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6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笑,说:“他是老杂毛的儿子,老杂毛灭了我们马帮,如果我们跟他的儿子是兄弟,那他灭了我们,就是灭了他儿子的兄弟,你觉得他儿子会同意吗?”
  马炮听了,猛然拍了我一下,疼的我后腰都直不起来,我咳嗽了一下,他无所谓的笑着说:“哎呀,我草,我就知道你小子阴险狡诈的,不过我喜欢,今天这么高兴,我们找几个妞来玩玩啊。”
  我笑了起来,我说:“就算我们马帮完了,你他妈的该玩的还是会玩。”
  他说:“妈的,人活着三件事,吃喝嫖赌,要不然,多没意思?”

  我摇了摇头,我说:“玩的开心点。”
  我说完就走了,跟赵奎一起离开了酒吧,站在酒吧外面,赵奎说:“飞哥,去那?”
  我舔了舔嘴唇,我也不知道去那,家我不想回,但是又没有可以去的地方,这个时候,我电话响了,我看着是马欣的电话,我就接了。
  马欣在沉默,这让我感到一丝不安,过了很久,马欣才说:“邵飞,你在说一遍,爸爸的遗嘱是不是把遗产都分给我们姐妹两个?”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是啊,怎么了?”
  “你确定你没有骗我?”马欣声音颤抖着问。
  我听了,就觉得不好了,我说:“马欣,你怎么了?你在那?我们见面谈谈吧。”
  “你不要跟我说那么多,你到底有没有骗我,你就告诉我有,还是没有就行了。”马欣愤怒的问着。

  我听着她有点歇斯里地的声音,就有点害怕,我不知道她会做出来什么傻事,但是我必须要瞒着她,我不知道她找到了什么端倪,但是我还是说:“没有。”
  “那就是他说谎了?”
  我听着马欣的话,就皱起了眉头,突然,电话里传来了一声枪响,吓的我电话都掉在了地上。
  我看着电话,脸色难看,她在做什么?
  马欣在做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感觉不是好事情,我看着地上的电话,电话已经挂掉了,我皱起了眉头,赵奎把电话捡起来,问我:“飞哥,怎么回事?”
  我楞了一会,我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感觉不会是好事情。”
  赵奎脸色有点难看,但是没有在问我什么,我上了车,说:“去马欣家里。”

  赵奎开车带我去马欣的家里,到了马欣的别墅,我在门口等着,等着她回家,但是我一直等,就是看不见他的车回来,我皱起了眉头,马欣到底在干什么?他杀的人又是谁?马欣可能知道遗嘱的事情有问题,那么我就应该想想我骗她的后果,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好相处的女人,所有的柔情似水都建立在自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欲望得到了满足的情况下。
  上一次他发飙,差点要了我的命,这次她发飙,我有点心惊胆寒的,马欣是一个能让人害怕的女人。
  但是现在马帮是非常时期,所以,我不能为了她一个人,而浪费太多的精力,几天后,我就要跟太子决斗,结果很重要,所以,我不能在马欣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我在车上睡了一觉,我还是想等马欣回来,我想跟她谈谈,安抚她,但是到了早上,我问:“回来了没有?”
  赵奎摇头,说:“没看到她的车回来,我也上去敲门了,但是没人,要不他就是没回来,要不就是故意躲着我们。”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去医院。”
  马欣在躲我,她不想见我,不想被我劝阻,不想被我的花言巧语打乱她的计划,她的心情,她铁了心要做一件事,这件事,我知道对我们,甚至对马帮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我们到了医院,我直接去五爷的病房,我看着马玲趴在床头,我拍了几下她都没有醒,我知道她守着很累,很疲倦,我深吸一口气,在这个时候,马玲一直守在五爷的床头,而马欣呢?却在搞事情,孰好孰坏,一眼就看出来了,所以,我现在才知道,五爷是多么的睿智。
  我让赵奎把马玲弄醒,马玲看着我,就有点疲倦的站起来,很颓废,我说:“你该休息了。”
  “我爸爸还没有好,我怎么休息?”马玲不高兴的说。
  马玲是很倔强的人,很难有人能说动固执的她,我说:“现在你必须要休息,让你妹妹来看守他,五爷是你们两个的爸爸,不能只有你一个人看着,你懂吗?”
  “我一个就够了,我没问题的,我要看着我爸爸醒过来。”马玲坚持的说着。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我要解除马欣的职务,她现在在做很危险的事情,有人死了,我不知道死的是谁,她也在躲着我,不跟我谈,她现在是马帮一个重大的威胁,在你爸爸病重的时候,她没有来看着你爸爸,而是在为争权夺势做动作,五爷不把公司交给她,是对的,但是,你要看着她一步步的走向成功吗?你要看着你爸爸的心血落到她手上吗?”

  “我不在乎,她想要给她好了。”马玲愤怒的说。
  我摇头,我说:“五爷在乎,你也必须回去,换马欣过来,我只有用这个办法,来压制她,现在我很忙,我在为马帮下一盘大棋,我没有办法分心,所以,不要给我再添乱了,我一个人扛着,很累很累,好吗?”
  我说完就过来摸着马玲的银发,她扑倒我怀里,搂着我,说:“谢谢你邵飞,我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就搂着她出去,她很虚弱,我感觉走路都有点飘,她应该休息了,我去医院换了药,之后就去公司,我召集所有的股东,马帮的一帮人,在公司里等着。
  我坐在总锅头的那个位置上,我并没有感觉到多大的兴奋感,而是压力,感觉被压的喘不过来气,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位置有什么好坐的。
  我看着他们一个个的进来,都坐在办公椅上,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沉重,虽然现在内忧外患占时的都被压制下来,但是我们都清楚,我们的麻烦很大,两个龙头都不在,我们没有方向。
  我说:“三叔,你带人先去木姐,马炮你也去。”
  “江湖事江湖斗我是没意见,但是这次约架,太子会不会遵守约定,是个很难说的,我们不能把期望寄托给东马的人。”阿福憨厚的说着。
  我点点头,我说:“我看人很准,这盘棋,如果输了,我也有后手,所以不用担心,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赢。”
  阿福点头,说:“总锅头不在,二锅头管事,我们都听你的。”

  所有人都点头,没有意见,这个时候,我看门开了,马欣走了进来,她带着眼睛,但是并不是为了办公,而是为了掩盖眼睛里的血丝,但是我还是从那透明的眼镜片里,看到了哭泣过的痕迹。
  我看着她穿着制服,很精神,像是要大干一场一样,我就说:“你姐姐累到了,需要你去接替他,看守五爷。”
  刚刚坐下来的马欣,立马看着我,眼神有一丝质疑,愤怒,憎恨,但是都没有表现出来,我心里知道,现在就算她恨我,我也不能让她继续在公司里进行下去,否则,我一旦离开马帮,那么他在公司里会做什么事情很难说。
  所以,我必须要把她支配走,不管她恨不恨我。
  我说:“不愿意啊?你姐姐都已经看守了多久?她倒下来,难道你不应该接替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