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1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小敏早就闻到了花香,她心里明白余理要干什么?睁开眼睛的时候,黎小敏道:“别闹了,余理。你这花送给我太浪费了!还是送给其他你喜欢的女孩子吧!”
  余理双手捧着鲜花,“小敏,你懂的,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喜欢着你。大学四年,我暗恋得好辛苦。”
  黎小敏幽幽地叹了口气,“既然是暗恋,何必要说出来?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份爱情,它一定很完美,很温馨。你不说,它将会在你的心里,一直存在,如果你说出来,也许它就会变得不那么完美了。”
  余理道:“再不说,我会疯掉的。小敏,答应我吧,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黎小敏正色道:“感情的事,不能勉强。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两个人勉强在一起,只能带来痛苦。我们现在这样,不也挺好?”
  余理心思黯然,咬着牙,望了望夜空,一声长叹。
  “好吧!那我继续等,等到你愿意的那一天。”
  黎小敏跳上车,“回去好好睡吧,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别胡思乱想。这世界上,好的女孩子很多,别吊死在一棵树上。你们男人不是常说,不要为了一朵鲜花,而失去整个春天吗?我不是属于你的那朵花,别想了。就象你手里那束花,它原本不属于我,你送给我,我也不能接受。我走了,88!”
  看着黎小敏开着车子离去,余理随手一扔,将花丢在垃圾筒里。
  插在口袋里的手掏出来一个红色的小盒子,打开了,盒子里有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

  虽然只值几千块钱,却是余理精心准备的礼物。
  又是花,又是戒指的,今天晚上这一步,他考虑了很久,很久。
  “小敏,我会等到你答应我的那一天!”
  余理把戒指握在手中,捏紧了!

  杜小马和顾秋在一起,两人坐在顾秋临时住的房间。
  顾秋给他泡了茶水,杜小马点了支烟,“你知道吗?我为什么不要你提黎小敏的事。”
  顾秋问道:“怎么回事?”
  杜小马抽了口烟,“余理也喜欢他。”
  “余理?”
  顾秋有些惊愕,这跟余理没什么关系啊?就算是余理喜欢黎小敏,那也得黎小敏自己的意思,总不能因为余理喜欢,就得把黎小敏让给他。
  顾秋道:“所以你就装傻,假装不懂?”
  杜小马道:“余理是我的生死兄弟,他救过我的命,我发过誓,这辈子也不会辜负我的兄弟。”

  “这是怎么回事?”
  杜小马道:“这事还得从以前说起,跟你说实话,我以前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跟那些成天游手好闲的官二代没什么两样。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有了自己的一帮子兄弟。有一次我们两帮人火拼,是余理救了我。他为了我,差点送了性命,因此我发誓,这辈子绝对不会辜负他。”
  顾秋懂了,他对杜小马道:“等等,这件事情你得分开来看。你可不能因为你对余理的感激,而辜负了小敏的感受。这种感激,跟感情是两回事,这中间并没什么必然的联系。如果你这么做,就会伤害到三个人。”
  杜小马道:“怎么就没有联系呢?虽然说小敏对我有意,但是余理喜欢她。我总不能破坏了他心中最美好的爱情吧?也许时间久了,小敏能够接受他。”
  “你错了,感情不是自来水,一拧就有。它是从骨子里升华出来的一种崇高的思想境界。余理当年可以为了兄弟义气去保护你,黎小敏也可以为了爱情,牺牲自己所有的一切。我觉得,你必须处理好这件事,否则将成为你们三个人中间的一场悲剧。”
  顾秋道:“我问你,余理喜欢小敏的事,是他亲口告诉你的?”

  杜小马道:“是我听到他梦里喊小敏的名字。还有他平时看小敏的眼神,虽然他在刻意掩饰,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出来。”
  “那小敏有没有跟你说,她喜欢你?”
  “说了!”
  “你拒绝了?”
  杜小马道:“我也没拒绝,只是说现在不是时候。就是希望时间可以改变一切,让她默默感受余理的关爱,顺理成章的接受他。”
  “糊涂!”
  顾秋扔了支烟过来,“虽然你比我大几岁,但我还是要说你。你在处理感情的事上,简直就是一塌糊涂。我告诉你,这样下去的结果,就是你伤了黎小敏的心。而余理也可能得不到她,你们三个人都背着沉重的包袱过一辈子。值得吗?”
  “那你说该怎么办?”
  “让小敏自己去选择。当然,如果你也喜欢小敏的话,这是最好的办法。”

  杜小马没说话了,一个劲地抽烟。
  顾秋看看表,“你明天不是要去五和县吗?早点回去休息吧!”
  杜小马道:“不去了!我明天休息。”
  “你想给他们创造机会?”顾秋摇摇头,“我鄙视你!知道吗?你这种做法叫逃避,不负责任。有没有想过历史上那些千古英雄,人家为什么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人家为什么可以只爱美人不爱江山?如果你对自己的感情都不敢面对,你算得了什么?”
  杜小马站起来,“好吧,你早点休息。我知道你在激我,没用的。”走到门口,他又回头,“这件事情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了,千万别传出去,我爸那里也不可以。”
  顾秋送他下楼,两人边走边谈,“不管你怎么做,我就是反对你刚才的决定。一个大男人,要有担当。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就不配当男人。”
  杜小马笑道:“是不是男人,真家伙挂在这里,谁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顾秋骂了句,“亏你还笑得出来!”
  两人在市委宾馆门口分手,顾秋回到房间里,刚打开门,发现脚下有一个信封。
  捡起来一看,信封中有一张银行卡,一张纸条。
  顾秘书,初次拜访,略备薄礼,不成敬意。密码是,六个八。
  顾秋走出来一看,根本就没有人影。这是谁干的?顾秋回到房间里,拿起这张卡,反复掂量。自己刚刚调过来才二天,就有人上门送礼,这些人还真是消息灵通。
  可送礼的人,也不留个姓名,他到底想干嘛?顾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名堂来。
  送礼之人,必有所图。

  顾秋当然深知这个道理,他并不是那些从穷山沟里钻出来的饿死鬼,什么都敢拿,什么都敢要。在官场上,有些人把握得很有分寸,他们懂得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
  不该拿的,白送给他,他也不要。
  因为你无法知道,送礼的人安的是什么心思,接了他的钱,好比埋下了一个地雷,根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爆炸,你的命运就全部掌握在别人手里了。
  顾秋拿着卡琢磨了一番,然后出门来到楼下,宾馆门口的提款机上。输入密码六个八。
  还好,只有五位数,2字头。
  顾秋抽出卡来,准备返回房间。宾馆的老总迎上来,“顾秘书,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宾馆的老总,是一名近四十岁的男子,他老婆也在这里当经理,据说这里已经被他们夫妻承包,每年上缴多少费用给上面。
  这些具体的事情,顾秋知道的不是太多。
  他只知道对方姓朱,人称朱总。他老婆姓吕,叫吕怡芳。吕怡芳比朱总小十来岁,是一位挺漂亮的少丨妇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