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心里恼火,“你为党工作了这么多年,都干了些什么?你在招商办吃喝玩乐,嫖赌逍遥,真以为别人不知道?现在的人啊,开口闭口就是没有功劳还有苦劳,这句话恐的成了他们的口头禅吧!”
  他挥了挥手,“好了,好了。我还有很多事。谢主任,我跟你说,不管你们谢家以前做过什么,我都可以既往不咎,行了吧!但是你这事情,我也管不着。”
  谢毕升一脸哀默,“你能不能给余书记,或何县长打个电话?”
  “不可能!我都说既往不咎了,你还想怎么样?”
  谢毕升黯然点头,“那好吧!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谢谢你!”
  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顾秋喊住他,“谢主任,你的东西带走。”
  谢毕升也不说话,接过东西,叹了口气,下楼去了。
  吕怡芳走进来,拿了吸尘器来打扫房间。
  顾秋站在门口,看到谢毕升离开后,上了门口的一辆车。
  谢志远果然在车上,“爸,他怎么说?”
  谢毕升摇摇头,“走吧!还得靠我们自己。”
  谢志远道:“真是小人得志,让他打个电话都不行吗??”
  谢毕升叹了口气,“算了,难得他答应,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我们还是别太奢望。他能有这句话,已经很不错了。只希望他以后别落井下石。”

  谢志远不说话了,发动车子回安平。
  吕怡芳搞干净了卫生,顾秋喊她,“吕姐!”
  吕怡芳心里一跳,抬起头看顾秋的时候,眼睛里满是奔驰。
  顾秋很奇怪,她这样看着自己干嘛?他哪里知道,朱总已经同意吕怡芳,只要她给朱家生个儿子,就给她换奔驰。吕怡芳很喜欢小车啊,因此顾秋喊她的时候,她一时欣喜过头,以为看到了希望。

  “吕姐!”
  吕怡芳这才缓过神来,“啊??!顾,顾秘书,什么事?”
  发现自己走神,吕怡芳窘困不已。
  顾秋道:“以后这种卫生工作,就由服务员搞吧,哪用得着你亲自动手。”

  “那怎么行?为领导服务,一定要亲力亲为。”
  顾秋微微皱了皱眉,“下次千万别这样说,要是让人听到了,又要说闲话。我哪是什么领导?”
  吕怡芳笑道:“一样,一样。在我心里,您就是领导。”
  顾秋晕了,这种拍马屁的话,他哪能听不出来。
  吕怡芳又问,“顾秘书,我给你炒几个菜,吃点宵夜吧!”
  顾秋摇头,“晚上不能再吃了,否则太兴奋,睡不着。”
  “没关系啊!这里有电视,还有,如果你一个人觉得闷的话,我给你找个人聊天。”
  顾秋马上阻止,“别来那一套。**的事情,绝对不可以有。”
  吕怡芳的脸红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说说话,喝喝茶而已。”
  顾秋道:“你去忙吧,我这里也没什么事。”
  “那好吧!”吕怡芳朝他笑笑,这才带上门离开。
  走到外面,她就气闷地跺跺脚,“送上门人家都不要,气死我也!真是个不解风情的柳下惠。”

  吕怡芳心道,我二十六岁,你二十二岁,勉强凑合一下不行吗?再说,我又不图你什么?只是借个种而已。
  要不我找人家借种,说是他的得了,先骗了这辆奔驰再说!
  吕怡芳撇撇嘴,一扭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顾秋坐在沙发上,琢磨着今天晚上这事儿。
  谢毕升家要倒霉了,看来余书记要开始打造自己的人马,这种事情,原本就在意料之中,可关我什么事?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起,陈燕在电话里道:“我到南川了,快来接我!”
  顾秋听到陈燕的声音,马上站起来,“好!哪个位置?”
  “金都大厦门口。”

  顾秋挂了电话,拦了辆出租车,朝金都大厦赶过去。
  金都大厦门口,华丽的灯光下,站着一位风姿绰约的少丨妇丨。
  陈燕今天把头发高高挽起,漆黑亮泽的皮鞋,黑色神秘的丝袜,宽大的T恤,配上那条牛仔短裤。手腕上挂着一个包,艳丽的脸蛋,被一付好大的墨镜给遮住。
  顾秋刚过从彤走性感路线,却很少看到陈燕如此打扮,走近之后,差点没有认出来。
  看到陈燕如此打扮,顾秋上去就是一个熊抱。陈燕娇哼道:“别闹,大街上呢?”
  顾秋扳过她的脸,硬是亲了一口。
  “大街上怎么啦?自己的女人还不能抱?”
  陈燕红着脸,“我们去哪?”

  “你想去哪呢?”
  “还不是随你?”陈燕嘟着嘴。
  顾秋在她耳边轻轻道:“我们去开房。”
  陈燕心里紧张了一下,连脖子都红了。虽然开房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毕竟这两个字,让人浮想连遍。

  “志远被调到乡镇去了,步远被单位放了长假。”
  谢毕升一脸苦闷,仅仅几天的功夫,大儿子就被彭局发配到了乡下,虽然还是个所长,级别不变,但是在乡镇当所长,跟县里当所长,完全是两个概念。
  有些人挖空心思,千方百计想调到县城来,谢志远这一调,分明就是被边缘化了。
  而他的小儿子谢步远呢,因为工作问题,被单位领导放了长假,至于什么时候上班,鬼知道。

  谢毕升很苦闷,他反复掂量,谢家得罪的人不少,但真正有实力打击他们的,屈指可数。
  他找彭局,彭局回避。找税务局,税务局也推说不在。
  以前的时候,汤梅很牛必,到哪里都是一泼妇形象,现在呢,她就是去了,人家也不鸟她。谢毕升就骂她,是个蠢货。
  汤梅的确够蠢的,如果不是她把自己嫖*娼的事闹得满城风雨,自己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本来他还指望,呆在一边凉一阵后,东山再起。这也是官场惯例,可谁知道,连他们谢家最大的靠山,汤书记都倒台了,还搞毛啊!
  于是他就找到了顾秋,顾秋听说谢毕升的两个儿子都出事了,马上就意识到,新任的余书记恐怕要开始着手调整。这一步棋,不管是谁上任,都得走。
  谁都不希望有一帮这样的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汤系的人,要么归顺,要么滚开,这就是官场法则。
  如果知道见风使舵的,早早自己去投靠;不想见风使舵的,你也要远远的躲着,别出来晃悠。可他要调整,也犯不着对两个这样的人下手,犯不着啊?

  顾秋心道,这件事我插上不手,也不能插手!
  他们两个被处理,关我什么事?又能是我指使的。
  再说,自己一个市委书记秘书,屁股还没坐热,就开始着手整人了,这不是想死吗?当领导的,最忌讳自己身边的人,打自己的牌子在外面耀武扬威。
  听他说明了来意,顾秋严肃道:“谢主任,我想你肯定是上错门了。他们两个的事情,我毫不知情。如果象你这么说,那你今天是上门兴师问罪来了?”

  谢毕升马上摇手,“不,不,不!您误会了,我只是想上门求个情。”
  顾秋道:“那你可真是找错门了,我哪有这闲工夫找他们的麻烦?虽然说,我在安平的时候,他们两个的确不怎么好相处,但我并不是一个眦睚必报的小人。如果你想找关系活动,你得去县委才对。”
  谢毕升苦着脸,“我哪有这个面子?余书记根本就不见我,何县长也不理我,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