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6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里很好奇,很想知道太子有什么能力,把我在他的店里赢的一个亿给赢回去,我看着眼前的阵仗,就拿着电话给四眼打电话。
  电话打了很久,四眼都没有接电话,我就挂了电话,这个时候马帮的人都到了,马炮嚣张的带着人,从街道里走出来,来到我面前,他挖了挖鼻孔,说:“这些穿白衣服的黑鬼挡着不让你进去?”
  “喂,你说话注意点,我们还是皮肤黑,但是不是黑鬼啊。”马六愤怒的说。
  我笑了笑,马炮也笑了起来,使劲的拍手,说:“还他妈的不承认,给我打。”
  他说完,身后的人就扑上去了,跟马六他们打了起来,马炮走到马六面前,抓着他的头发,疼的马六嗷嗷叫,但是马六没有求饶,直接被马炮给轰到垃圾堆里,然后不停的赏他巴掌。
  我看着门口的混乱,我知道太子这次没有带多少人来,主要的精力也不是打架,我没有理会门口的混乱,走进了夜总会,进去之后,我有点错觉的感觉,看到夜总会里面歌舞升平,甚至有点疯狂。
  男男女女都在跳舞,赵奎也很奇怪,我们相互看了一眼,就朝着前台去,我在前台看到了太子还有四眼,他们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像是在玩牌。
  我走到太子面前,他看着我,笑的很开心,而四眼,满头都是汗,我看着桌子上放着一把枪,太子把面前的牌给揭开,说:“九点。。。”

  四眼浑身都是,额头上的冷汗直冒,他看着我,咽了口唾沫,说:“飞哥。。。”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太子,你在玩什么?”
  “这是老的勃朗宁左轮枪,我爸爸送我的,枪里面有五颗子丨弹丨,我们玩谁的点大谁就赢,输输了,就拿着枪开枪打自己一枪,不想死,就拿一千万来卖命。”太子平淡的说着。
  我看着桌子上的纸条,都是欠款,已经写了三张了,我知道四眼输了不少钱,太子爷是用赌的方式赢回来,但是他赌的有点刺激跟疯狂,赌的是命,直接赌命,真的是个厉害的主。
  我拍了一把四眼,他站起来之后,我就坐下来了,我说:“我跟你赌。”
  太子笑了一下,说:“可以,翻牌。。。”
  我把牌翻开,只有一点,太子笑了起来,说:“赌石你可以靠你的眼力,但是赌牌,纯属靠运气。”

  我没有废话,写了一张签单,我说:“我发牌。”
  太子没有多说,把牌给我,我直接丢了一张过去,但是牌面却是向上的,太子皱起了眉头,只有五点,我说:“既然是比点数,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的了,你不介意吧?”
  我说完,就把牌面翻过来,我没有看,但是从他的脸上露出来愤怒的表情,我就知道我比他大,我低下头,看了一眼,是六点,我说:“我的运气也不差,刚好压你一点。”
  他拿着欠条给我,我说:“不,我不要钱,毕竟我那么有钱,我只要命,拿枪,给自己一枪吧。”
  “你。。。”太子有点愤怒的说着。
  我说:“你怕啊?你又没有跟我说,一定可以拿钱买命?所以我只要命不要钱也没什么不可以。”
  “是啊,太子爷,你运气这么好,一枪肯定死不了的,顶多打你个脑残啊。”马炮嚣张的说着,说完就过来拍着太子的肩膀,被太子一把给推开了。
  我们两个嚣张的看着太子,现在就是看他是要命,还是要面子的时候了,我说:“请吧。”
  太子看着枪,身后的人都要过来,马六直接把枪给拿起来了,说:“太子,我帮你。。。”
  太子一把将枪夺下来,放在太阳穴上,我看着他凶悍的眼神,就有点诧异,这个太子真的不是一般人,浑人浑的厉害啊,不过我很紧张,我当然不想太子死,他死在我的店里,那么我的麻烦就大了,但是我不可能去拦着他的,看他的运气吧。
  “啪嗒。。。”
  一声清脆的响声,我们所有人都被这不经意间的响动吓了一跳,我看着太子急促的呼吸,他也紧张,额头上冒了汗,然后慢慢的把枪放下来,枪里面有五颗子丨弹丨,如果接下来谁输,输的命就没了。
  我把牌交给太子,我说:“该你发牌了。”
  太子冷笑了起来,抬着头,狠狠的说:“邵飞,绝路是你自己铺垫的。”

  他说着,就把一张牌放在我的面前,我直接给跳开了,我心惊肉跳的看着牌,那一瞬间,呼吸似乎都凝固了,当牌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紧紧捏了一把汗,是一张十,当看到这张牌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呼了起来。
  “我草,大兄弟,你的运气就是好啊,十点,太子爷,我给你买棺材,你喜欢什么车,我都烧给你,女人也不会少你的。”马炮嚣张的说着。
  太子看着我面前的牌,脸色差的很,头上的汗直冒,我笑了起来,说:“太子,为了我们的约架,欠款我收下了。”
  我主动给太子一个台阶下,我当然不想太子死,他现在死了对我没有任何好处,他看着我,说:“好,这一块钱还给你,代表我太子一个承诺,不过,这个承诺,我会在六天之后赢回来的,邵飞,你够意思。”
  他说完,就灰溜溜的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就笑了一下,四眼说:“飞哥,对不起,我没用。”

  “不是你没用,而是你的气势不如他,人就是这个样子,运气总是在你意气风华的时候好,你看看你,像是一个霜打的茄子,你的运气怎么可能会好呢?好好的打起精神。”我拍着四眼的肩膀说。
  我看着四眼犹豫的眼神,就说:“你想你女儿了?我会联系柱子的,让你去见一见你的女儿。”
  四眼听了,就点头,说:“谢谢飞哥,我去做事了。”
  四眼说着就走了,马炮看着他的背影,就呸了一口,说:“妈的,这小子,能做大哥不做,非要去做小弟,他女儿在美国那么好,担心个毛啊。”
  我摆摆手,要了一瓶啤酒,递给马炮,他喝了一口,我说:“人各有志,有的人天生混这条路的,有的人,天生只能做小弟,你把他捧到高位,就是你的损失。”
  马炮说:“我他妈的天生的就是做鸭的,你给我找几个富婆,你老婆有没有妹妹啊?”
  我翻了白眼,不想跟马炮废话,我说:“你看太子这个人怎么样?”
  “妈的,够种,那是枪啊,我是不敢往自己脑门上打的,这小子,居然直接就开枪了,不过运气也是够好啊,要是一枪下去子丨弹丨打出来了,脑袋就成烫花了,那时候就好看咯。”马炮幸灾乐祸的说着。
  我笑了笑,我说:“如果我们跟他拜把子怎么样?”
  马炮听了,没反应过来,问我:“我们不是仇人吗?”
  我笑了笑,说:“刘关张之前不也是仇人?最后不还是成了兄弟?这个世界上,那有绝对的仇人啊,只要臭味相投,也没有不可能的事情,说不定,我们不打不相识呢?”
  马炮撇撇嘴,说:“这倒是可以,不过你小子无利不起早的,你肯定有事的,说,是不是好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