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你怎么说?”
  “我还能怎么说?当初我们约定好了,只要你配合我,过了谢步远这关,我们就两清了的。”
  顾秋道:“别这样说啊!”
  “那我怎么说?”
  “你告诉她,等我哪天有空,亲自上门提亲。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先订个婚吧!”
  “去你!”
  “真的,我戒指都准备好了!”

  从彤的脸,忽地红了,“不跟你说了,挂了。”
  嘟嘟嘟——!
  顾秋今天心情不错,便逗了从彤几句。哪知道从彤这丫头,真不经逗,这么快就挂了电话。
  顾秋扔下手机,准备去洗澡,又有人打电话进来,顾秋日了一句,这是哪门子事啊?看来得马上换号。这样下去,要死人的。
  不过这一次,是吴承耀打来的电话,吴承耀开口就骂,“我日你个先人,有这样的好事,也不吱一声,还当我们是兄弟不?”

  顾秋说,“我真有难处,试用期还没过呢?”
  “行了,我懂,以后有事,别找我啊!靠,你小子真不是人。我连牵人家女孩子的手,摸人家胸的事都跟你说,你这么大个事情,居然屁都不放一个。”
  “我也想啊,这不是怕臭了你们嘛。才憋住没敢放!”
  “草!”吴承耀骂了一句,又笑了起来。

  正说着,有人敲门。顾秋边说电话,边去开门。
  拉开门,吕怡芳穿着一条紧身的包裙站在门口,娇好的身材显露无疑,不过陈燕相比,吕怡芳要稍矮一些,胸也没那么大。
  但是她的打扮,比陈燕风*多了。
  顾秋挂了电话,“有事吗?”
  吕怡芳一脸笑容,“顾秘书,楼下有个人找您,我没上他上来。”
  顾秋哦了声,“什么样的人?他有说什么吗?”

  “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我看应该是来走门路的吧!”吕怡芳眨了眨眼,睫毛颤颤。顾秋知道,她们这种睫毛,大都是假的。
  那么弯,那么翘,要不是植上去,就是用了睫毛膏。
  女人们为了自己的漂亮,为了吸引更多的男人,真是煞费了苦心。
  顾秋道:“他有没有说姓什么?”

  吕怡芳想了下,“哦,他好象……对了,他说他是您以前一个单位的。”
  一个单位的?五十来岁的男人,难道是哪位招商办的同事?想到这些事,真是有些头大。顾秋道:“这样吧,你让他上来好了!”
  “好类!”
  吕怡芳又是一个迷人的笑,扭着屁股下楼去了。
  顾秋坐回到沙发上,琢磨着来人是谁?难道是邱主任,或毛主任?
  楼梯口,很快就传来了脚步声,隐隐有人说话,应该是吕怡芳领着对方上楼了。
  在这里的几天,自己房间的卫生,基本上都是吕怡芳亲自在搞,还有自己的衣服,本来想晚上下班再洗的,没想到也被吕怡芳给洗了。
  顾秋总觉得,这个吕怡芳太殷勤了,这恐怕不好吧!
  “顾秘书,他来了!”
  吕怡芳领进来的,竟然是谢毕升。

  谢毕升微微弯了弯腰,“顾秘书,打扰了。”
  顾秋的目光落在谢毕升身上,脸色微微一沉,谢毕升来干嘛?他只要想起谢毕升对陈燕做的那一切,心里就有些恼火。要不是陈燕懂得保护自己,只怕早沦为他的玩物。
  谢毕升呢,见顾秋没有吭声,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吕怡芳本来准备倒茶的,看到这情景,心道,要糟了,来人肯定不受欢迎,那自己还倒个屁茶啊!
  ”谢主任,走错门了吧?”
  谢毕升讪讪地道:“我早就不是什么主任了,顾秘书,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来打扰您。其实也没有别的事,我只是路过,看看就走。”
  吕怡芳见机,立刻退了出去。
  谢毕升把手里的袋子,小心翼翼放在沙发边上,房间里没人,他低头道:“顾秋,我知道我以前很浑蛋,有些地方对不起你,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
  顾秋暗叹了口气,谢毕升突然到来,如此低声下气,这是为何?
  谢毕升道:“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可是希望你能放过志远他们两兄弟,他们混成这样,也不容易。”
  顾秋奇怪地问,“他们怎么啦?”
  “志远被调到乡镇去了,步远被单位放了长假。”
  谢毕升一脸苦闷,仅仅几天的功夫,大儿子就被彭局发配到了乡下,虽然还是个所长,级别不变,但是在乡镇当所长,跟县里当所长,完全是两个概念。
  有些人挖空心思,千方百计想调到县城来,谢志远这一调,分明就是被边缘化了。
  而他的小儿子谢步远呢,因为工作问题,被单位领导放了长假,至于什么时候上班,鬼知道。
  谢毕升很苦闷,他反复掂量,谢家得罪的人不少,但真正有实力打击他们的,屈指可数。
  他找彭局,彭局回避。找税务局,税务局也推说不在。
  以前的时候,汤梅很牛必,到哪里都是一泼妇形象,现在呢,她就是去了,人家也不鸟她。谢毕升就骂她,是个蠢货。
  汤梅的确够蠢的,如果不是她把自己嫖*娼的事闹得满城风雨,自己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本来他还指望,呆在一边凉一阵后,东山再起。这也是官场惯例,可谁知道,连他们谢家最大的靠山,汤书记都倒台了,还搞毛啊!

  于是他就找到了顾秋,顾秋听说谢毕升的两个儿子都出事了,马上就意识到,新任的余书记恐怕要开始着手调整。这一步棋,不管是谁上任,都得走。
  谁都不希望有一帮这样的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汤系的人,要么归顺,要么滚开,这就是官场法则。
  如果知道见风使舵的,早早自己去投靠;不想见风使舵的,你也要远远的躲着,别出来晃悠。可他要调整,也犯不着对两个这样的人下手,犯不着啊?
  顾秋心道,这件事我插上不手,也不能插手!
  他们两个被处理,关我什么事?又能是我指使的。

  再说,自己一个市委书记秘书,屁股还没坐热,就开始着手整人了,这不是想死吗?当领导的,最忌讳自己身边的人,打自己的牌子在外面耀武扬威。
  听他说明了来意,顾秋严肃道:“谢主任,我想你肯定是上错门了。他们两个的事情,我毫不知情。如果象你这么说,那你今天是上门兴师问罪来了?”
  谢毕升马上摇手,“不,不,不!您误会了,我只是想上门求个情。”
  顾秋道:“那你可真是找错门了,我哪有这闲工夫找他们的麻烦?虽然说,我在安平的时候,他们两个的确不怎么好相处,但我并不是一个眦睚必报的小人。如果你想找关系活动,你得去县委才对。”
  谢毕升苦着脸,“我哪有这个面子?余书记根本就不见我,何县长也不理我,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啊!”
  听他的口气,一肚子委屈,象随时就要哭出来似的。
  谢毕升叹了口气,“我好歹也为党工作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