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0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巫雁行站着不动,他就眼睛一眯,声音微冷道:“怎么,需要我帮你?”
  “不……不用!”巫雁行转身就走。
  “站住!你去哪儿?”
  “去洗手间。”
  “不用,就在这儿换。”
  巫雁行娇躯一颤,用乞求的目光看向他,得到的却是冷漠回应:“快点,别浪费我的时间!”
  可怜的巫大神医无奈,只能将怀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低着头用颤抖不已的双手开始褪下长衫。
  如果说,之前她所有的美丽都来自绝色容颜的话,那么,当她将所有的外衣全都褪去时,“美丽”这两个字就显得苍白无力了许多。
  艺术品!上帝的杰作!

  看着近乎全果的美人儿,萧晋的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有人说,颜值和内涵同等重要,因为颜值决定了旁人愿不愿意花时间去了解你的内涵,而你的内涵又决定了他人会不会一票否决掉你的颜值。
  这是一句很有道理的话,但放在巫雁行的身上,却有些不适用了。
  她的美已经超越了任何内在,别说只是目中无人,就算真的心肠歹毒如蛇蝎,依然能够轻易令人怦然心动。
  这是个天生就应该祸国殃民的女人,不过,幸或不幸的是,她拥有高明的医术。这避免了她成为男人玩物的悲惨,却也为她心灵的扭曲和自大提供了物质和精神保障。
  特别是当她塞尾巴蹙起蛾眉的那一瞬间,萧晋甚至下意识的想要上前帮她抚平眉心的皱纹。好在他对美女的阅历足够丰富,才勉强抵挡住了诱惑。
  不知过了多久,巫雁行终于戴好了口球和眼罩,最后正要摸索着去拿手铐时,萧晋站起身,说:“这个我帮你。”
  巫雁行愣了愣,缩回手环抱在胸前,像是很冷的样子。

  拿起特制手铐,萧晋走到她的身后,随手捋了一下毛茸茸的尾巴。
  人在看不见的时候,所有的感知都会被放大,包括恐惧和羞耻。尾巴的一点轻微晃动,竟引发了巫雁行身体一阵战栗,腿一软便要摔倒。
  萧晋拥住她,嘴巴贴着她的耳朵轻声问:“喜欢么?”
  巫雁行后背靠在他的怀里,娇躯颤抖个不停,却仍然在片刻后摇了摇头。
  “看来,这种程度对你来说,还是太小意思了。”
  淡淡说着,萧晋将她的两条手臂拉到背后,拷紧,然后用力一推,她整个人便栽倒在床上。
  巫雁行发出一声闷哼,刚要试图挣扎着起身,猛然间就从满月上传来一阵剧痛。
  “虽然我对于字母圈一无所知,”萧晋冰冷的声音响起,“但依我的理解,逗猫棒应该属于调情和奖励的范畴,考虑到你现在还是一只敢对主人龇牙的小野猫,我认为第一次还是先使用藤鞭更合适一些。”
  话音未落,他手臂抡圆了,足足有八根藤条的鞭子就带着风声狠狠落了下去。
  这一打,他就没有再停手,直到满月变得通红,巫雁行的声音变成呜咽,才丢掉鞭子,坐在椅子上喘粗气。

  “你妹的,真不明白这有什么快感可言,”端起茶壶猛灌一通,他扯着领子说,“老子光累就累的啥都不想干了。”
  回答他的只有巫雁行的哭声。
  听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有点于心不忍,他走回去将手铐解开,又摘下她的眼罩和口球,把人翻过来,刚打算说点不痛不痒的话,一看女人的表情,顿时就傻了眼。
  只见巫雁行发丝被汗水黏在脸上,嘴角到下巴上全是晶莹的口水,因为之前戴着眼罩的缘故,眼泪流不出来,眼眶又红又肿。
  看上去很惨的样子,可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痛苦的神色,瞳孔微微放大,目光飘忽,虽然还挂着眼泪,却有一种仿佛快乐到极点的痴醉。

  不会有错了,这要是还不能证明她是个M,这世界上就不会有字母圈了。尼玛!难道老子以后想要控制她,每次还得先抽她一顿?这特么也太膈应了,老子又不是施虐狂。
  萧晋心里正这样郁闷的想着,巫雁行的瞳孔渐渐有了一些焦距,看清他近在咫尺的脸,愣怔片刻,忽然小蛮腰一扭一挺,就趴在了他的身上,然后低头便用力的吻住了他的嘴巴,同时双手也开始去撕扯他的衣服。
  萧晋发了一会儿懵,想起她刚刚满下巴都是口水的样子,顿时一阵恶心,抬手就将她给推到了一边。
  “滚开!”

  巫雁行茫然片刻,眼睛眨巴眨巴,终于一点点恢复了清明,原本充血一样的俏脸瞬间变得苍白如纸,眼泪也无声的再次落下。
  萧晋能看得出来,这一次她是真的伤心了。
  叹息一声,他伸手去扯巫雁行,却没想到女人一巴掌将他拍开,怒道:“别碰我!”
  “嘿!卸磨就杀驴也没你这么快的吧?!”萧晋苦笑着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丢过去,下床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说道:“里面是我亲手调配的伤药,既然不想我碰你,那就自己往后丘上涂吧!”
  巫雁行没有去拿药瓶,而是抬头用毫无情绪的眼神看着萧晋,说:“你是个好色之徒,而且无女不欢。”
  萧晋眉头微挑,点头:“是这样的,有什么问题吗?”
  巫雁行表情不变:“你认为我长得不够好看?”
  “笑话,在我目前短短的二十多年人生里,所见过的女人中,比你还好看的绝不会超过两个。”

  “所以,你拒绝我,是嫌我脏,对不对?”
  萧晋目瞪口呆,仔细瞅瞅一脸要杀人表情的巫雁行,便哭笑不得道:“我去!闹了半天,就是因为这个?
  话说,老子又是逼你舔鞋面,又是扒光了拿鞭子抽你,你都甘之如饴;刚才只是没有如你所愿的上你,你的自尊心反倒冒出来了,这……老子特么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巫大神医,你要不要这么变态啊?”

  对于他的吐槽,巫雁行不为所动,只是坚持道:“回答我的问题。”
  萧晋无奈的拍拍额头,说:“当然是嫌你脏啦!老子也是学医的,也有洁癖的好不好?你他娘的汗水眼泪鼻涕口水糊了一脸,想想就恶心,老子没有当场吐出来,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知道吗?”
  听到萧晋承认是嫌自己脏时,巫雁行的表情就是一厉,神色阴森的像是要吃人,可当他的话说完,这女人却呆了一下,紧接着俏脸就再次涨得通红,从床上跳下来,捂着脸就跑。
  瞅着女人晃荡着毛茸茸的尾巴消失在卫生间门口,萧晋的三观都差点儿被刷新。同时,他也算是看明白了,巫雁行就是一个非常复杂和矛盾的女人。
  她狂妄、傲慢、自高、自大,却又胆小、自惭、敏感、自卑。
  她的性格太极端了,十四岁时爱陆翰学爱的太深,以至于怨恨没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反倒越来越浓烈,再加上倾城容颜和精湛医术所带来的追捧,才形成了如今这种扭曲到极点的人格。
  就像之前萧晋所说的那样,她能接受光着腚膀被人拿鞭子抽,能接受用舌头清洁鞋面,却不能接受被人嫌弃和看不起。

  听上去匪夷所思,细细一想,却可悲可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