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2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25 22:24:41
  (正文)
  事实上驱逐舰数量太少和金顽固地坚持每艘航母巡航时各配备一群护卫舰艇—这两点尼米兹也认可—是“黄蜂”号沉没和“萨拉托加”号受伤的主要原因。美国舰队司令部在1943年秘密战斗经验通报中承认诺伊斯的“驱逐舰太少”,同时批评他没有让它们发挥出最大效能。这种不足在舰队改变航向时显得尤为突出,此时驱逐舰为了恢复相对阵位不得不加速冲刺,一旦速度加快就会削弱水声探测效能导致反潜效率下降。护航驱逐舰指挥官罗伯特托宾上校在1943年2月解释说,“为了保证无论航母如何机动都能得到足够的保护,护卫舰艇应该将它团团围住,而且各艘驱逐舰始终要处在正确位置。如果按3600米的半径计算,至少需要10-12艘驱逐舰,具体数量取决于当时的水声条件”。但一直到1943年年底,每艘航母配备4-7艘驱逐舰一直是美国海军的标准做法。1944年1月之后,财大气粗的美国人就可以让单艘航母享受14-16艘护卫驱逐舰的奢侈待遇了。

  10月9日,哈尔西对“黄蜂”号遭袭沉没事件一针见血地指出,“在所罗门群岛把航母长期作为掩护部队部署在固定地理位置活动”违反了“最重要的兵家原则”。原则是啥哈尔西没说,老酒认为应该是忽略了航母强大的攻击性和机动性。“所有指挥官务必认识到,将航母束缚在受限区域或固定地点的守势运用必将招致灾难”,“我们在这些作战中没有受到更大损失实在是幸运到了极点”。海军陆战队的观点则有点可笑,“海军航母损失或暂时无法活动产生了一个积极影响,原本得不到运用的海军飞机和飞行员纷纷涌入亨德森机场,”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司令罗斯罗威尔中将打趣说,“正因为损失了那么多航母,瓜达尔卡纳尔岛得救了”—老酒认为这话跟放屁几乎没啥区别。

  由于近藤和南云已经北撤,加之随后两天天公作美,海面上乌云翻滚大雨如注,日军拉包尔的陆基飞机无法出动,9月18日—“血岭之战”后第四天,特纳运输船队安全驶抵瓜岛。范德的老部队—骁勇善战的陆战七团重回一师怀抱。这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部队是范德手中的王牌,甚至比陆战一团更加出色。大批增援部队及卡车、重型工程设备、武器弹药的到来使范德自海军撤退以来第一次感到有把握掌控瓜岛的局势。不但兄弟们有吃的了,范德可控的兵力已增至10个陆战步兵营(陆战二团一营已从图拉吉移驻瓜岛)、1个突击营、1个守备营,这些陆战部队还可以随时得到4个炮兵营、1个坦克营的火力支援。仙人掌航空队的常备兵力达到了60架。除了军舰,该有的东西范德几乎全有了。至此陆战一师在瓜岛牢牢站稳了脚跟,日军已完全丧失了战役的主动权。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持这样的观点。《纽约时报》军事记者汉森鲍德温告诉范德,华盛顿对瓜岛的局势很不放心,在他的顶头上司、戈姆利中将的南太平洋司令部里尤其如此。范德对此忿忿不平,他“既不能理解、也不能宽恕这种态度”。很明显他们之前的行动已将日本人打了个措手不及,截收到的敌军电报表明,“日本最高指挥层在某种场合已经陷入了混乱”。
  “那么,你是不是准备坚守这个桥头堡呢?”鲍德温问,“你打算继续呆在这儿吗?”
  “他妈的当然,干吗不呢!?”气愤让范德失去了惯有的儒雅和冷静。
  事实证明,像《纽约时报》这种报纸的记者肯定是见过大世面的,鲍德温的话绝非空穴来风。9月20日,珍珠港迎来了一位来自华盛顿的大人物—陆军副参谋长、航空兵司令阿诺德中将。阿诺德此行的身份非常特殊,他是作为参谋长联席会议的特别代表前来前线现场考察,为华盛顿的下一步决策提供依据。前往机场迎接的是夏威夷陆军司令埃蒙斯中将,他之前刚刚从南太平洋回来。两大战区掌门人麦克阿瑟和戈姆利告诉埃蒙斯,他们不相信仅凭范德的陆战一师就能守住瓜岛。虽然他们顶住了日军的两轮进攻,但那不过是小打小闹的局部战斗。倘若日第十七军全军压上,瓜岛危矣!埃蒙斯赞同他们的上述看法,并将上述意见告诉了阿诺德。

  针对阿诺德关于瓜岛战局的询问,尼米兹表达了与上述三人截然相反的看法。他指出,日军为夺回瓜岛已集结了它的主要力量,而盟军在人员、舰艇,特别是损失战机的补充上远比敌人要快得多。我方实力雄厚,后劲十足,假如陆战一师能够再坚守一段时间,形势肯定会发生有利于盟军的变化。
  两种意见截然相反,阿诺德自然不便当场表态。他只是告诉尼米兹,欧洲战场形势万分危急,俄国人正在咬牙支撑,英国人也早已精疲力竭。丘吉尔多次向美英参谋长联席会议施加压力,不同意美国人抽调过多兵力争夺南太平洋上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岛。罗斯福总统处于左右为难的尴尬境地。阿诺德答应回到华盛顿之后,尽量说服参谋长联席会议做出支援瓜岛的决定,前提是陆战一师必须守住瓜岛,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从上述交谈可以看出,崇尚进攻的阿诺德本人是赞成据守瓜岛的。

  瓜岛之战已经打了近两个月,尼米兹觉得确实到了自己亲往战场视察的时候了。到那里去不但可以看到最真实的情况,还能顺便给范德和他的弟兄们授授勋、打打气—其实作为南太平洋战区的第一负责人戈姆利中将更应该去。尼米兹敦请特派员能和他一同走一趟。最后他告诉阿诺德:“陆战一师决不会让华盛顿失望的!”
  9月25日,两人乘“科罗纳多”水上飞机离开珍珠港前往南太平洋。同行的有海军陆战队高级参谋奥马尔法伊弗上校、通信参谋雷德曼上校、航空兵参谋奥夫斯蒂中校、油料和油船专家威廉卡拉汉中校及尼米兹的副官拉马尔上尉等人—人家拉马尔已经从中尉晋升上尉了。
  出发之前,尼米兹向西南太平洋战区发去电报,邀请麦克阿瑟到努美阿“共商战是”。老麦连罗斯福和顶头上司马歇尔都不放在眼里,对潜在竞争对手的邀请自然不会轻易前往。他以攻为守地复电说,邀请尼米兹到布里斯班与他会晤。理由是新几内亚战事吃紧,他本人一刻都不能离开—这话说的似乎人家尼米兹整天闲着没事干似的。尼米兹自然不会带戈姆利跑那么远,双方斡旋的结果是麦克阿瑟派参谋长萨瑟兰少将、航空兵司令约翰肯尼少将等人作为代表到努美阿参会。

  在太平洋战争过程中,尼米兹乘机出行时常出事,这次自然也不例外。航途中“科罗纳多”水上飞机的一个引擎轴承烧坏了,尼米兹一行不得不在坎顿岛上过夜,等待珍珠港另派新飞机来。在岛上,尼米兹邂逅了老朋友、刚从南太平洋回来准备到华盛顿履新的麦凯恩少将。1906年在菲律宾,两人曾在“帕纳伊”号炮艇上短期共事。面相显老的麦凯恩仅比尼米兹大一岁,但是看上去似乎要大十多岁。针对尼米兹提出的问题,麦凯恩认为只要有足够数量的战斗机阻止敌军的连续轰炸,瓜岛是完全能够守得住的。

  9月28日,尼米兹一行抵达努美阿。他发现前来迎接的戈姆利中将面容憔悴,一脸焦虑。由于没有空调,设在“亚尔古尼”号上的司令部闷热得像蒸笼一般。瓜岛开战以来,戈姆利很少离开这里。尼米兹纳闷戈姆利为什么不在岸上设置更为舒适、宽敞的司令部。后来得知是法国殖民当局不愿提供方便,戈姆利也未坚持提出这种要求。
  会议从下午16时30分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20时才结束。参会的除尼米兹、戈姆利外,还有阿诺德和助手圣克莱尔斯特里特准将,代表西南太平洋战区的萨瑟兰少将和肯尼少将,特纳少将、南太平洋战区陆军司令米勒德哈蒙少将等。德韦特佩克上校和法伊弗上校作为海军陆战队的代表出席了会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