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0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你就把它像神像一样挂在堂屋的正墙上?”萧晋不可思议的摇摇头,感慨道:“你果然已经心理变态到没救了。”
  “这是我的事情,与你……”
  巫雁行本来想说“与你无关”,但看看萧晋手里的皮鞭,临时将最后两个字给咽了回去。她不是怕疼,而是怕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跟我姐的事情谈的怎么样?”萧晋似乎没有听出来,走到桌旁茶壶晃了晃,发现里面有水,就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坐下边抿边问。
  “已经谈妥,明天我就会去省城找谢书记。”巫雁行回答道。

  “嗯,”萧晋点点头,嘴角一翘,将手上的画轴放在桌子上,又似笑非笑的问:“那这件事,算是你自愿的呢?还是为我做的第二件事?”
  巫雁行眼中再次燃起怒火,沉声道:“萧先生,你应该知道,如果你言而无信的话,所谓三件事的承诺就会自动解除!”
  “所以我才问你是不是自愿的啊!如果你的答案是否定的,那就当是在履行对我的第二个承诺好喽!”萧晋非常大度的说着,手指却一下一下的点着画轴。
  巫雁行感觉那每一下都像是敲在了自己心上一样,敲的她心惊肉跳。
  “萧晋,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来威胁一个女人,你不觉得这样太失身分了吗?”
  “不觉得,”萧晋毫不犹豫的摇头道,“老子就是一普通人儿,从来都没什么身份,不像巫大夫您,是治病救人的活菩萨,是高高在上可以随便玩弄下层百姓的特权贵族……
  咦?说起来,老子这就是逆袭啊!俺本来就是个不入流的下里巴人,用点儿上不了台面的手段,也情有可原,不是么?”
  巫雁行闻言,心里就长长的叹了口气。果然,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自己的狂妄和自大。
  “帮助贾女士,是……是我自愿的。我欠你的承诺,依然还剩两件。”
  “是嘛!”萧晋满意的笑起来,“巫大夫胸怀宽广,急公好义,乐于助人,实在令人钦佩!”
  巫雁行强忍着扑上去拼命的冲动,咬牙问:“可以把画还给我了吗?”
  “当然不可以!”萧晋一脸“你当我傻吗”的表情,“这么好的‘画质’在手,要不把它的价值榨的一干二净,老子不就成棒槌了吗?”
  “你……”巫雁行目呲欲裂,“萧晋,你、你别欺人太甚!”
  “我就欺你太甚了,你能把我怎么滴?”萧晋贱贱的张开手臂,摇晃着说,“来呀!打我呀!或者,只要你有那个本事,玷污我都行!”
  “我……我跟你拼了!”巫雁行再忍不住,大喊一声,就冲了过去。
  萧晋老神在在的坐在那儿,随意的挥舞着手里的流苏皮鞭,就像是在赶苍蝇一般,只听啪啪啪……一阵脆响,女人的发髻就散了,长衫的盘扣全都断裂,前襟大敞,雪一样白的刺眼的肌肤上也多了几道血痕,分外醒目。

  啪!
  又是狠狠的一鞭子抽在大腿根部,巫雁行终于承受不住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屈辱,跪坐在地,捂着脸嘤嘤啜泣起来。
  “喂!这就停下,真的好吗?”萧晋翘着二郎腿,用脚尖勾起女人的下巴,冷笑着说,“你应该还没到吧?中途停止虽然不像那些忽悠傻子的小huang文里说的那样对身体有害,但也肯定会不舒服的呀!”
  “求……求你!”巫雁行泪流满面,楚楚可怜的望着他说,“我知道错了,我不该仗着医术和地位目中无人,不该派人跟踪和冒犯您,我愿意接受惩罚,只求您不要再这样羞辱我了,好不好?求您了!”
  要不都说颜值高的人生就相当于开挂呢!清醒冷静如萧晋,在明知道这个女人是受虐狂、明知道她内心其实是喜欢被羞辱的情况下,看着她这副梨花带雨的俏模样,还是忍不住下意识的答应她的请求。
  好在他的心肠还足够硬,所以巫雁行得到的回答是:“你确定希望我不要再羞辱你?”
  巫雁行咬着嘴唇用力点头。
  “那好,我们来做个测试。”萧晋起身走到梳妆台前,将那个快递箱里的东西全都倒在巫雁行的身前,邪笑着说:“这些玩具,不用我向你介绍了吧?!自己挑几样,咱们一起玩一会儿。
  如果游戏结束的时候,你依然还是如此确定,那我就向你保证,非但再也不会羞辱你,还会像对待一名中医界的同仁一样给予你应有的尊重。”

  巫雁行呆住,低头看着那些光是形状就能令人脸红心跳的“玩具”,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眼中满满的都是犹豫和挣扎。
  “萧先生……”她还想试图说些什么,却被一鞭子抽在了肩头。
  “快选!”萧晋冷冷地说,“要不然,就由我替你选?”
  巫雁行见事情已经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不由痛苦的闭上眼深吸口气,慢慢的伸出手去。

  不出所料,她选择的第一样东西是猫耳朵,只不过不知是害怕还是渴望,手颤抖的厉害,就像是那毛茸茸的发卡带着电一样。
  萧晋嘴角微翘,不说话,安静的看着她一件又一件的挑选。
  猫耳,尾巴,眼罩,手铐,项圈,接着拿起那捆绳子犹豫片刻又放回去,指尖划过几个带着珠链的粉色小夹子,最终又选择了一根羽毛棒和一枚口球。
  “巫大夫,我觉得我应该向你说声抱歉。”看着双手捧着一堆东西的巫雁行,萧晋笑的特别贼,“抛开你某些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和心理扭曲不谈,但就人品而言,你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个少有的实在人。”

  巫雁行没听懂,满脸不解。
  指指她怀里的那些东西,萧晋接着道:“我只是让你挑几样,并没有规定具体的数目,没想到你竟然一口气就选了这么多,除了实在和讲究之外,我真想不出别的形容词来,而且,我发现这非常的符合传统意义上的贵族精神。因此,请容许我对你说声对不起!”
  俏脸本就红的像是快要滴出血来的女人闻言,登时就羞愤欲死,恨不得挖条地缝钻进去,永远都不要出来。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制止住想要丢下几件的巫雁行,萧晋走上前,从她的怀里把猫耳朵发卡拿出来,然后帮她戴上,左右看看,笑着说:“果然,对于绝美的颜值来说,年龄从来都不是问题,三十多岁的你戴上这个,依然也能够可爱到爆棚。”
  巫雁行的脸色已经红的不能更红了,她只能低着头,努力不让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接着,萧晋又抽出她手里的羽毛棒,在她的脸上轻扫两下,接着道:“工具里面有藤鞭、有响鞭,我的手里还拿着流苏鞭,但你却偏偏选了一根逗猫棒,再配合上猫耳和猫尾,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在游戏中,你更喜欢扮演猫咪的角色,并希望我逗你,而不是打你?”
  巫雁行本能的否认:“不、不是,我……”

  “不是?”萧晋笑着打断,“那就是希望被我揍喽!”
  巫雁行赶紧用力摇头:“我……我……”
  萧晋看着她笑,不说话,但她“我”了半天,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好了,游戏开始,把东西换上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