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5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着,就继续挑石头,因为是第一次赌这种场口的料子,所以我显得很谨慎,把皮壳看的很认真,张奇突然拿起来一块料子给我看,说:“飞哥,这块料子,你看,里面的肉质是红色的,是不是红翡啊?”
  我看着他拿的料子,我仔细看了一下,谁就就丢了,我说:“那不是红色的肉质,那他妈是槟榔水。”
  张奇很不解,我就知道他不懂,这块料子有个裂口,里面的肉质透着红色,但是这不是里面的肉质,而是槟榔水,?槟榔水是缅甸玉石界的一句术语.在翡翠块体的裂隙中,有一种脉状充填物质.颜色揭色,似嚼碎了的槟榔液体,因而称作槟榔水.槟榔水是二次风化的交待残余,是牛血雾、黑雾的异变.它的穿透力强,能跑皮也能人里,对块体的底章和颜色有污染和侵蚀作用.危害性大,对下赌不利。

  皮壳上的槟榔水与铁锈色很相似,但两者的颜色截然不同,铁锈色面积大,一般不入里,对块体没有危害性,而红色铁锈多的料子,一半都会出好货,所以不懂的人一看这个料子有这种颜色立马就动心了,但是其实不是的,这种料子是废料。
  张奇看我把料子给丢了,就继续扒拉料子,我看着被扒开的料子,就开始找,找了一会,找到一块其貌不扬的料子,料子挺大,有二十多公斤,我本来不想赌大料子的,但是这块料子还可以,虽然其貌不扬,但是皮壳的表现挺好。
  张奇看着料子,就说:“飞哥,我虽然不是很懂料子,但是这块料子也没戏啊,你看,皮壳上的黑点很多啊,飞哥,你不是说过,皮壳是什么样子,里面就很有可能就是什么样子嘛?这块料子黑点这么多,里面说不定能开出来一块斑点狗来。”
  我听着就笑了,如果能开出来一头斑点狗,那还真是世界奇闻了,我看着料子,伸手摸着皮壳,皮壳上确实有很多斑点,这种斑点,我们赌石的人叫做癞子。
  癞点是一种块体上的小黑点,大多生长在绿色的中心部位。因同癣相似,又都是皮壳上的毛病,常被人们误认为是癣。癞点与癣有共同之处,它们自身都是黑色,并具有亲绿性.但癣是黑蓝色,癞是黑绿色.癣透明的少.癞点透明的多.癣为随意形,癞为小圆点。癣可以不依附绿色,而癞点则靠绿生.癞随绿走,这是它们的不同之处。

  不要小看有癞点的料子,赌赢了癞子比什么都强,癞点儿都附靠在绿上,像膏药一类的块体松花或成浸染状的分布。
  癞点透光性好的.说明吃绿不多,进入不深,可以磨掉,对绿的损害不大。
  若透光性差,又与绿色混生,很难磨尽.对绿色的使用和价依都有严重影响。
  常见老种石有癞点.因此,皮壳上有癫点的赌石.赌涨的希望较大,正像人们所说的“癞点生高绿”,所以,这块料子有癞点,我反而比较高兴。
  我拿着手电打灯,看到的一片还是黄雾,看来,想要看到里面肉质的情况,还是得先把皮给刷掉,这块料子的癞点不少,表现还可以,从灯光上看,癞点下面有绿色,可以赌。
  但是我不想阴沟里翻船,所以跟张奇说:“翻过来看看。”
  张奇把料子翻过来,我一看,就皱眉头了,妈的,为什么背面像是被火烤过一样?
  等待这个过程,是一种折磨人的,无限的幻想在脑海里犹如海市蜃楼一样浮现,那种想象的过程才是美好的,兴奋的,刺激的,直到最后料子开出来之后,你所有的幻想才会停止,在没有完全切开之前,你是没有办法停止幻想的。
  三十多分钟的等待犹如过眼云烟一样,刀片停止了转动,张奇打开盖子,看着被一切两半的料子,他跟赵奎一人捧出来一半,然后用水洗干净,随后他惊喜的大叫了一声:“飞哥快来看,这一半没有癞点,真的没有,非常干净,我草,真他妈漂亮的高冰飘花的料子啊,这个色,真他妈好看。”

  我听着张奇的话就走过去,把料子捧起来,看着切割面,很光滑,非常的透,这个绿色带着点飘花,没有一点杂质,非常好看,我打灯看了一眼,非常透,水头好,光泽度好,如果抛光好一点的话,可以到玻璃种。
  我又把另外一半拿过来,看了一下,里面的切割面也没有癞点,但是背面有癞点,我不知道这个癞点长进来多少,所以,没办法估价。
  “料子怎么样了?”太子问道。
  我笑了笑,说:“这一半,四对镯子不是问题,边角料可以打八副牌子,边角料零零总总加起来,五千万不是问题,我在你的店里可是赢了足足一亿啊。”
  太子有点惊讶,也有点羡慕,但是他却鼓掌,说:“赌石,你很牛,我服,但是,这不代表你彻底赢了我,邵飞,有来有往,我也会让你服气的。”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很得意,我没想到,居然赢了一亿,这是个意外的惊喜,但是其实对比起那块帝王绿,我觉得还是帝王绿比较刺激,想到这两块料子,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开那块帝王绿了,不过好东西总是要等到最后才能品尝,等我彻底的赢了太子再说。
  “邵飞,料子你多少钱出手?”吴海问。
  我笑了笑,说:“这块一千万,你要就拿去吧。”
  我把癞点的料子交给他,但是他没有接,说:“你真的一点诚意都没有,我之前买这块料子,就是看中料子还有一大半没有切,想要把癞点赌掉,但是,你都已经切开了,这块癞点的料子又少了三分之二的机会,你在一千万卖,不可能了。”

  “不要?哼,想要我还不给你了,张奇,把料子收起来。”我不爽的说着。
  吴海很无奈,拎起来公文包,就对我说:“邵飞,我希望我们还是朋友,过去的误会就是误会,你让我给你和解的机会,我给你了,也希望你能给我和解的机会,我相信,我们很适合做朋友。”
  “哼,等你认清了那只野鸡的真面目再说。”我冷酷的说着。
  他瞪着我,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没有说出来,直接拎着公文包就走了,我笑了笑,其实,我也很想跟吴海做朋友,但是他跟小咪在一起,我就没办法跟他做朋友,我看着他的背影,有点唏嘘,妈的,真的是成也小咪,败也小咪。
  吴海走了之后,我走到太子面前,我伸出手,说:“谢谢,我赢了。”

  太子伸出手,跟我握手,很大方,直接把王静拉过来,推到我面前,王静被推了个踉跄,倒在我怀里,她抬头看着我,很不甘心,一张脸上满是愤怒又无奈的神色,太子说:“邵飞,你很厉害,我喜欢你的自信,能力,跟我很像,我们都是做大事的真男人,但是一山不容二虎,你我,只能有一个人做瑞丽马帮的老大,瑞丽也只能有一个马帮,那个人只能是我。”
  我笑了笑,说:“拭目以待。”
  “这个一亿,你怎么赢走的,我会怎么赢回来,你放心等着好了。”太子嚣张的说着。
  我笑了笑,直接搂着王静离开,她有点抗拒,但是我看着身后站着的上百个人,我说:“你想他们陪你一起睡吗?”
  王静瞪着我,推开我之后,说:“我自己会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