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2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也不知道为什么想笑,可他就是忍不住,一个劲地笑。笑得正得意的时候,脑袋中传来一阵巨痛,只听到他啊哟了一声,马上变得痛苦起来。
  从彤道:“叫你笑,乐极生悲知道不?”她马上就凑过来,“让我看看?哪里痛了?”
  顾秋拉起从彤的手,“从彤,辛苦了,还要你来照顾我!”
  从彤的手很滑,细嫩得就象婴儿般。被顾秋抓在手中,从彤低下了头,“坐下来嘛,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
  “嗯!”
  从彤依旧不敢抬头,顾秋道,“刚才那里不是有四万多块钱吗?你看够不?”

  “够什么?”
  “提亲啊?”
  从彤霍地站起来,“你就只值这四万块?”
  顾秋说,“我拿不出更多的钱。要不我把自己搭上?”
  从彤这才瞪了他一眼,“在你心里,是不是我家里的人很爱财?”

  顾秋道:“没有啊!我只不过是想名正言顺嘛,免得你妈妈又说你。”
  从彤道:“这钱,你不能动的。虽然说是灰色收入,但你也得好好掂量一下。而且你刚刚当了市委书记的秘书,必须十二分小心。官场上的事情,太诡异了,我可是有些放不下心来。”
  自从上次从政军出事,从彤就对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感到厌烦了。
  那次的确是顾秋帮了忙,要不是顾秋的话,从政军很可能被革职。

  顾秋道:“这事你别担心,南川这水能有多深?人啊,要经得起千锤百炼,才有可能出人投地。”
  从彤就坐下来,双手撑着下巴,“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家人?”
  “你想见我父母吗?”顾秋狡黠地笑了,“我爸说了,要我把老婆儿子一起带回去见他。”
  “去你的!”从彤打了他一下,“世界上有这样的老爸?太坏了!”
  顾秋道:“你知道的,我父母都是下岗工人,家里穷,哪个不想省点钱?”

  从彤看着顾秋,“真的吗?”
  然后她又幽幽地叹了口气,“说实在的,我对你还不是很了解,但我已经被必到这个份上了,也不知道这种做法是对是错。或许我们两个走到今天,也是一种缘份吧!可我又总觉得,对你依然很陌生。你身上有太多的迷,总令人感到高深莫测。你说我怎么放心把自己交给你?”
  从彤道:“说到年龄,你比我还小。真等到你二十五六结婚,我早成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了。所以啊,我心里一直在想,我们两个还是做朋友比较好。你说呢?”
  顾秋一口就应下来,“好啊!不过你放得下那一次吗?”

  从彤想死的心都有了,咬着牙齿,狠狠的掐着顾秋的手臂,“不提那件事,你会死啊!”
  顾秋道:“你可以改变未来,但永远都改变不了历史。”
  “占了便宜还卖乖,你这个流氓!”
  顾秋道:“别生气嘛,我只是想对你负责。”
  从彤撇撇嘴,“有件事情,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顾秋道:“你想问什么?”
  “你喜欢陈燕吗?”
  顾秋愣了下,“为什么这么问?”
  从彤很认真地看着他,“先回答我,喜不喜欢?”
  “她是一个很苦的人,我想你比我更了解她的过去。”
  从彤道:“喜欢一个人,与这些没有太多关系吧?”
  顾秋道:“我只是不希望再看到有人欺负她。”
  “仅此而已吗?”
  顾秋道:“如果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应该想办法让她过得更幸福。”
  “陈燕姐的身世,的确很苦。当初她嫁给李沉浮的时候,很多人都羡慕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唉!真是天意弄人。可这也都怪那个汤洋浑蛋,居然如此丧心病狂。”

  顾秋道:“还有汤立业,他明明知道自己儿子犯了错,却不制止,反而送他去国外避祸。要不是汤洋在国外呆不下去,又跑回安平县的话,李沉浮这辈子也别想报仇。”
  从彤听着这些话,沉默了。
  很多事情,她都不知情,而李沉浮把这些都告诉了顾秋。
  顾秋道:“有些事情,你可能还不够了解。陈燕为什么会住在我那里。在招商办的时候,谢毕升色迷心窍,总是打她的主意,我去他办公室都撞到好几回了。为了李沉浮一家,陈燕根本就不敢说出去。”
  从彤道:“所以你就设计,把谢毕升给搞掉了?”
  顾秋道:“说不上设计,这还得靠他老婆,要不是汤梅醋劲太大,随便换了一个理智点的女人,谢毕升也不会这么惨。”
  从彤道:“所以你这个人才可怕,连这一点都算到了。谢毕升万万没想到,你请他吃饭,居然是个鸿门宴。”
  她就盯着顾秋,“我发现你的心机挺深的,玩不过你。连汤书记都被你搞死了,还有谁是你的对手?”
  顾秋郁闷道:“你错了,真正板倒汤书记的,还是何县长。他只不过想借我的手,我这张嘴,把证据送到杜小马手中。这才是他极力推荐我去调查组的原因。”
  “那他为什么相信你?”
  “因为他无人可用!”
  顾秋叹了口气,“这就是他一个做县长的悲哀,呆了二年,竟然无人可用。还差点害你老爸丢了官职。不过官场上这些大佬们的心思,很难猜的。何县长虽然借助了我,把汤立业扳倒,但是他后来却防着我,不爽,很不爽。”
  “他为什么防着你?”从彤奇怪了,“何县长昨天不是还来看过你了吗?”
  顾秋笑了下,“你想啊,如果他不是防着我,干嘛调到我纪委闲着。他说一句话,纪委还不给他面子?”
  从彤道:“有这么复杂吗?”
  “比这个复杂多了!”顾秋不爽地道:“他们这些人,一个个肚子里很多弯弯曲曲的东西,连说句话都要考虑几十遍,哪一个是省油的灯!”
  从彤道:“可我发现,你比他们更老奸巨猾!”
  顾秋:%¥%……¥%%……
  住了一个星期院,收了五万多块钱的红包。
  从彤靠在沙发上,把包里的钱拿出来,“给!”
  顾秋道:“先放你那里吧!”这些钱,他还没想好怎么处理。五万多块,绝对值自己二三年的工资,难怪有人说要当公务员,只有进入仕途,才有希望。
  一般的公务员,当然不会有这待遇,顾秋是市委杜书记的秘书,前来巴结的人不少。换了平时,他们根本没机会跟顾秋接触,这次顾秋受伤,就是一个机会。
  送的钱虽然不多,能够混个脸熟,他们绝对乐意花这个钱。
  顾秋手里拿着名单,发现很多人他都不认识,大部分连名字都没听说过。
  从彤道:“我才不要,你自己保管吧!”

  顾秋开了句玩笑,“我们家一向都是女人管钱。”
  从彤白了他一眼,“不许胡说八道,谁是你女人了?”
  顾秋笑了起来,“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你就当实习一下吧。”
  从彤将钱扔在桌上,“当市委书记秘书就是好,住七天院就收了五万多块钱红包,想我爸爸那次住院,一个多月,才收了一万多块。”
  顾秋朝从彤那边移了移,靠近从彤,“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从彤一回头,两个人就靠得很近了,四目相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