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哪个都没有选,直接将视线从他脸上收回,进了卧房。
  乔苍也没带着女人走,就在外面客厅干,这场大战持续了两个小时,女人的叫喊声到最后几乎声嘶力竭,才终于缓缓归为平静。
  我捂着耳朵整个人心烦意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平时凌晨一点我早就睡了,可现在就是死活躺不下,我忍不住拉开门冲出去,发现女人已经走了,只有乔苍坐在沙发上吸烟,微醺昏暗的灯光笼罩住他的脸,他眯着眼看我,问我怎么还没睡。
  我说外面吵成这样,我怎么睡得着。
  他沉默了两秒,忽然溢出一声笑,“何笙,还不承认吗。”

  我心里一抖,问他承认什么。
  他将烟头掐灭,从沙发上站起来,他赤裸着上身,眼睛里燃烧着一团火朝我逼近,我向后退着,退到后背抵住了墙壁,再也没有后路才不得不停下。
  不知道是不是夜色太深,乔苍的脸有几分恐怖,尽管他在笑,可还不如不笑,荫得令人发慌。
  我手背在后面捏紧了一份日历,日历上涂涂抹抹,是关于出货和存放地点的记录,我那天趁黄毛不在摘下来仔仔细细研究过,乔苍走到今天还真是不要命拼出来的。
  他做黑生意次数很频繁,而且合作对象都是那种说翻船就翻船的危险人物,麻爷和傅彪算省内很有名气的黑帮头子,正因为混到了一定咖位,轻易不敢冒险栽自己跟头,所以相比乔苍合作的人都算老实的,他那些上下家都是铤而走险的亡命徒,监狱里二进宫多少回了。
  这行黑吃黑的人很多,稍微有点势力的头目就想着独吞,吞得下去就肥了,吞不下去卡住就完了,乔苍就属于运气和胆子都有,一路被自己的心狠手辣保上来的。
  他见我没了退路,整个人欺身而上,他身上的香味很浓,胸膛有隐约细长的指痕,我不想看这样香艳糜烂的一幕,干脆把头别开,我说既然已经做完,我要睡了。
  他似笑非笑问我为什么看上去有些生气。
  “隔着一堵墙男欢女爱,吵得我睡不着觉,虽然这是乔先生的屋子,可来者是客,也好歹给我点面子吧。”
  他手指慵懒卷起我一缕长发,放在鼻子底下轻轻嗅着,“习惯了你身上的味道,对别的女人食之无味。”
  我盯着他腹部被女人掐出的红痕,冷笑着伸出手触摸了一下,“我看乔先生干得很火热,沙发野战,不像没滋味的样子。”

  “遇见何小姐之前,确实有滋有味,可尝过你的味道之后,任何女人都挑不起我的兴趣,只是发谢一场欲望。”
  他将头发含在自己唇间,我几乎要窒息,窒息在他深邃狂热的目光里,“至于野战,我只对露台那一次记忆深刻,何小姐的身体是这世上的琼浆雨露,美味让我中毒。”
  我被他说得脸红心跳,我一把夺过他咬住的头发,可是他牙齿太锋利,我没有得手,反而还将他扯到了我怀里,他坚硬的身体撞得我头晕眼花,恍惚中他的鼻尖抵住我额头,笑着问我吃醋吗。
  我问他为什么要吃醋,吃谁的醋。
  他腹部故意在我眼前鼓了鼓,露出没有提好的丨内丨裤,边缘溢出几根茂盛的荫毛,我想起他**时伟岸强硕的一幕,就觉得嗓子发涩。
  圈子里有姐妹儿傍过外国猛男,法国的,一米八几,肌肉那一挂,做过几个月李冰冰的私人健身教练,那姐妹儿正好在李冰冰主演的电影里打过酱油,认识了那个教练,一来二去勾搭上了。
  她私底下告诉我们外国猛男家伙特别大,长到弯曲,而且粉嫩的,不像亚洲男人颜色那么深,给外国猛男口的时候,眼前都冒金星,涨得腮帮子疼,他们喜欢自己动,按住女人的头在嘴巴里抽C`ha ,掌握不好力度很容易戳伤喉咙。
  那教练告诉姐妹儿欧美男人凡是**都要吃药,他们很想要女伴有非常美妙的体验,他们清楚身经百战的女人只靠男人本身的力气搞不定,必须借助喷雾和壮阳药。
  而且他们基本都会给女人口,即使炮友也不例外,不会嫌脏。不过姐妹儿后来还是和他分了,因为他没有太多钱,**是一部分,最重要还是得有钱。
  乔苍的家伙一点不逊色外国猛男,也因为太长了有些弯曲,后入的时候我总觉得他进子宫里了,如果是毛头小子这么大家伙就得让女人疼死,好在他有技巧,东西又够硬,女人被搞起来真能爽死。

  他捏着我的下巴逼我直视他,他犀利的目光落在我脸上一字一顿说,“我刚才心里想的是你。”
  我心口怦怦直跳,他指尖轻佻戏弄在我唇上温柔蹭着,“你在我身下玉体横陈的样子,不由自主就出现在我眼前。”
  我用力掰开他手指,将自己的脸从他指尖解救出来,“这对乔先生马子不公平。”
  “马子而已,我想玩儿多少都可以有,只是那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盯着他说话时凸起的喉结,喉结下有一道很细小的疤痕,似乎是匕首划过的,距离喉咙连两厘米都不到,我有些惊讶抬起头看着他,乔苍的命是真大,这稍微偏一点,他就不好说能不能挺过去了。
  乔苍是风光,黑白两道谁见了他都要点头哈腰给点面子,可他几次闯的鬼门关也不是随随便便人就敢玩儿的。
  我在气氛最美好的一刻毫不犹豫伸手推开他,他朝后推了两步,鲜红的舌尖舔过嘴唇,眯眼盯着我。

  我一言不发转身回到房间,狠狠关上门。
  我蹲在地上捂住脸,浑身止不住颤抖发冷。
  我觉得自己要失控了,越来越不可预料的事情在发生,我承认刚才看到他和那个女人在沙发上激战的场景我有些烦躁,这种烦躁我清楚,和金钱利益无关,只是纯粹的一种情绪,正因为纯粹,才是个大麻烦。
  乔苍挤入我世界里的速度令我措手不及,太快了,也太猛烈了,我拼了命想要把他推出去,但根本不由我自己。
  周容深仿佛是我生命中的一杯酒,它有甘甜的滋味,可也苦涩,我晃动着酒杯告诉世人我依恋酒,它很好喝,我爱它绵长的口感,它没有任何缺憾。
  在周容深的世界里,我缺少一丝自我,没有悲欢,他要我怎样我就怎样,我需要他畏惧他更依赖他,他对我好是他的施舍馈赠,不好也是理所应当,毕竟最初这段关系伊始于金钱交易。
  不论是钱还是他的温柔,都足以让我抛弃自己的底线和荣辱,臣服在他的胯下,做世俗眼中没有羞耻心和道德伦理的二乃,甚至肮脏卑微的爱上了他。
  乔苍的出现打破了我的安稳现世,他是一抹惊心动魄的颜色,点亮了我这么多年勾心斗角的恶毒和黑暗之外的世界,让我的心有了不能忽视的波动。
  他让我觉得自己并不肮脏,他的坏他的野,与我的狠我的脏没有任何区别,他比周容深更真实,让我不用自惭形秽胆颤心惊。
  只有躲避,逃得远远的,任时间摧毁这朵生长在夹缝里的畸恋之花,让我的生活回归平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