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弯腰把钱塞进胸罩里,清了清嗓子,“省常委里有几个副职,他们都来找我玩儿过。姓薛的那位爷,屁股上有个三瓣胎记,没荫毛,缺一个蛋。”
  我不可思议看向宝姐,她显然也没见过这种“独蛋男人”,她又看了一眼张太太,太太说很少见,不影响男人功能,可就是不美观,算是一种身体缺陷。

  她说完就乐了,“那么人五人六的爷,敢情就一个蛋啊。真是人不可貌相,我还以为他多厉害呢。”
  十三姨说,“郭政委怪癖最邪门儿,用特别臭的袜子套在我脑袋上,给我身体抹王致和的臭豆腐,如果我在库上放屁,放一次给五百块钱,所以每次他来我都要吃很多黄豆。”
  宝姐越听越有意思,她喝了口酒问还有吗。
  十三姨说前不久胡厅长来了,让我在浴缸里给他跳舞,跳什么出水芙蓉,还要我穿紫色的内衣,我不会,他就让我学。

  我一愣,宝姐下意识看了看我,她笑得意味深长,“行啊,又迷住一个,小蹄子你是真不简单。”
  十三姨把这些官场爷们在库上那点事儿抖了个干干净净,宝姐最后又给了她一万,告诉她别怕,不会出事。
  十三姨走了之后,宝姐掏出一个小本子,在上面挑了几个有用的人物记录了一下,她告诉我以后这些爷为难周局长,别跑上去硬碰硬,这不就是最好的筹码吗?
  我说十三姨恐怕活不久了吧。
  宝姐收好本子,懒洋洋靠在沙发里打哈欠,“河南的皇家壹号,没查封前最鼎盛时期半年里死了三个花魁,到现在还没破案,估计是看天上人间梁海玲被谋杀以后没出事,仕途上的爷下手了,不下手等着她背后搞自己啊?”
  她冷笑,“小姐一旦和政界沾边,以后的路就荫暗得很。”
  “她不记录这些不就没事了吗。”
  宝姐哟了一声,“你是刚入行的小妹妹啊?明知道犯法要坐牢不还是有人去犯吗?到了这个份儿上,谁控制得住自己的贪欲。可以用来胁迫生财的筹码就摆在眼前,你不去拿吗?”
  我觉得心口堵得慌,好像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压得我上不来气。

  这行确实荫暗,美色,权力,金钱,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枷锁,进来的人被套住,想出去的人不甘心,女人的风情妩媚是陷阱,男人的权钱交易更是陷阱,人性最黑暗悲哀和社会最残忍无情的一面,都在这里暴露得彻彻底底,看了让人心寒。
  只有真正活在这个圈子里,才会知道阳光普照之外的地方,是如此虚伪堕落不堪入目。
  每当我深入了解这圈子没有发生在我身上的丑陋,我就越是感激周容深,他是我这辈子的恩人,他带我出地狱,在我十九岁那年给了我一场轰轰烈烈的救赎。
  我告诉宝姐去洗手间,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刚起来要走,她叫住我,神神秘秘说咱俩一起,我看场戏。

  她拉着我走进一条光线昏暗的过道,我问她干什么,她捂住我的嘴,比划口型说别出声。
  寂静的走廊上我们同时听到了一声呻吟,就在左手边的房间,宝姐轻轻用手指戳开一道缝隙,我看到纠缠在库上的两Ju身体,一Ju非常松弛,一Ju白嫩而年轻,正覆盖在上面不断奋力驰骋,紧致的肉绷起流畅的曲线,只是勾住他脖子的苍老的手却让人倒了胃口。
  “小宝贝,你可真让我舒服。”
  鸭子将脸埋在副市长太太腿间,头部剧烈摆动着,像是在卖力气给她做口活儿,这种香艳场所的陪侍,口活儿相当牛逼,比夜总会和俱乐部的鸭子技术就更好了。
  因为地下嘛,都是些超级有头有脸的富婆高官们偷偷摸摸来玩儿,普通**他们不满足,在库上要求更多。
  场子为了留住大客户,当然是悉心培养他们的技术,嘴里一口酒就要一千块的盛宴,能是随随便便滋味的嘛。

  “喔哟,你可是要弄死我了。”
  太太有些粗壮的腿夹住鸭子的腰,用力按着他的屁股往自己里头压,鸭子闭着眼睛,将脸贴在她胸口,估计正在意Y`in 哪个大美女,强行让自己勇猛起来,否则睁开眼看到这样一张本就不漂亮再因为舒服而扭曲的脸,下面立刻就得泻。
  宝姐笑了一声,在太太翻身上马跨在鸭子身上用力骑坐的时候,悄无声息合上了门。
  “任何人进了烟花柳巷,一定会缴械投降,这是人间天堂,是腐蚀人性和道德的地方。那些被人称作君子的,他们之所以不来,不是不想,而是知道自己根本受不住诱惑,也没有这个财力支撑自己放荡,干脆装个正人君子,其实他们的梦里,早就无数次神往。”

  宝姐把她的小本子递给我,让我回去研究,最好背下来,她基本上一个月就要把这些官场艳事消化掉,然后焚烧,一点证据不留。
  我回到大堂和几名太太打招呼道别,她们知道我不敢玩儿,周局长的二乃哪有这个胆子,那可是公丨安丨的爷,直接能毙了我,也没有挽留,约下次一起美容。
  宝姐把我送出会馆亲眼看我上车才回去,司机问我要不要再去其他地方逛一逛,我说回去。
  他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有些为难,“何小姐,要不我载着您去护城河看看,那边这个时间有很多河灯,您应该会喜欢。”

  我问他几点了,他说十一点。
  这个时间乔苍应该走了,我回去正好睡觉,折腾一天累得骨头都散架了,可司机就是拦着我,各种借口不让我回去,我觉得不对劲,问他到底怎么了,他支支吾吾也没有回答我,在我的毫不相让下只好开回宾馆。
  我拿出房卡刷门时,听到了一丝异样的动静,似乎女人的喘息声,我手下一顿,拿不准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该不该进去。
  乔苍外头有固定库伴,只是在别的地方养着,没有和他住一起,他这个身份和年纪,有十个八个的女人也正常,可我现在住在这里,他也没打个招呼,这就把女人带回来了?
  我手指一抖,门叮一声被打开,喘息声戛然而止,但是几秒钟后又响起,只是有些压抑。
  我走进客厅,看到乔苍和一个年轻女人正倒在沙发上,他身上的衬衣完全敞开,皮带和裤子散落在地板,手正落在女人高耸的汝房上,抓住一个很奇怪的形状。
  乔苍发现我进来并没有停下动作,倒是他怀里的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将脸藏在他解开的衬衣里,小声说,“苍哥,进卧室吧。”
  乔苍哄她说在哪里都一样。
  女人身子一颤,越过乔苍的肩膀打量我的脸,我身上的衣服是乔苍买的,我也不知道什么价钱,反正是牌子货,这些倒是还好,我戴着的珠宝却异常奢华,每一样都价值数百万,是周容深托人在香港最高档的珠宝行购买的,在内地都是限量款,有钱买不到。
  女人问乔苍这是谁。
  乔苍没有回答她,我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羞不恼,“打扰乔先生的好事了。”
  他手从女人的臀部抽出来,顺带拿出一条蕾丝丨内丨裤,女人脸色更红,把头埋得低低的,他说何小姐是让个地方,还是在这里观战。
  日期:2017-08-20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