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193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他醒了啊!
  这就足够了。
  就算心里对他曾经嫉恨,甚至曾经对他的境遇兴灾乐祸的人,都为翟文晖能醒来高兴。
  短短几天里这个门派遇到了那么多祸事,实在太需要一个好消息了。
  晓冬站在门外,听见了哭声。
  他好象从来没有听过玲珑师姐哭。
  姜樊站在他旁边,他肯定也听见了。
  “那个,要不咱们待会儿再来?”
  晓冬听话的点点头。
  师姐多半不想让人看见她哭吧?现在她是顾不上,过后想起来肯定会算旧账的。

  这种时候,他们两个人……可能更想单独待在一块儿,不被别人打扰。
  “那个,是不是还要差人给碧霞山庄的卢真人送个信儿去?”
  毕竟卢真人的热切虽然有些诡异,但好歹人家也是要帮忙,要是能配制出来克制医治这蛊毒的好药,将来再有人受毒害,也能多救一条命不是?
  第二天卢真人亲自过来了。
  她和周品芝完全不一样,尽管服饰差不多,都系着一条镶绿玉的腰带,看来这是碧霞山庄的标志。晓冬小声问了大师兄,才知道这腰带的来由。碧霞山庄建在半山,这里多雾多雨,一年里倒有过半的时间都是阴雨天气。霞雾如缕,绕着山围了一周就好似碧玉带一般。所以这山庄名为碧霞山庄,绿腰带也是她们的标志。

  还好还好,这绿腰带没什么别的喻义,要是人人弄一顶绿帽子……
  卢真人看起来消瘦,不苟言笑,身上带着一股苦苦的药香,头发挽了个髻,插的那簪子……怎么看好象也短了一截。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再仔细看,没错,是断了一截,断茬很明显。
  前几天来的那周真人把自己拾掇得多齐整,那衣裳,那首饰,无一不讲究。
  相比之下,卢真人除了一根儿绿腰带,和自己的同门师妹没一点儿相象之处。
  她来了也没有进厅堂去用茶,说闲话,开门见山的说:“那个中了蛊毒的弟子在哪儿?”
  这脾气……嗯,晓冬莫名觉得她这副不通人情世故的脾性说不定和纪真人很合得来。
  卢真人来了这一趟,过了一天又送了一瓶药来,她亲自送来的,看着人给翟文晖服下。
  对这副药,回流山上上下下都寄予厚望。
  但这药喂下去之后,翟文晖并没有起色。

  没有恶化,但也没再有任何好转。
  他全身上下,除了眼珠之外,其他地方仍旧无法动弹,甚至连一点知觉都没有。
  卢真人试了这两次之后,坦白的同李复林说,她无能为力。这种蛊毒的来源查不出来,她也配不出能够治好翟文晖的药。
  李复林神色黯然,强打精神向卢真人道谢,亲自送她出门。
  碧霞山庄都没有办法,还能再请谁来替翟文晖疗毒医治呢?
  莫辰知道师父心里难受。

  可是身为一派掌门,他不能软弱,不能诉苦,他是弟子们头顶的天。
  可是就算这片天,也有累的、难过的时候。
  姜樊端了茶来,正好遇着大师兄出来。
  一看大师兄的神情,就知道师父这会儿肯定难受。
  他犹豫了下。
  从他站的这地方,能看见师父的背影。他就那么坐在桌案前,窗子敞着,风吹得桌上那一叠被压起起来的纸页翻飞张合,发出啪啦啪啦的声响。
  他现在进去是不是不合适?
  这么一犹豫间,忽然手上一轻。纪真人不知什么时候走到过来,从他手上将茶盘端了过去。
  “你出去吧。”
  姜樊愣了下,纪真人已经迈步进了门。
  师父这会儿怕是想一个人静静,纪真人偏偏这会儿进去,怕是不大合适啊。

  可是大师兄什么也没说,姜樊一向是唯大师兄马首是瞻。大师兄既然没拦着,那他也没什么好说了。
  事后莫辰再回想起来,只觉得自己那天迟钝得惊人。
  不,不止那一天。从玲珑醒过来,她的镇静就显得不同寻常。从小到大她几曾有过心事?什么时候能有这么沉默寡言的时候?
  以她平时的性情,她一定会对伤了他们的仇人无比痛恨,醒过来只怕头一件事想的就是要去报仇。
  可是谁都没有往深处去想。只觉得她是因为受伤、还有为翟文晖自责内疚的缘故。

  等翟文晖能睁开眼睛,却已经成了废人的时候,她的表现也太过平静了。
  可是……不管有再多的后悔,过去的事是不可能重来一次的。
  那天早上晓冬醒的晚了。
  他又做了梦。
  又梦到了和上次一样空寂的地方。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人,没有出路。

  到处都是灰蒙蒙的,那种封闭压抑的感觉让人格外焦虑。
  他感觉不到一点儿生气,总觉得那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地方。
  这太奇怪了。
  晓冬还从来没有连续两次梦到同一个地方。
  以前不管是到哪儿,他去的都是不同地方。
  即使是在回流山上梦见那几次,每次他也都在不一样的地方出现。
  而且……还有件奇怪的事。
  那个地方,感觉离得很远。
  当然,上次大师兄去葬剑谷的时候,晓冬头一次神魂离体那么远,后来连着好些天都总觉得有点儿头晕目眩的,八成是太吃力了。

  葬剑谷很远,而且是他没有去过的陌生地方,但是那时候大师兄去了,晓冬觉得自己一定是追着他过去的,所以跑得远一些,也不奇怪。
  但这次……他本能的感觉梦里那个地方距他很远。
  而且是一个他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
  他为什么无缘无故的会在梦中神游到那地方去呢?
  难道那地方和他有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关联?
  晓冬尽力回想。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去过那样的地方。那地方感觉这么邪门,如果他去过,一定会记得的。
  他想不出头绪来。

  大师兄近来事情那么多,晓冬也不想再给他添乱。
  晓冬揉揉脑袋,起身穿衣。
  他近来修炼不那么勤快,想来有些惭愧。今天倘若事情不多,那就抽出一个时辰把剑法练练,然后晚上就不睡了,打座运功过一晚。
  外头天还没亮,大师兄已经出去了。

  晓冬先去看翟师兄,若是有什么事他也能帮个忙打个下手。
  怎么说他也照顾过叔叔……
  可是走到院门口的时候,晓冬就看见院门敞着,屋门也敞着。
  敞着门,冷风不都吹进去了?这院子里住的可是两个重伤患呢。翟师兄是不用说了,照料得有半点不精心,他的命只怕就保不住。而玲珑师姐也不过刚刚能下地行走而已。

  是为了开门窗透气儿?
  那也不对,姜师兄平时给屋里通风透气都趁正午稍微暖和一点的时候,天即将亮起,凌晨时分这会儿其实是最冷的时候,哪有这会儿开门敞窗的道理?
  晓冬快点进了门,一只手还按在了剑柄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