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116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爸,快救救我,他们要对我动家法,爸,我不想死!”这下赵松也真的害怕了,见到赵阔以后苦苦哀求救命,看样子赵家执法堂对赵家子孙来说绝对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出息!”赵阔瞪了一眼赵松后,又对赵松身边的两个执法堂的兄弟喝道:“我命令你们,赶紧放了我儿子!”
  其中一个看押赵松的执法堂的兄弟一脸愧疚道:“家主,非常抱歉,赵松少爷触犯了赵家家规,身为赵家执法堂一员,理应将他带回去按家规处置。”
  “你,你们。”赵阔被气得气不打一处来,咬牙看向赵枫道:“你当真要将此事做到绝地?”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好奇了一下,难道赵家家主没有资格和权利干涉执法堂的事情吗?看执法堂的兄弟们的反应,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难怪上次熊哥说赵枫现在在赵家的位置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果他真有心,和赵阔在赵家人的地位并驾齐驱也不是难事。
  赵枫摆摆手示意执法堂的两名兄弟放人,赵松这才一脸慌张的跑回赵阔身后一个劲儿的求安慰,而赵阔也在不停地询问赵松的情况,我忍不住朝那边翻了个白眼,瞅你那点出息。
  赵松人虽然是放了,但是他触犯赵家家规也是既定的事实,看在家主赵阔的面子上,赵枫已经网开一面不带赵松回执法堂处置,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赵枫又道:“二叔你看,松弟我已经放了,但这事毕竟因他挑唆而起,你看怎么办?”
  赵阔冷哼一句道:“我儿子的秉性我最清楚,他绝不是那种恶意挑唆之人,你去审问别人吧!”

  我日你妹,赵阔你瞎眼了啊,不是你儿子挑事还能是谁?
  不愧是亲父子啊,赵松一听连忙不要脸的顺着赵阔的话往上爬一口咬定道:“对,我赵松不是那种恶意挑唆之人,是他,都是他找事!”
  特么赵松竟然将矛头指向了我!
  “对对对,就是他,是他先挑事动手的,我们才不得已还了手!”特么没想到伍强那个老东西也跟着赵松将矛头指向我,不仅是伍强,现场还有一些趁势抱赵家大腿的观客们也跟着附和道:“是他先挑事的,我们都可以作证。”
  这,本想还想反驳的我现在已经无力反驳,一张嘴怎么可能挡得住十张嘴。
  赵阔见此情况也颇有些得意道:“看到了没有,挑事者在这里,赵堂主你还不赶紧将他抓起来。”

  没想到赵枫一来,事情竟然发展到这种地步,完全出乎了赵枫的预料,看得出在众人的压力之下,他也是左右为难。
  熊哥也想替我解围,但又不好把话说得太明,只能站在赵阔的角度上替他着想道:“家主,熊某也想多说一句。”
  赵阔对待熊哥的态度恭恭敬敬,现场恐怕没有一个人能享受得此待遇,笑呵呵道:“熊老大请讲。”
  “我认为此事能够善了最后,毕竟家主继任大会才是大事,现场宾客众多,一旦出现什么丑闻,很有可能对家主的名声造成不利的影响,我想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赵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熊老大所说的也不无道理,真是丢人,竟然让一堆老鼠屎搅坏了我的大事,赵枫,你身为赵家执法堂的堂主,维护赵家名声也是你的重责,你最好掂量着办!”
  看样子赵阔是打算放过我了,如若真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但是这个赵松之前在入燕京的高速口上早已与我产生过节,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一直央求赵阔一定不要轻饶我。
  赵阔顿时一脸不悦道:“松儿,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好了,不要再说了,这事就先听赵堂主的,等家主继承大会结束再说。”然后赵阔又看向我一顿恐吓道:“今天算你小子走运,都散了吧!”
  呵呵,我只能是一阵冷笑。
  最后这事以赵枫提出的等家主继承大会结束后再解决而收场,而赵松临走之前还恶狠狠地剜了我一眼,我也懒得搭理他。待众人完全散去后,只有伍强留了下来,他看我的眼神似乎掺杂了一丝别样的感觉,一时之间我也说不上来,总之很别扭。不过伍强在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扔下一句话让我的心不由得揪了一下:“看不出来你小子够可以的,竟然还能勾搭上熊老大,呵呵呵。”
  难不成刚才伍强看出来熊哥是在为我说话?有那么明显吗?
  待伍强走远以后,飞哥轻声在我耳边道:“伍强这个人深藏不露,看样子这次来这别有居心,我们今后行动的时候一定要多留个心眼。”

  我点点头回应道。
  就在刚刚伍强和熊哥碰面的时候,我已经留心观察过,这俩人全程就是零交流,看样子之前因为刘元背叛熊哥那事闹掰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伍强这次来参加赵家家主大会的主要目的是代替熊哥在赵阔身边的位置。熊哥之所以能在北方这片站稳脚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与赵家关系匪浅,而赵家是名门望族,权大势大有钱,一般人都惹不起。
  随后我们跟着赵家人安排的服务生去我们住的房间,一进城堡里,到处摆放的是欧式陈设和西方油画,这会我们才知道人济城堡的高调与奢华远不止它的外表那样简单。
  “卧槽,6翻了!”条子惊叹地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忍不住羡慕道:“什么时候我条子也能拥有这么一座巨大的城堡,哎。”

  我倒是没有那种想要拥有它的心情,但是我被赵家人的底蕴惊叹到了,听飞哥介绍到,我们一路走过看到墙上悬挂的油画有很多出自大家之手,有的甚至已经是绝笔之作,哎,有钱人啊,难怪带领我们的服务生一直对我们翻白眼,我估计他都比我有钱。
  不过我们已经在城堡里兜转了十几分钟了,刚才还路过了其他宾客所住的房间,天真的我还以为我们也住在那里,没想到自作多情了,人家说我们的房间还得往里面走。
  条子兴奋地说道:“难不成让我们住比刚才那些人还要好的房间?”
  刚才我们路过其他宾客住的房间的时候,特意往里面扫了一眼,那房间的格局比总统套房还要奢华,每一间都附带着喝酒吧台和游泳池,有的甚至还带着娱乐设施,像健身器材啊,台球桌啊,牌桌啊等等,不过很少,估计只有贵宾才有机会入住。不过城堡里有专门供人玩乐的娱乐场所,其他宾客若是想玩可以直接去。

  又走了七八分钟,我们终于到了,不过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呢,因为刚才路过其他宾客房间以后,我们又穿过了一个架空的玻璃栈道,当时我还特意看了一眼,两侧都是透明的彩色雕画的大玻璃,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穿过这里以后,我们应该是到达城堡的副楼里,这也太远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