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2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玉露顿时警觉起来,大声道:“怎么?原来是冒充的律师……啊,我明白了,你肯定是为了陆涛的遗产来的……”
  陆思岳的反应跟母亲正好相反,他一听这个男人原来是陆涛的哥哥,换句话说也就是自己的哥哥,顿时就激动起来,惊讶道:“你……既然你是……是他哥哥,那天为什么……为什么跑掉了?”
  陆战林说道:“我跑掉是因为阿涛那时候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当时你已经报警了,我不想让丨警丨察看见我……”

  周玉露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把将儿子拉到自己身边,吃惊道:“蒙蒙,你……你是在那个地方见到他的?”
  陆战林说道:“原来你的小名叫蒙蒙啊,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了,现在可以跟我说实话了吧?”
  陆思岳瞥了一眼母亲,说道:“我确实什么都没有看见……你是不是想知道谁杀了我哥哥?”
  陆战林说道:“是啊,难道你知道?”
  陆思岳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听涛哥当时喊过一个人的名字……”
  陆战林急忙问道:“谁……是不是孙维林……”
  陆思岳惊讶道:“你怎么知道?就是这个名字……”
  陆战林的双手的十个指头伸缩着,发出咯咯的响声,看的周玉露颤巍巍的不敢出声,好一阵才问道:“你……你今天骗……骗我们出来就是为了……为了这件事?”
  陆战林醒悟过来,盯着周玉露仔细打量了几眼,说道:“不错,我就是想确定一下自己的猜测,现在已经得到答案了……”

  说完,坐在那里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看的周玉露心里直发毛,颤声道:“那我们……我们可以走了吧?”
  陆战林缓和了脸色,盯着周玉露说道:“怎么?难道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周玉露说道:“你……你不是陆涛的同父异母哥哥吗?”
  陆战林脸上一副挑衅的神情,说道:“我的真实名字叫陆战林……”

  说完,观察着周玉露的反应,可奇怪的是,女人虽然看上去有点紧张,但并没有发出尖叫,跟他预想的效果差远了,忍不住有点纳闷,甚至有点失望。
  不过,效果不一会儿就出现了,只见周玉露一脸疑惑地盯着陆战林注视了一会儿,嘴里念叨着陆战林陆战林几个字,随即一只手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一双眼睛睁的圆溜溜的,一眨不眨地盯着陆战林,酥胸一阵剧烈的起伏,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陆思岳显然注意到了母亲的惊恐的反应,一脸狐疑地看看陆战林,又看看周玉露,露出迷茫身的神情,似乎不明白母亲为什么突然被吓成了这副模样。
  陆战林似乎满意了,翘起二郎腿,端起茶杯吹了几口,惬意地喝了一口茶,说道:“这么说,你终于想起我是谁了,不过,你也不用害怕,我不会无缘无故杀人……”
  周玉露把儿子抱在怀里,好像生怕他受到伤害似的,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好大的……胆子……丨警丨察到处……到处抓你呢……”
  陆战林一副不屑地说道:“这还用你说?你放心,他们可想不到我会和一个美女大摇大摆地在一家茶楼喝茶……”
  说着,瞥了一眼陆思岳,说道:“这孩子命大,胆子也不小,将来肯定有出息……”
  这句话如果是换做其他人说的,周玉露自然会高兴,可出自陆战林的嘴,那感觉截然不同,心想,他所谓的有出息该不会是说将来儿子也会像他这样无法无天吧?
  不过,儿子的胆子确实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跟他的年龄也极不相符,现在看来,他应该早就认出陆战林了,但居然没有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假如换做其他的小孩,恐怕在楼下就被吓哭了。
  “你……你还有什么事?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周玉露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离开这个杀人魔王。
  可奇怪的是,一向不喜欢跟女人纠缠的陆战林今天似乎挺有兴致,似乎也一点不担心自己的危险,说道:“急什么,既然来了就随便聊聊,不管怎么说,你儿子跟我……有血缘关系呢,难道你还担心我会伤害他?”

  周玉露见陆战林好像对自己母子确实没有恶意,稍稍松弛了一下神经,问道:“你……你想聊什么?”
  陆战林说道:“我从电话里就能听出来,你是多么渴望见到我这个律师,你说说,你以为我会跟你谈什么事情?”
  周玉露这时哪里还有心思讨论陆涛遗嘱的问题,颤声道:“我……我只是想……想知道陆涛对……对蒙蒙有没留下什么……什么话,毕竟,他对蒙蒙……很……”
  陆战林见周玉露战战兢兢的样子,似乎感到很扫兴,打断她说道:“你何必吞吞吐吐的,不就是想分点阿涛的遗产吗?有话直说好了……
  不过,阿涛可来不及留下什么话,毕竟,他死的太突然了,在他这个年龄可不会留下什么遗嘱,并且他母亲和妹妹都活的好好的,阿涛的遗产怎么也轮不到你儿子啊。
  不过,你要是仅仅为了钱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你听我的安排,将来得到的钱恐怕比套的全部遗产还要多好几倍呢……”
  一旦提起遗嘱这个话题,周玉露似乎也忘记害怕了,疑惑道:“你……你什么意思?我……我不明白……”
  陆战林凑近周玉露小声道:“我对你的情况有点了解,你自己身边不就守着一个财神爷吗?干嘛要舍近求远呢……”
  周玉露也不是傻瓜,马上就明白陆战林嘴里的财神爷自然是指的陆鸣,刚刚松弛的神经马上又紧张起来,惊惧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真的要走了……”说着,就想站起身来。
  陆战林脸一板,说道:“我没有让你走,你出得了这扇门吗?”
  周玉露腿一软,刚刚离开椅子的屁股又落了下来,带着哭腔说道:“我……我不要陆涛的遗嘱了……你……你放我们走吧……我不会……不会跟任何提这件事……”
  陆战林恼火道:“我又不要你的命,你干嘛吓成这样?难道跟我说几句话就会死吗?”
  只听陆思岳忽然说道:“妈,他是涛哥的哥哥,你别害怕,你就听听他说什么……”
  陆战林一脸惊讶地盯着陆思岳说道:“看看,你还不如一个孩子呢,就这么点胆子,也敢出来争遗产?”
  周玉露忽然意识到,陆战林虽然是个罪犯,但从亲情关系上来说,儿子跟他也是兄弟关系,总不至于来算计自己,听他话里的意思,难道他有意帮自己争遗产?
  不过,这个念头在她脑子里也只是一闪而过,她毕竟当过丨警丨察,明白陆战林可不是普通的罪犯,自己只要跟他粘上一点关系,后果不堪设想。
  日期:2017-08-21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