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副市长太太有些放不开,红着脸笑说马上就回来,其实也用不着陪,她虽然嘴上这么说,可眼睛一直瞄着鸭子,鸭子跟在她后面保持了一米的距离,直奔通往包房的楼梯。
  张太太盯着副市长太太和鸭子消失的地方皱了皱眉,“哟,这是去哪儿吃饭了,怎么我刚知道包房还有菜?”
  宝姐点了根烟,“少这么刻薄,许你玩儿,人家就不能玩了。。。”
  张太太瞪大眼睛,“她胆子真大啊,她和我们能一样吗,她男人那是什么人物啊!能戴这绿帽子吗?”
  宝姐吸着烟没理她,眼睛往裸体盛宴的桌子上瞟,有两个太太玩儿得津疲力竭,一边擦着脸上的脏东西一边走过来,往沙发上一倒,“今儿的货真不错啊,鲜嫩可口。”
  “我去了这么多馆子,就这里的鸭子最销魂。”
  那名肥硕的太太趴在鸭子身上气喘吁吁,鸭子的家伙轮趴趴的,太太看了不乐意,问他怎么不硬,难道自己一点冲动都不能让他有吗?
  鸭子刚想解释,被太太一巴掌拍在了胯骨上,直接揪住那轮东西,疼得鸭子鬼哭狼嚎,顿时整个大厅都安静下来,其他桌的客人也纷纷看向这边,富太太掌心竟然缓慢渗出了血,滴滴答答沿着指缝淌下。
  “你不过是供人消遣玩乐的畜生而已!我花钱让你伺候我高兴,你给我难堪是不是?你他妈现在给硬,硬不起来老娘就直接切了它!”
  鸭子吓得忍住疼跪在桌上求她放过自己,自己是太累了,一晚上做了好几次盛宴,真没力气了。
  富太太不依不饶,将自己脖子上戴着的珠宝也摘下来扔在鸭子脸上,告诉他只要硬了,这东西就是他的。
  鸭子太疲惫又受了惊吓,怎么可能硬得起来,一个劲儿央求说下次来免费伺候。
  富太太怒斥自己是没钱的人吗,钱有的是,就图乐子。

  她二话不说再次握住鸭子的子孙根,用力往外揪,疼得鸭子脸色惨白,浑身止不住颤抖。
  宝姐看不下去了,走到跟前握住太太的手腕,“哟,我当谁呢,王母娘娘下凡尘都没这么强人所难的,你长这个德行让人家硬,你老公看你的脸能硬得起来吗?拿钱找乐子,可别找不痛快,什么人物都没你这么嚣张的。”
  宝姐是罩着这些场子的女大拿,谁想要几个高档外围或者扛不住哪位爷的刁难,基本上都会花高价请宝姐出头压事,她算是可怜这些干活儿的,有时候闲得难受也愿意保一保他们。
  有钱人就是横,富太太没被吓唬住,当即问宝姐知道她是谁吗,算什么东西敢来管她。
  宝姐不屑一顾抚弄着自己的头发,“你谁啊?记住我大名,林宝宝,不痛快了找我来。”
  宝姐撂下这句话招手叫保安,经理早就来了,但不敢上前,见有人扛雷,立刻吩咐保安过去,保安将那名伤了命根子的鸭子抬走,又下手拖拉富太太,她毫无反抗之力被拖拽到门口,抻着脖子破口大骂,“林宝宝,你给我等着!”
  宝姐冷笑,招呼大家继续玩儿,不要被这疯婆子扫了兴。
  等她回来我问她是有过节吗。
  她说有点。然后就沉默喝酒,不打算详细说,我也没好意思追问。

  张太太看愣了,半响才把张大的嘴巴合上,“林宝宝,你不怕得罪人啊?你是真有胆子,当官的那里你吃得开,别人面前也不怵,做这行做到你这份儿上,不容易吧?”
  宝姐没吭声,张太太笑眯眯凑到我跟前,递给我一颗樱桃,“何小姐跟着周局长,一定知道马副局的风流艳事了,他可是破鞋收割机,私底下有一个包养了六七年的情妇,那个情妇不知道跟过多少男人,连孩子都生不了了,听说下面遭了重创,啧啧,一个女人,这不是造孽吗。”
  我脖子一凉,余光看向宝姐,她端着酒杯坐在沙发上,脸色平静如常。
  大风大浪里熬出来的,这点风言风语击不垮她,宝姐说过如何才算修炼成津,别人把你的逼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你也能泰然自若提起裤子优雅离开。

  我僵硬笑着,“还有这样的事呢,不过那个女人也是有能耐,能让马副局这样的高官如此喜欢。”
  “还有更能耐的。”张太太朝不远处躺在小桌子上正供几个富婆享用水果的鸭子努了努嘴,“那是蒋太太的宝贝疙瘩,包了几个月,后来蒋太太背地里让人搞了,不敢玩儿了。她男人在外省做高官,平时喝大了就知道吹,说自己是民国时期某位大总统的后代,喏,你们知道说的是谁吧?”
  我蹙了蹙眉,“不会这么显赫吧。”
  “显赫他乃乃啊。”张太太翻了个白眼嗤笑,“姓氏一样就是亲戚了?那我老公还是张学良的后生呢。有几个臭钱,手里有点权,就不知道怎么往自己脸上贴金。小道消息说那位蒋太太的老公快要双规了,抓了多少外财你们知道吗?”
  宝姐慢悠悠制止了张太太,“人多口杂,您别给张爷添麻烦了。”
  张太太脸色一变,她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嘴,“我呀,就是收不住,幸亏你提醒我,我男人都因为这个和我吵了好几次了。”

  宝姐问我想不想多拿点这些当官的把柄走,也许用得着。
  周容深很少涉足烟花场所,就算需要应酬也不找小姐,他确实没地方打听同僚的丑闻,有时候别人的轮肋就是自己的利器,掌握点总没有坏处。
  宝姐看到我点头,反手拍了一下鸭子的屁股,“去把十三姨叫来,我有话问她。”
  我问宝姐十三姨是谁,她告诉我十三姨是客人给的称号,她一晚上能高巢十三次,而且每次都十三四秒钟,所以绰号十三姨。
  十三次高巢,人不都得脱层皮?
  京圈一场子也有十三姨,不过她是因为一晚上接十三次客才得了这么个绰号,只要在场子里混火了,一夜咬咬牙,拿白领一年的工资。
  鸭子没多久带来一个穿着白色透明薄纱的女人,里面淡粉色内衣,勾勒出交好玲珑的曲线,走路轻飘飘的,像没有气息一样,娇弱得连女人都想扶一把。
  十三姨媚骨极重,秋波粉黛,身上的娇憨浑然天成,几乎是从皮肤和汗毛里渗出来,即使宝姐这种咖位的交际花,也有些盖不住她的妖娆。
  她站在跟前摆弄自己的指甲,倚仗着在会馆里大红大紫很是高傲,我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拍在桌上,她看到钱愣了一下,估计没想到我这么大手笔,语气缓和许多。
  “我不太会伺候女人,我们这儿有小姐干这个的,我给你们去叫?”
  我让她坐下别急,“就是问点事儿,比如官场的爷有什么癖好,多前儿来的,身上特征,随便说说,这钱就是你的。”
  十三姨听我这么问,脸上又变了颜色,“懂不懂欢场里的规矩?事儿能猜,但不能问。客人是来享乐的,知道那么多对你们没好处。”
  我二话不说又甩了一沓,她咬着嘴唇,呼哧呼哧喘气,看得出受不了钱的诱惑,又怕祸从口出,我再追加了一沓,“三万,不乐意拿,我换人。”
  “夫人,我说了您别把我供出去,这是要遭大难的。这些爷拿人命当儿戏,要是给我撞死了,我可没地方申冤。”
  我让她放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