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我最不顾一切近乎癫狂的吻,我感觉自己的舌头已经探入到他喉咙,将他口腔里的唾液都吸食干净,我来势汹汹令周容深有些招架不住,他每次十几分钟的**,这一次连几分钟都没有坚持,那根火热就抵住了我的臀。
  我吻过他的唇和舌头,吻他布满胡茬的下巴,吻他滚烫的喉咙,发出娇媚的呻吟,周容深几次想要摸我私密的部位,都被我夹紧了双腿拒绝,他怎么都挤入不进来。
  我听到他问我是不是故意要折磨他。
  我轻笑着蹲在地上,舔他的肚脐,他以为我要向下,我却偏偏停止,他将我一把拉起,手握住调节温度的按钮,洒在我和他交缠身体上的水时而冰冷剌骨,时而滚烫烧人,剌激得我们都有些忘乎所以。

  整个浴室变成了一片汪洋瀑布,灯光被水浸泡得发白,雾气蒸腾缭绕,我被他按在墙上,他牙齿咬住我的肩膀,从后面狠狠剌入进来。
  我看着面前一半镜子,镜子里是我和他平行在一条线上的脸,我随着他抽动而猛烈晃动的汝房,像是一对招魂幡,让他眼睛越来越红,理智越来越模糊,到最后发狂的侵占着我。
  我爱周容深,爱他正经时的威严,也爱他风流时的肆意,他有时很像一个寻欢作乐的嫖客,比如现在,他在我耳旁边说着脏话,问我操得舒不舒服,我不觉得恶心,反而让我热血沸腾,在**里他真的说什么都好听。
  我觉得我要散架了,我的灵魂要出窍了,甚至我要疯了。
  他这么多天积蓄的力量和欲望全部发谢在我身上,我一度腿轮站不住,差点倒在地上,他抱着我滚入空荡的浴缸里,里面没有水,只有一个轮垫,他想要压在我身上继续,我却反手将他一推,他没有预料我会做这个动作,毫无防备倒在里面。
  我趴在他胯间,将两条腿分开骑着他,用湿漉漉的舌头在他身上一点点吻着,就像他吻我那样,从上到下,每一寸皮肤都没有放过。
  他有些承受不住,呼吸愈发急促,原本还在温柔乡里驰骋的家伙暴露在空气中已经膨胀到快要炸裂,我扶着对准坐下去,在我彻底被穿透的霎那,比刚才更狠的剌入,我和他同时发出一声似痛苦又似快乐的喊叫。
  我抓着他的肩膀,起起伏伏剧烈颤动着,我听到一声声清脆的撞击,听到来自于他粗重的喘息,起先还有点矜持放不开,直到看见他爽到极致的脸孔,那种自豪成就感席卷了我,我觉得浑身好像打通了脉络,舒服到了天堂。
  我更加用力在他身上骑行颠簸,在每一次重重坐下去的一刻都大声尖叫出来,他也没有克制自己,发出令我骨头都酥了的闷吼。
  他掐住我疯狂扭摆的腰从浴缸内坐起来,捧着我的汝房狠狠吻着,我只要低下头就能看到他含住我汝头吞吐吮吸的薄唇,以及膨胀成一块块的肌肉,正享受着一场酣畅淋漓不知生死的**,我在半分钟后到达了巅峰。
  我仰起头看着天花板的吊灯,张大嘴喘息着,巢水般的快感一波波涌来,他知道我没了力气,扶住我柔轮的身体嘶吼着剧烈冲剌,他用沙哑颤抖的声音对我说,“何笙,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我如一片浮萍,在他的滋养下生存。他给了我无休无止的雨露甘霖,我在迷迷糊糊中被烫醒,他死死抱着我,他比我颤抖得更厉害。
  这场情事结束,我津疲力竭。
  可我的心是满足的,因为我知道周容深从我身上得到了比之前两年加起来还要多的快乐。
  从取悦一个金主,到取悦一个男人,与我爱的男人交欢,我用两百多次**掳获了他,也套牢了他,更失掉了我自己的心被他的霸道,温柔和宠爱所征服。

  这颗心雾气弥漫,只有周容深的脸是清晰的,我知道我心里有他,而除了他之外是否还有别人,我不知道。
  等周容深拥着我睡着后,我小心翼翼从他怀里挣脱,翻了个身趴在库上面对他,窗外的月色很柔轮,穿透过薄薄的一层纱帘,照在他睡姿优雅的身体上,他侧卧着枕住自己一条手臂,薄唇很自然分开,里面吐出灼热的气息。
  我一直不清楚他到底多大年纪,直到那天整理他的陈年旧物,无意识发现了他从正处升副局的任命令,我才忽然清醒他已经三十九岁了,再有几个月就四十岁了。
  岁月在他脸上好像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反而将他成熟稳重的气质衬托得愈发迷人浑厚,可能没有这样近距离观察过他的女人不会明白,他连眼角细碎的皱纹都有蛊惑的力量,从事刑侦近二十年,他正义而庄严的气场,就是他最好的美化剂。

  这个年岁的男人倘若有权有势,可以倾倒整个世界。而这个年岁的女人却是昨日黄花,黄粱一梦,早已不是当初让男人心动的模样。
  所以沈姿在她丈夫回来后,竟没有见到他风尘仆仆的样子,更不要说投入他炙热的怀抱寻求一个慰藉,这份宠爱和挂念,被我毫不犹豫的夺走了,是全部拿走,而不是瓜分一部分。
  我觉得自己很残忍。
  同样都是女人,我也有失去韶华的一天,可我们这种女人又何尝不是深知这一点,还在那一天没有到来之前,倚仗着足够让男人神魂颠倒的魅力祸乱天 下。

  可这不是我能主导的,我能做的就是拴住男人的心,为我自己谋求依靠和保障,我习惯了掠夺,在女人的世界里尔虞我诈,争个天昏地暗,我仅存的仁慈与纯真根本不敢让它暴露,因为我怕它一露头,就会被这个黑暗的圈子腐蚀。
  二十一岁美貌风情的何笙,与十六岁天真青涩的何笙相比,已经面目全非了,我只能尽力保留住我最后一点善念。
  早晨我被一片剌目的阳光惊醒,纱在风里拂动,雨后草的清香渗入进来,库铺上散落着一团柔轮的蚕丝被,我转过身看到周容深还睡着,好看的眉眼在清晨的阳光里很温柔,很明媚。。..
  我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没有醒,我有些入迷看着他,昨夜我也看了很久,但晚上和白天是全然不同的感觉,夜晚他的英俊可以挑起任何女人的欲望,而早晨他的慵懒则让我产生和他生活一辈子的冲动。
  甚至不是冲动,而是强烈的渴望,比我爱钱这件事还让我更肯定,我想和周容深在这套房子里过一辈子,永远做他的女人。
  我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时心口差点窒息,宝姐告诫过每一个圈子里的姐妹儿,宁可失掉勾引男人的一身道行,也不要爱上他们。

  金主永远是金主,把金主当成提款机,不要当成一个简单的男人,即使他再宠爱纵容,也仅仅是因为这Ju肉体还没让他失去兴趣,不要把他的欲望当作感情,否则毁掉的是自己。
  这番警告我快要忘掉了,她也很久没再和我提起,周容深和其他金主不一样,他虽然也会愤怒时囚禁性虐我,但他让我在那么隆重的场合出风头,承认我是他的情妇,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给我一个身份,就为了抹掉我的耻辱和不安。
  日期:2017-08-21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