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117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我有疑心,但是一路上我也没有说什么,客随主便嘛,我们太事了的话反而显得不好。爬过将近十余个楼梯后,我们拐进了一个走廊里,前面是死的,应该是到头了,这里的格局和刚才走过的主楼里的走廊没有什么两样,地毯和吊灯都是一样的,只不过这边的光线有些暗,仔细一瞅原来是有两个吊灯坏掉了。带领我们的服务生走到左手第一个门前礼貌相待道:“我们到了,这就是叶先生您的房间,这是钥匙。”

  我怔怔地接过一串钥匙回应道:“好,有劳了。”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如果您有别的需要,可以直接拨打房间内的电话,到时会有服务生过来伺候您。”还没等我再问话,这个服务生便溜得没影了。
  条子忍不住啐了一口道:“跑这么快,赶着投胎啊!”
  不过很快,我们的注意力便落在今晚即将入住的房间上,条子不由地皱眉打量着四周道:“大飞哥小飞哥,我怎么感觉有点别扭呢?”

  啪嗒一声,走廊上面的吊灯突然全部灭了。
  “窝草,怎么黑了!”由于事发突然,我们所有人都惊慌了,条子还忍不住地爆了句粗口。
  “小飞,你要小心!”不管发生什么紧急事情,飞哥注视的焦点永远都在我身上。
  “飞哥,我没事,大家小心一点。”我的话刚说完,走廊上面的吊灯又亮了,只不过经这么一折腾,吊灯又坏了两盏,刚才还亮堂的走廊变得昏暗了许多,其中最里面那盏吊灯一闪一闪的,说实在的有点吓人。
  条子胆战心惊地盯着四周道:“不会是鬼屋吧?”

  王权和潘子他们也警惕性地注视着四周,生怕出现什么意外,甘源倒是非常适应现在的环境,一脸轻松道:“条子哥,你想多了,世间上哪有什么鬼屋。”
  大约过了一分钟,我们确认完这里没有问题,暂时不会出现什么危险。不过我也猜出了个大概,这次的住宿安排应该是赵家人有意给我们下绊子,十有八九是那个赵松干的,像赵阔那种身份的人才懒得跟我这种小人物计较。
  “行了,我们先看房间吧。”飞哥也看出了个大概,懒得理会赵松的恶作剧,直接命令道。
  这个死胡同走廊里一共有五个房间,但刚才那名服务生只给了我们三把钥匙,也就是说我们能入住的只有其中三个,我先将第一个房间打开,扑面而来的是一阵腐朽的酸味,应该是许久不住人的缘故,格局和酒店的总统套房差不多,两个套间,里面是卧室,家Ju陈设看起来倒是挺新,而且库单被罩也是这两天才换的,应该是赵家人为了准备这次家主继任大会提前打扫过了,浴室很大,设备齐全,洗漱用品应有尽有,而且还有浴缸,我特意开了一下浴室的水龙头,里面有水,万一赵松给我整一间没水的房间,那可就瞎了,总体来说,我们可以入住。

  随后我们又看了其他两个房间,整体格局和前面那个一模一样,果然有一个房间里的浴室阀门是坏掉的,根本就不出水,最后我们七个入住了其中两个设备完好前后相挨着的房间,为了以防赵松再耍花招,我住的是靠里那间,飞哥和我一起睡卧室,而甘源和周霖睡在外面的沙发上,而另外那个房间自然而然睡的是条子,王权和潘子。
  安排好人员入住的问题以后,我们又特意熟悉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从楼梯那爬上来以后拐进来,只有我们这边一条走廊,我真怀疑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不是个小阁楼,不过令我特别好奇的是,我们入住的三个房间内的所有窗户全部被人封住了,而且走廊里的尽头按理来说也是有窗户的,却也是被人强行订上了一层厚厚的木板,我越发怀疑这些被封住的窗户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
  另外那俩房间我们也留心看了一眼,虽然我们没有钥匙,但是从外表来看,应该是我们的房间格局差不太多,不过最里面那间就不用看了,门上直接挂着储物间的牌子,本想进去看一眼,但也是上了锁的。
  “没办法了,进不去了。”我站在储物间门口叹息道。
  像储物间这种公共房间竟然也上了锁,那就不得不让人心生怀疑了,如果能进去一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甘源瞧见我触霉头的样子弱弱地说道:“小飞哥,其实这锁……我能打开。”
  窝草,既然你能打开怎么不早说?条子也忍不住地骂了甘源两句道:“你丫的有这本事还藏着掖着,没见大飞哥小飞哥急成什么样了吗?”

  甘源尴尬地挠挠后脑勺愧疚道:“像这种手艺随随便便说出来会让人误会的,之前就有人把我当成入室盗窃的强盗了。”
  “行了,别废话了,赶紧开吧!”条子才懒得听他解释,连忙催促道。
  这会我才知道甘源他们家上面三代都是配钥匙的,只不过到他这代断了这买卖,他不喜欢做这行,但甘源却从老一辈那继承到了这手艺。
  随后,甘源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细长的铁丝戳进仓库间的锁孔里,有模有样地戳来戳去。条子忍不住调侃他道:“你小子行啊,随身携带着家伙什儿,这样能不被人误会吗?”
  “习惯,纯属习惯。”甘源嘿嘿傻乐道。
  “不要闹了,集中注意力。”我淡淡地说道,此时我已经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了储物间的锁头上。
  “是!”

  可能是长久不开锁手法生疏了,甘源竟然花了一分多钟才将锁头打开。不管怎样,仓库间的门能被打开是好事,我们所有人像是吃蜜果一样兴奋道:“打开了,打开了。”
  打开门后的第一感觉还是那腐朽的酸味,比我们住的房间要浓厚多了。不出我们所料,储物间里黑漆漆一片,屋内所有的窗户应该也是被封上了,打开房间内的灯以后,一看果然是如此。储物间占地没有其他三个房间大,而且屋内随意陈放了许多杂物,尤其是许多木头板最为显眼,而窗户被封用的就是木头板,应该是之前用过剩下的,这里竟然还有锤子钳子等工Ju。
  我站在窗户旁边一边检查被钉住的木板一边叫道:“潘子,拿一把钳子给我。”
  这里的窗户虽然被钉得密不透风,但是木板不是很厚,稍借用下工Ju,很容易把木板弄下来,为了弄明白透过这些被钉住的窗户可以看到什么,我决定卸下一块木板来一探究竟。还好我小时候在老家没少捣鼓过这些玩意,没两下就拔下七八颗钉子,当然我卸木板的时候也没让条子他们闲着,让他们分两租将我们住的房间内的窗户木板也卸下一个小角来。
  终于,一道明亮的光线射进来,剌得我眼睛都有些睁不开,我欣喜地叫道:“飞哥,打开了,打开了!”
  王权和潘子,条子和周霖分别去弄另外两个房间了,我这边有飞哥和甘源帮忙打下手。飞哥连忙走过来问道:“看到了什么了?”
  甘源也跟着凑来过道:“我也看看,我也看看。”

  “唉窝草,我们的事有谱了!”
  飞哥和甘源都一脸懵逼地看着我,与此同时,条子和周霖也一脸兴奋地冲到我们的房间,条子和我一样,脸上抑制不住地流露出喜悦的感情,条子先一步冲到我们面前道:“大飞哥,小飞哥,你们猜我们看到什么了?”
  这会飞哥和周霖还没来得及往外看,所以压根就不知道我们在乐什么。“到底看到什么了,这么开心?”飞哥表示对我们一脸无语,自己专门扒着刚才我撬开的木板缝往外看去。
  “天助我们,这里就是后山的三清殿?”飞哥也和我们一样,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一个欣喜地弧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