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驱车赶到东风楼,东风楼东面临江,偶有风起,带来阵阵凉爽,故名东风楼。
  杜小马说,“当年周瑜火烧赤壁,就是从这里借去的东风,后来有人为了纪念赤壁之战,建了这东风楼。东风楼是百年老店,在南川市很有名气,每次吃饭,都必须预定,否则就没有位置了。”
  顾秋笑了,三国时期据现在,已经近二千年了,东风楼仅仅百年,原本是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他们居然也能扯到一块。不过做生意的,总是会给自己的饭店,带上一种神秘的色彩,或许这样更能吸引客人。
  这里的生意的确好,门庭若市,小车一排一排的,进进出出的男男女女,无一不是有身份之人。杜小心虽然说这里需要预定,但是象他这样的身份,随时去随时有。
  做酒店的,他们懂这行的规矩,有些特定的位置,必须留出来。

  两人刚到,黎小敏和余理也到了。
  再次见到两人,顾秋站起来跟他们握手。
  余理问,“顾秋,你什么时候到南川了?也了也不打个电话,太过份了吧!”
  顾秋心里笑道,余理还蛮会装的,他是余书记的儿子,会不知道自己进市委的消息?只怕前天他就已经知道这回事了,却不好意思说出来。
  顾秋道:“昨天到的,知道你们都忙,没敢打扰。”
  黎小敏呢,可能是长年在纪委工作,看上去冷冰冰的。跟顾秋握手的时候,她只是微微点点头,“你好!”

  顾秋说,“黎大小姐好!我们又见面了。”
  黎小敏是黎副市长的女儿,黎副市长是市常委,也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今天的黎小敏,穿着一条休闲裤,裤子是那种很垂的料子。上身是一件带荷叶边的白衬衫,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皮鞋。头发扎成马尾,她的双手,除了一条铂金链子,没有其它饰物。
  跟黎小敏打交道的那些日子,顾秋就知道,她这个人不喜欢太多话,为人很理智,十分冷静。而且他似乎看出来了,黎小敏对杜小马,应该是有那种意思。
  大家见过面,杜小马就笑道:“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顾秋被调到市委,当我爸的秘书了。”
  “啊?”
  余理惊讶地啊了声,黎小敏呢,瞪大了美丽的双眼,显然是很惊讶。
  “顾秋,那可要恭喜你了。南川第一大秘啊!”
  顾秋笑了笑,“同喜,同喜。”
  余理道:“我喜从何来?”
  杜小马说了句,“余书记扶正,当了安平县一把手,这不是喜事吗?”
  余理就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那是市委领导英明决策。”
  黎小敏说话了,“听你这么说,如果不让余书记当一把手,这个决策就不英明了?余理,你这句话可说得太不厚道啊!”
  余理忙拱拱手,“对不起,我说错了。你们就饶过我吧!”
  杜小马大手一挥,“好了,今天晚上我们可要开怀畅饮,顾秋,我知道你的酒量,不许打埋伏。”他就朝余理喊了句,“叫服务员快点上菜,拿酒来。”
  黎小敏看着杜小马,“明天还要去五和县,少喝点!”
  顾秋都能明显感觉到,黎小敏眼中那种关切。于是他道:“杜兄,以后我们可以经常见面,酒随时都可以喝,可不能担误了工作。”
  杜小马摆摆手,“没事,五和县那些事,跑不了。”
  余理已经叫了服务员进来,上了二瓶白酒,一瓶饮料。
  余理问黎小敏,“小敏,你要不要也来点白的?”
  黎小敏摇头,“我喝饮料,不跟你们三个发巅。”
  这个晚上,三个男人平均分配,干掉了二瓶白酒。
  其实说起来,也就七两的样子。
  七两酒,足够让他们有六七分醉意。杜小马道:“兄弟,要不等下去洗个脚,怎么样?”
  黎小敏道:“要去你们去,我才不去那种地方。”
  杜小马就看着她,“洗脚怎么啦?很正规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家在一起这么久,你还信不过我们的为人?”
  黎小敏道:“你们男人都一个样,喝了酒,什么事干不出来?”
  “那好吧!小敏,你去把账结一下。”
  杜小马把包递过去,黎小敏站起来就走,也不接包。
  余理道:“还是我去吧!”

  不等黎小敏出去,他就抢着去结账。
  杜小马喊了句,“余理,回来!”
  余理站在门口,“怎么啦?大家都是朋友,我买单不是一样吗?”
  杜小马一本正经,“今天说了是我请客,你要请客下次吧!”
  余理挠了挠头,无奈道:“好吧,那我去上个厕所。”
  顾秋看到黎小敏走开,悄声道:“杜兄,我看小敏对你有意思,不错啊,你们男才女貌。”
  杜小马脸色一变,“别开这种玩笑,让别人听到了不好。”
  顾秋奇怪了,怎么回事?男欢女爱,两情相悦,本是十分正常的事,杜小马干嘛如此害怕?顾秋觉得这事中间肯定有隐情,但又不好问,只能笑笑。
  黎小敏结了账回来,余理也上完了厕所,四个人出了饭店。因为三个大男人都喝了酒,只能由黎小敏开车。
  杜小马坚持要请顾秋去洗脚,余理道:“干脆去唱歌吧,唱歌的话,小敏也可以一起去。”
  顾秋道:“哪也别去了,明天还有很多工作,我又是新来,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影响不好。”
  黎小敏很赞同顾秋的意见,“小马,顾秋说得对,他跟我们不一样,市委书记秘书可不是这么好当的,别闹了,回去吧!”
  杜小马点了支烟,“行,那就送我到市委宾馆,我跟顾秋一起下。”
  “你不回家吗?”
  “他们两个玻璃。”余理说了句。
  车子开到市委宾馆,顾秋和杜小马就下车了,黎小敏道:“余理,你自己开车回去吧!”
  余理道:“不会吧,我也喝高了,你不能这么厚此薄彼的。万一我出了什么事?你忍心吗?”
  黎小敏只得掉头,送余理回住处。
  余理父母都在安平县,他一个人住纪委分的宿室。黎小敏住市政府大院,跟父母一起。
  黎小敏送他到宿室,余理坐在车上没有动,只见他狠狠地抽了几口烟,把烟蒂扔了。“小敏,去上面坐坐吗?”
  黎小敏摇头,“我得早点回去,你也不要忘了明天的事。”
  余理抬起头,望着黎小敏,“小敏,我有几句话跟你说!”
  黎小敏很奇怪,“你说啊!”
  余理觉得有些难为情,“能不能换个地方?或者,我们可以去茶楼。”

  “有什么事情,不能现在说吗?”
  余理说,“那你等等!”
  说完,他就匆匆地跑上楼去。
  没多久,又下来了。双手放在背后,一付神秘兮兮的模样。
  “你能不能闭上眼睛?”
  “干嘛?神经兮兮的。”
  余理坚持让她把眼睛闭上,黎小敏皱了皱眉,有些不情愿的闭上了双眼。
  余理变戏法般,从背后拿出一束鲜花。
  “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