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6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走到床前,看着田光,他很虚弱,嘴唇干裂,看着我,眼睛眨了眨,想要说什么,我立即说:“马帮一切都好,我都扛着,放心,只要你好了,你一定能接受一个完美的马帮。”
  田光满意的眨了一下眼睛,我笑了起来,说:“光哥,你好好养伤,一切都在我的控制当中。”
  “东马。。。”田光虚弱的蹦出来这两个字,我知道他还在担心马帮,看来,他的心确实都扑在马帮上,连醒来后的第一件事都在担心马帮。
  我说:“飞哥,东马的事情,我在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五天之后,我们就能见到最后的结果了,王胜已经死了,珠宝街的我们也安抚下来了,放心吧。”

  田光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些许满意的笑容,我说:“飞哥,对不起,我不知道。。。”
  “是我大意了,我以为,我可以。。。完全拿捏的住小咪,这次,之后,不会。。。再有这种事了,小咪,我会亲手收拾。。。掉的。”田光虚弱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我说:“光哥,你好好休养,我们马帮还等着你好了,来主持公道,群龙不能无首!”
  田光点了点头,虚弱的闭上眼睛,我就说:“出去吧,不要打扰光哥休息。”
  我说完,就走了出去,我心情很好,光哥醒了,我比什么都高兴,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心中的负罪感消失了。

  “飞哥,田光醒了,对我们并不是一件好事啊。”赵奎认真的说。
  我挥手,我说:“住口,以后不要有那种想法,知道了吗?”
  赵奎的眼神还在抗拒,但是还是点头,说:“知道了飞哥。”
  我高兴的离开医院,突然,我的电话响了,我看着手机,居然是吴彬打来的,我皱起了眉头,有点惊讶,他打电话给我干什么?我接了电话,我说:“吴老板,有事吗?”
  “想谈谈,来边贸街找我吧。”吴彬说。

  我笑了笑,我说:“吴老板,对不起,我现在很忙,没时间。”
  “邵飞,不要跟我来这套,你跟太子现在玩的那么尽心,忙?忙着玩是吗?我找你有正事,不要拒绝我的好意否则,你会后悔的,珠宝街不是你想拿捏就拿捏的,知道了吗?”吴彬说着。
  我看着挂掉的电话,就皱起了眉头,赵奎说:“这个吴彬,狗眼看人低啊。”
  “他们确实有钱,加起来有上千亿的资产,边贸街可是有上百户超级老板,他们确实有资格狗眼看人低。”我说。
  赵奎没有说什么,我跟赵奎下楼,开车去边贸街,一起前往珠宝街的商贸大楼,这里我曾经来过一次,只来过一次,那一次印象深刻,也足以后悔终生,对于珠宝街的好意,我确实不能在拒绝了。

  我们上了楼,找到了吴彬的办公室,敲门了,开门的是吴海,看到我之后,就请我进来,吴彬坐在桌子上,看着文件,没有跟我打招呼,吴海招呼我坐下,让助理给我们倒茶,我看着吴彬,他还是在看文件,我就等着。
  吴海没有说话,房间里很安静,赵奎有点不爽,我也不爽,让我来,又拿着捏着,这是什么意思?妈的,是想跟我摆脸子吗?
  但是我沉心静气的等着,过了十几分钟只有,吴彬把文件签字,随后交给吴海,说:“一分钱不能让,广东人要的货,就得这个价。”
  “知道了,我马上去办。”吴海恭敬的说。

  他说完就出去了,吴彬站起来,走到我对面,坐在沙发上,说:“最近在太子哪里玩的挺好的嘛,赢了不少钱吧?”
  我说:“关你什么事呢?”
  吴彬有点意外,没想到我会语气这么不好,他脸色拉下来,说:“没什么关系,只是想收购你的料子而已,听说,有一块帝王绿的料子,我想要。”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是吴大老板,珠宝街的代理,见过的料子无数,不会惦记着我的料子吧?”

  吴彬很认真的点了一颗烟,说:“玻璃种的料子现在市场都很奇缺,带点色的料子都能上了天价,所以别说是帝王绿了,你的那块料子我看了,我在太子那里看的那块料子,种色都很好,达到了二级以上,我们现在这种料子十分稀缺,虽然你的料子有可能变种,但是,只要价格合适,我还是会收的。”
  我皱起了眉头,帝王绿的料子确实非常的稀缺,手镯都很难见到一只,所以,帝王绿的料子一旦出现,都是商家必须争抢的货品,这块料子我还要赌,赌赢了,我就会留下来,在我自己的店里做镇店之宝,所以,我不想卖。
  我说:“吴老板,我也有自己的店。。。”
  “你的店算什么?刚开业而已,生意不会太好的,那块料子在你的店里,是屈才,把他卖给我们是最合适的,你呢,我看只适合赌石,成品的生意不是你能做的,不适合你,邵飞,有些人天生注定要做某件事,你就是适合赌石,所以就不要在翡翠成品店混了,不好混的。”吴彬苦口婆心的说着。
  我看着他好心的样子,就有点恶心,赵奎很不爽,说:“你看不起谁啊?”
  吴彬抬头看着赵奎,冷笑着说:“邵飞,你信不信,我一个月,就可以让你的店铺倒闭。”
  “你威胁我啊?周会长知道吗?我们之前和解的事情都是假的吗?”我冷酷的说着。
  吴彬弹了一下烟灰,说:“只是忠告,周会长我很敬重,他人老了,主张以和为贵,但是在我看来,对你,对马帮没必要,你们根本不是我们一个档次的,之前我们跟东马的老杂毛达成了合作,这才是跟我们一个等级的,你们马帮,只能说是小孩子过家家,闹着玩而已。”

  我听了之后,握紧了拳头,他看不起我,他不屑的眼神,让我很愤怒,赵奎要动手,但是我拦着赵奎,我说:“吴老板,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不定那天我马帮就走运了。”
  “等你走运的时候在说吧,料子就卖给我吧,价钱好说,我给你面子,总比难为你好。”吴彬冷傲的说着。
  我笑 一下,我说:“你怎么知道,料子一定是我拿?我跟太子在打赌,五天之后,就会约架,我赢了料子才是我的,我输了,料子就是太子的了。”
  日期:2017-08-10 06: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