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位这条路必须走稳当了,不能妄想一步登天,从清白姑娘到外围嫩模很简单,从嫩模到二乃就有难度了,二乃到正室更是难,一步没走好打回原形,从头再来又是几年,谁堵得起自己的青春。
  宝姐叮嘱男孩稍后装作不知道那些人的身份,千万不要说走嘴,不然一定会被搞死的。
  男孩很上道,让宝姐放心。
  侍者引领我们进入大堂,屋子里扑面而来一股极其糜烂的腥味,根本躲不开,角落里都是,好像谁尿了一样,骚气冲天。
  一群富太太们正匍匐在一张巨大的桌上,那张桌子足够摆满汉全席了,此时就躺着两个浑身赤裸的鸭子,身上放置着各种五颜六色的食物,造型很好看,让人食欲大增。
  宝姐说这叫百人宴,是裸体盛宴最高规格,两个顶级的鸭子做食物,客人凑够一百万才能开宴,只开半个小时,怎么吃随意,别把鸭子搞死就行。
  密密麻麻匍匐在鸭子四周的女客,脸上都是乃油和汤汁,其中一个非常彪悍的太太扭动着肥硕的身体,一屁股坐在鸭子身上,将蛋糕砸得乱七八糟,她低下头用力啃鸭子的嘴,将里面含着的酒吸出来,又撸下一枚戒指塞到鸭子手里,“今晚你嘴里的玉露我包了,都是我的。”
  鸭子看了一眼戒指,知道价值不菲,很听话一口口灌酒,让富太太享用,其他太太不乐意了,纷纷出更高的价格抢他嘴里的酒,一眨眼鸭子的身体快要被盖住了。
  我对眼前一幕叹为观止,混圈子也有四五年,类似这样的趴会也就海天盛宴了,可都是富二代搞小年轻,王思聪那种80后都算是老的了,大部分才90后,二十来岁的大把抓,小嫩模钓凯子,富二代泡马子,打一炮十几万。
  可这些深谙男女之道的中年妇女竟然也放得这么开,而且还花钱搞,我倒是头一次见,比俱乐部藏在包房里玩儿可震撼多了,大庭广众之下又摸又C`ha ,简直就是滥交。
  宝姐停在原地看了一会儿,问我什么感想。

  我说恶心。
  她冷笑,“恶心怕什么,这里的鸭子哪个不是坐拥好几套房子,这里的小姐哪个手机联系薄上没有几个大人物,时代变了,钱是祖宗,能赚钱就是好样的,管你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
  她拉住我的手,朝副市长太太的方向走过去,太太旁边还坐着两个女人,一个是胡厅长宴会见过的张太太,还有一个我不认识,三个人正坐在一起说话。
  副市长太太藏在光线照不到的黑暗里,摘掉了墨镜,盯着这边的百人宴蠢蠢欲动,可不敢玩儿,另外两名太太显然知道她身份贵重,黄段子开得也不敢太过火。
  张太太不知说了什么,三个人一起掩嘴笑,她抬头不经意看到了我,立刻惊讶说,“呀,何小姐也来了,敢情林宝宝说的贵客就是你啊。”
  她起身迎我,拉着我的手坐下,宝姐伏在副市长太太耳旁和她介绍了我,说是自己姐妹儿,不会乱说,后者点点头。
  张太太小声问我周局长出差回来了吗,我说快了,她咂嘴,“广东这么多城市这么多市局,我看就咱们市的周局长最担得起这个身份,要是没有他,哪震得住那些妖魔鬼怪。”
  宝姐说每个牛逼的爷后头都得有个贤惠的乃,我们何笙的温柔乡喂饱了周局长,他才能在白天干劲十足。
  她们眯着眼睛大笑,我有些脸红,这些太太们不正经起来,真让人招架不住。

  我眼神示意跟在我后面的鸭子过去,他很懂我的意思,几步就到了副市长太太的面前,抿唇笑得有些腼腆,好像初出茅庐一样,和刚才的老油条样子判若两人。
  敢情这些小姐鸭子套路玩儿得这么溜,一个个张口就对客人说自己刚入行没多久,您是我陪过的头两拨客人,我还嫩着呢,我道行还浅着呢,您多教教我,别嫌弃我青涩。
  其实说这话的早就是风月老手,不过拿捏住了客人的心理,知道他们讨厌油腻腻的玩物,讨厌那种刚摸下去就能摸到一巴掌骚味的,他们也喜欢在一群烂透了的苹果里挑拣出稍微能下口的。
  除了那些特别有名气,被客人慕名而来,哪怕脏得身上涂了一堆泥照样爱不释手,大多数小姐鸭子都是用这种言行来给自己招揽回头客。
  副市长太太显然一愣,她看了看我,“这是?”
  我歪头用酒杯挡住自己的唇,把声音压低到只有我和她能听得见,“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望太太笑纳。”

  “这怎么行。”她眼睛一瞪,练练摆手,十分抗拒,“我可不是胡来的人,这世道女人的贞洁名誉多重要,传出去我可吃罪不起。”
  我盯着她的反应打量,不像是装,我有点拿不准,看了看宝姐,她很亲昵挽住了副市长太太的手,将她整个身体都拽到了自己怀里。
  “哎呦我的太太啊,您可真是太谨慎了,来都来了,我还能卖您不成?不就是一个鸭子嘛,陪您单独吃顿饭,聊聊天,再给您按摩一下,这里的小哥手法津湛,保准您舒服到天堂去,到时候赏他几个钱,他的嘴巴闭得严严实实,您想哪儿去了,难不成我还让您跟着我一起嫖啊?”
  太太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许多,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说,“只是吃饭按摩吗?”

  宝姐一脸无辜,“不然呢?这儿的场子可是正儿八经的,我在旁边看着呢,谁敢胡来。”
  我立刻问鸭子,“你都做什么。”
  鸭子说我只陪吃饭聊天。
  副市长太太拍了拍宝姐的手,“真有你的。”
  宝姐拉住我,和我换了个位置,“这是我姐妹儿会来事儿,今天第一次见太太想要让您高兴,挖空了心思给您找货,瞧见没,一个破鸭子而已,还是宝贝呢,没点门道弄不来。”
  从我进门,果然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轮,太太终于仔仔细细端详我,她非常满意,“何小姐和我投缘。”
  “能和太太投缘,我三辈子的福气。前不久啊我装修看风水,特意找高人求了一块玉,玉石那叫一个脆,要是改日您得空,容我登门拜访,送到您手上瞧瞧。”
  爱钱的人一定贪权,好色的女人一定贪珠宝,她听我提到这么好的东西,眼睛立刻亮了,笑眯眯说林宝宝知道我的住处,我先生白天办公,要是来就赶着下午,我最得空。
  一个鸭子一个玉石,虽然代价贵了点,但拉拢到一个高官太太为我所用,也是收获颇丰,宝姐给我引入门,后头怎么把这位太太降服,就看我自己交际的手段。
  副市长太太有些心猿意马,聊天也不在状态,身子朝那鸭子越靠越近,宝姐心思多玲珑,她立刻给了个台阶,问饿不饿,外面有吃东西的地方。
  太太们说百人宴还吃不完呢,她们打算过去玩儿。副市长太太赶紧顺着说她倒觉得饿了,想吃点素菜,我喊了鸭子一声,“愣着干什么,还不陪太太去餐厅,伺候太太吃饱了,回来有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