晓冬猛然回过头来,脸上的神情倒让从后头唤他的邵进明吃了一惊。
  “你怎么了?没事儿吧?”
  晓冬呆呆的问:“师姐,还有翟师兄……”

  邵进明看他的模样,想到晓冬才上山拜师后,因为丧亲之痛浑浑噩噩的那段时日,就猜到他想岔了。
  “师姐她带着翟师弟走了。”
  “……走了?”晓冬呆呆的重复。
  他们是半夜里走的。
  玲珑自己行动也不是太方便,翟文晖更是动弹不得,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完全没有防备。
  最早发现的人是姜樊。
  他这几天为了方便照顾一直就在隔壁屋子里住,半夜里他起身想去看看翟文晖的情形,却发现屋里头空空如也,两个该好生养伤养病的人全不见了,玲珑留下了一封信,写的是师父亲启。
  姜樊拿着信直奔师父那儿去。

  李复林在打坐时被姜樊叫起,姜樊惊的面无人色,只说了句:“师姐她走了。”急急把信递给师父。
  李复林一把扯开信封,一目十行的把信看完了。
  玲珑在信上自称不肖孽徒,还说她从此以后不敢以回流山弟子自居,怕堕了师门声名。
  信上具体写的什么,邵进明也不知道。
  李复林把众弟子叫起来,两人一拨分开去寻找玲珑的下落。
  她伤还没好,翟文晖又不能动弹,两个人纵然走,一时间一定也走不远。

  晓冬听到这里急着追问:“那找着了吗?”
  邵进明摇摇头:“没有,我们这已经找了一拨回来了。”
  晓冬喃喃的说:“为什么没有人叫我……”
  邵进明安慰他:“你别想太多,外头现在不太平,即使是我们出去找人,师父也不放心,更何况是你呢?”
  师父和大师兄出去寻找的时间最长,回来的时候神情异常憔悴。

  玲珑重伤在身,再加上一个动弹不得的翟师兄,他们两个能去哪儿呢?外面现在这么乱纷纷的,这样两个人就半夜里这么走了,让人真不敢往深处去想。
  按说北府城现在封城,许进不许出,他们出不了城,应该也走不远,更何况在北府城他们无亲无故,也无处可投奔。然而后来一直没有找到他们的下落。
  少了两个人,整座宅院更显得空旷清冷。
  卢真人前脚刚走,刚被谢小茶念叨过的几个人就登门了。
  康堡主本来以为自己挑了个不早不晚的时辰来不会有跟自己撞上。虽然修道的人,譬如李复林,到了他这地步吃不吃饭都不要紧了,所以赶在中午来也不算什么。
  他这时辰本来挑的挺好。李复林这送走了卢真人,还有一个客人约的是晚上过来。
  结果就有人和康堡主想到一块儿去了。
  田门主只比他晚一步,一进门看见康堡主正坐在外厅里,两人一碰面都有些尴尬。田门主一脚已经迈进门了,总不能掉头再出去,只好讪笑着进来,同康堡主打招呼。

  “康兄也来了?”
  “嗳,来了。”康堡主本来也不自在。上回他们气势汹汹的来,偃旗息鼓的走,来时话说的有多漂亮,走时脸就被抽的有多响亮。那天从这儿走了之后,他们各怀鬼胎,各自捂着自己的秘密生怕被别人知道——当然终究都会知道的,可是现在就捅出去,万一被旁人知道的,事情不机密,容易出纰漏。
  于是两人对于今天上门的目的一字不提,也不去打听对方今天是来做什么的,反正大家不约而同的来,目的只怕也都是一样的。
  姜樊穿过院子过来传话:“两位前辈,我师父这就从静室出来,两位请至内堂说话吧。”

  结果这两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起身的意思。
  田门主咳了一声:“康兄先来的,不如康兄先过去说话,我在这里坐一坐歇息一下。”
  他俩要说的话都是不传六耳的机密,当着对方那就谁都说不成了。不如分个先后,一个一个去说的好。
  这提议正中康堡主下怀,他客气客气意思了一下,就先一步随姜樊进内堂了。

  当然哪,他本来就比田门主早到,论先后的话当然是他先。
  留下田门主一个人坐在那儿等着,百无聊赖的打量这间屋子。
  屋里陈设很简单,可田门主眼光不错,能看出来这里摆的东西都有些年头了,有的想要都没处找去。他既做门主,有时候又沾手些别的营生好贴补一下,不然穷修道可修不出个名堂来。人家攒气一年半载就有进境,你没灵丹妙药没好功法又没高人帮扶指点着,得花比人家多十倍的时间。
  可纵然修道的人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你耗啊。好么,不等修出个结果来寿数到头了,说来真使英雄泪满襟。
  田门主看见靠墙的桌案上摆了一块云纹石。这块石头看起来平平无奇,也就是比外面随处可见的石头平滑一点,上面虽然有云纹,可是有云纹的石头也并不难找。

  问题是,如果仔细看的话,这石头上的纹路仿佛活的一样,上面的墨色纹路仿佛会流动,就如同天上的云被风吹动时微微卷拂的姿态。
  这可真难得。
  田门主正想着是不是凑近前看看,结果外头听着人声和脚步声响,回流山的弟子又领着一个人进来了。
  好么,也是相识。

  彭真人。
  见着彭真人田门主十分纳闷。
  他知道康堡主为什么会来,因为他自己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才来李掌门这儿。可彭真人就不一样了,此人发迹就在这二三十年,家里父辈祖辈都不是修道的人,跟他们这些世代相传的人不一样。
  日期:2017-08-19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