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0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过了多久,卫生间房门打开,巫雁行却没有走出来,而是在里面开口说:“萧、萧先生,我刚冲了一下,没有可换的衣服,请问我……我可不可以穿上浴袍?”
  萧晋意外极了,他没想到一顿鞭子的效果居然会这么好,眉毛挑了一下,反问道:“你叫我什么?”
  卫生间里安静片刻,女人又问:“你会把画还给我吗?”
  萧晋不答,却随手就将桌子上的画轴丢了过去。
  这一次,巫雁行沉默了很长时间,才低低的开口:“我可以穿上浴袍吗?主……主人!”
  萧晋无声的笑起来:“当然可以。”
  不一会儿,裹着浴袍的巫雁行走出来,捡起地上的画轴,用袖子轻轻擦拭起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

  萧晋注意到,她湿漉漉的头顶上,依然还戴着猫耳发卡。
  或许,这个女人潜意识里的自己一直都没有长大,还停留在十四岁那个豆蔻年华。
  这样想着,他起身走回床边拿起之前丢下的药瓶,命令道:“过来,趴下。”
  巫雁行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他会对自己这么好,诧异的望着他,满脸不知所措。
  “咋的?”萧晋翻个白眼,不耐道,“必须得抽着你才行,是吗?”
  巫雁行赶紧走到床前,趴上去,手伸到腹下解开浴袍带子,然后将下摆慢慢的拉到腰间。

  美丽的满月上布满了血痕,又红又肿,与周边的雪白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或许是因为心态发生了转变的缘故,萧晋竟有些不可思议,不明白自己之前是怎么能狠下心对着如此美好的事物辣手摧花的。
  冰凉的药膏抹在细嫩的肌肤上,巫雁行身体本能的僵硬起来,但随着萧晋轻柔的涂抹,又一点点的放松,直到完全放下戒备,连紧紧并拢的双腿都微微打开了一些。
  风景极美,以至于萧晋不得不移开目光,用说话来转移注意力。
  “这医馆是你独资开办的吗?”
  “是的。”巫雁行点头。
  “那你觉得它现在值多少钱?”萧晋又问。
  说到这个,巫雁行的脸上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骄傲的神色来。“如果单论医馆的价值,顶多也就几百万的样子,不值钱,因为它最主要的价值体现不在它,而在于我……啊!”
  满月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一声娇呼,紧接着就听萧晋不屑道:“尾巴都摘了,这咋还总想着往上翘呢?要不要我再给你塞进去一条?箱子里可还有一条狗尾巴呢!”

  巫雁行有点委屈,摇摇头不吭声了。
  “干脆点儿,”萧晋又道,“你就说算上你之后,这医馆值多少钱吧!”
  “这没法算,我的医术是无价的。”巫雁行语气生硬道。
  “懂点儿救人的技术,瞧把你给嘚瑟的。”萧晋撇撇嘴,说,“医术确实无价,可一旦拿来赚钱,它就有价了。要全世界都像你这样想,那些科技公司不都不可能买卖了?毕竟人家科学家的才智也是无价的啊!
  既然是开门做生意,那这生意里的一切就都是有价的,包括你的医术在内,懂吗?”
  巫雁行还真不大懂商业上的事情,但觉得他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想了想,就迟疑着说:“我……我不知道该怎么给自己的医术估价。”
  萧晋吧嗒下嘴,说:“那你告诉我你医馆去年的年利润是多少。”

  巫雁行仔细回忆了一下,不好意思道:“我记不大清楚了,好像是一百万出头的样子。”
  “什么?”萧晋瞪大了眼,“来找你看病的人非富即贵,听说你收的诊金也不低,每天也都预约不断,而且这里不止你一个大夫,怎么可能一年才只赚一百万?”
  “一百万很少吗?”巫雁行一脸茫然,“我觉得已经不错了呀,前几年连百万都到不了,顶多八九十万的样子。”
  萧晋眯眼瞅瞅她,说:“医馆收支财务方面的事情,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懂,而且从来都没有管过?”

  “每天都那么忙,我哪有时间去操心钱的事啊?”巫雁行的口气中带着笑意,似乎是觉得萧晋问这种问题很蠢。
  萧晋当然听得出来,抬手就往红肿的满月上又抽了一把,然后在女人的痛呼声中丢下药瓶,说:“后面已经抹完了,前面的你自己来吧!”
  巫雁行放下浴袍衣摆,支起上身,回头看着已经坐回桌旁点烟的萧晋,心中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隐隐失落。
  拿起身边的药瓶,她拔出塞子闻了闻,问:“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玉颜金肌霜’吧?!”
  萧晋点头,她就又惋惜道:“这么好的养颜品,却被用来当伤药使,太可惜了。”
  “你以现在这个年纪还能拥有如此美貌,驻颜心得肯定不是泛泛,至于还心疼一瓶小小的药膏么?”萧晋好笑的问。
  巫雁行闻言叹息一声,盖上药瓶塞子,下床走到梳妆台前,将一个精美首饰盒里的几件首饰拿出来,然后仔细的把瓶子放进去,这才幽幽的开口说:“我巫家的医术,传承自家祖于百年前得到的一本名为《毒经》的医书。
  因此,我们为人治病,多是走以毒攻毒的路子,我的所谓‘驻颜心得’,自然也不例外。
  人们常言:是药还三分毒呢,更何况本身就是毒物?”
  顿了顿,她抬起手臂,轻抚白皙如瓷一般的肌肤,微微苦涩一笑,接着说道:“你根本想象不到,我为了强行留住这些都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十五年后,这世界上应该就不会再有我的存在了。”
  “怪不得我总觉得你一副久病缠身的样子,感情你一直都在用毒物自残啊!”萧晋蹙眉冷笑,“有驻颜功效的毒物,我也了解一些,其中没有一种是善类,你还能再坚持十五年,医术可以说是非常的高明了。”
  巫雁行淡淡摇了摇头,“如果是以前有人这么跟我说,我会接受,但在萧先生面前谈什么高明,就太可笑了。”

  萧晋眯起眼看她,不说话。
  她呆了一呆,随即反应过来,便表情微冷道:“经过刚才的事情,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在那个方面有着独特的癖好,你发现了这一点,并能给予我不小的愉悦,所以在之前那种特定的氛围之下,以一个卑微的身份称呼你为‘主人’,不过是游戏的需要罢了。
  虽然当时我是心甘情愿且有感而发,但它并不能代表在正常的环境之下,我依然还是臣服于你的奴仆。”
  “不是奴仆,”萧晋示意了一下她的头顶,说,“是猫咪。”
  巫雁行伸手一摸,脸色就红了红,摘下那个猫耳发卡放到一边。
  “我现在开始有点喜欢刚刚那个一边惨呼一边流水的巫雁行了。”萧晋站起身走到女人的身前,伸手拨拉了一下她浴袍的衣领,笑着说,“明明是我在揍你,是我在羞辱你,被你那么一说,倒像是我在伺候你一样。
  我累了一身汗,什么都没得到,而你却获得了二十年都未曾品尝过的欢愉,怎么想,这买卖都亏得很啊!”
  日期:2017-08-10 06: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