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2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芳菲突然说了句,“应该还有一个,我记得舞台上好象是六个孩子。”
  还有一个?
  顾秋突然想起刚才一个孩子的话,“她流血了!”
  不好,还有一个受伤的孩子。
  手机的光线太弱,根本看不太远,顾秋又朝里面爬了二三米。用手机照了一遍,根本就没发现那个受伤的孩子。
  两名消防队员,已经体力透支,根本就吃不住了,他们的两腿在打颤,夏芳菲见了,急得大喊,“小顾,要不你先出来,呆会再想办法?”
  顾秋正要转身,突然摸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是道具!
  然后他顺着道具摸过去,湿漉漉的一片。再次用手机一照,擦!血!!!
  手机探过去,果然有一个孩子倒在那里,流了好多血。
  顾秋将她拖出来,发现这孩子的额头受了伤,正流备,“找到了!我找到了!”顾秋兴奋的大喊。
  轰隆——!
  钢梁再次落下,两名消防队员一屁股坐到地上。

  两个人浑身是汗,满脸通红。
  要命的是,他们两人坐下去,这根钢梁完全塌下来不说,又引发了更大的坍塌。
  顾秋只感觉到,头顶上一声巨响,一股灰尘扑面而来。
  顾秋当然不知道,头顶上完全塌了。夏芳菲傻呆呆地愣在那里,整个人都石化了一般。
  两名消防队的同志,就地一滚,狼狈不堪地爬出十来米远。

  又有一群人赶过来,“夏台长,夏台长!”
  夏芳菲完全没有反应,她只是紧张地护着这几个孩子。
  “快!把她们带到安全地带!”
  夏芳菲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刚才那一幕,完全把她吓傻了。钢梁一倒,整个架子完全罩下来。杜书记走过来,“夏芳菲同志,夏芳菲同志!”
  刚才他阻止过夏芳菲,但是夏芳菲还是冒死冲了进去。

  “杜书记,小顾他——小顾他——”
  夏芳菲突然哭了,脑海里全是刚才那排山倒海的汹涌,整个钢架子扑下来,将舞台的一角全部封死。
  “小顾他怎么啦?你好好说!”
  杜书记也急了,刚才那句话,让他心头笼罩着一层阴影。
  小顾,他还这么年轻,二十二岁。刚刚当自己的秘书半个月,他就这样走了?
  夏芳菲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旁边两名消防队员喘着气道:“刚才那位同志,钻到舞台下面去救人,已经被压在下面了,估计——”
  “估计怎么?”杜书记吼了起来,自己的秘书,居然就这样死在这样的豆腐渣工程下,是可忍孰不可忍。
  其中一人道:“整个舞台那边都塌了,估计生还的希望很渺茫。”
  这时,一位副县长跑过来,“杜书记,全部都疏通了,体育馆里的人基本上出来了,现在正在清理坍塌的看台。情况还是比较乐观,除了几十个受伤的,只有五个重伤。”
  “乐观个屁!小顾还在里面呢!”
  杜书记突然发飙,吼了起来,那模样凶得吓人。
  那位副县长被他一吼,当时就哑了,董书记急得挥手,“快,集中力量,全力抢救舞台那边,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小顾和那名小女孩救出来!”

  长宁的县长早不在身边,去了看台那边现场指挥,董书记安慰道:“杜书记,小顾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杜书记气得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这个时候,尽说一些没用的屁话。什么吉人自有天相,好人有好报,有用吗?有用吗?”
  第127章 紧急救援  吊车,县长一声令下,叫来了好几辆吊车。
  体育馆不同于其它的建筑,大部分都是钢结构,玻璃幕墙。按理说,象这样的结构,应该非常结实,可它偏偏就塌了。
  如今之计,只能把压在上面的东西,全部吊开,再查看那些失踪的人员。
  杜书记一直留在现场,火冒三丈,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不是追查责任的时候,要救人,救人!而不是象刚才那位傻B主任说的,领导出来了就好!
  夏芳菲的情绪稳定下来,有人说要送她去医院,她摇摇头,面对发生的这一切,余下的只是心灵的震憾。她亲眼看到顾秋和一个小孩被压在舞台下。
  她一直在祈祷,希望这个小顾不要有事。
  一个人到底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在生死关头,不计较自己的生命,冒死救人?
  记者出身的她,曾经多次在媒体上说这些感人肺腑的话,也曾多次用她撼动人心的语调,来打动更多的人。但是今天她见到的,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尽管她已经当了主持人,副台长,骨子里多少保留着对文字的爱好,但她却发现,自己居然无形用词语来形容这种心情。

  杜书记已经盛怒了,顾不上所有人的劝阻,一定要在现场指挥,他要亲眼看到每一个人安全被救出来。秘书长一脸慎重,他考虑得更多。
  或许这些人的生死,对他来说不是太重要,但是领导心里的意图,绝对压倒一切。
  因此,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杜书记,您就先歇歇,我来指挥吧!”
  他给杜书记点了支烟,杜书记吧嘎吧嘎的抽着,“你通知下去,让所有的救护车在这里等候,一旦有伤员出来,马上送医院。”

  “放心吧,这一切我都安排好了!”李双林在心里叹息,本来长宁县通过这次考核,两位一把手又可以再进一步。下次进市委的机率很大,但突然出了这事,他们的前途就难料罗!
  杜书记的目光,落在夏芳菲身上,“小夏,你怎么还在这里?”
  夏芳菲道:“我没事,我要留下来,记录最关键的一刻。杜书记,小顾的事,能报吗?”
  杜书记没说话,又抽了口烟,目光朝正在忙碌的吊车望去。
  小顾,他还能幸存下来吗?
  广场上那几盏大灯已经打开,照亮了整个体育馆。
  八辆大型吊车,正在忙碌的工作。
  体育馆内的人全部撤离,只有看台上一些人,估计还有被压在下面的,生死未卜。
  如今之计,只能把这些塌下来的钢梁吊开,才能找到这些失踪的人。
  县公丨安丨局上百名丨警丨察,已经将体育馆封锁,一来防止有人围观,给现场救援带来不便;二来也防止一些人乱拍照,传扬出去不好。
  被救援出来的伤员,已经及时送往医院。
  县委一干领导,都站在那里,神色紧张。
  每个人的心,都在砰砰砰砰砰地跳,没有人说话,只有吊车发动机声音和钢材的碰撞声。

  看着一根根钢材被吊起来,一层层玻璃渣子。
  整个体育馆,塌了近四分之一。
  好好的一场晚会,居然弄成这样,怎能不叫人生气?
  杜书记背着双手,不断的来回走动。夏芳菲又出发了,她要拿到第一手资料。
  她是主持人,也是记者。
  现在这事,肯定要经过请示,能不能报道,还是个问题,但是整个救援过程,必须有依据。
  长宁县的人虽然打心里不愿意这事曝光,但也没有办法,因为杜书记在现场,曝不曝光,结果都是一样。现在他们的心里,只是希望不要死太多的人,这样他们的罪过,能轻一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