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5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他的话,觉得他也不傻,知道跟我立下赌约之后的战利果实,马欣跟马玲都是美女,但是我觉得就算我输了,也不要担心什么,马玲会砍死他,马欣会玩死他,但是我还是全力以赴不会输的。
  我转身就去看原石,店里的原石全部都是蒙头料,我很久没有赌蒙头料了,心里有点小小的紧张,赌蒙头料,运气七分,实力三分,又或者说全部都要靠运气。
  赌蒙头料要赌的很多,裂,雾,皮,等等,很多种,要想赌赢,得面面俱到,我看着店里的料子,很乱,分类也只是按照场口粗鲁的分类,大小都堆在一起,没有什么美观,我一进来这种店,我就不会赌,直观的排列给人很好的心情。

  我走到料子周围,看着皮壳,这里的料子很多,什么场口的都有,赌石什么场口的都能赢钱,但是想要稳,还是得赌名场口的老场口的,而太子的店里,假货不用考虑,他们都是强盗,从缅甸那边抢的都是最好的料子。
  我赌料子,黑乌纱喜欢先排除掉,首先我会赌木那料子,木那的料子能出无色或者高色的料子,赌赢了就能赚大钱,第二就是莫西沙的料子,这种料子种水好,经常出无色的料子,很容易到冰种,其次就是会卡的,对于会卡,我有点偏爱。
  我眼前就有是一堆会卡的料子,我拿起来一块,看着皮壳,是翻砂的黄沙皮的会卡料子,这种翻砂的老坑会卡真的是极品,满色,冰种的高色,出来宽边手镯都是过几千万,所以黄金有价玉无价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前提你能出货。
  我跟张奇说:“把这堆料子给我翻开,我要赌会卡的料子。”

  张奇点了点头,就跟赵奎两个人把料子给扒开,然后按照大小排列,太子看着我,很不解的样子,我说:“你可能对于美没什么概念,如果你能把料子给按照大小排列好的话,你店里的人肯定会多的多。”
  “哼,不需要,我也是靠赌石赢钱的,我那个阿庆兄弟很厉害的,我们开窗,开到好料子,就能赚很多钱的。”太子有点生气的说。
  我听了就点头,我问:“很多是多少?如果那个阿庆真的想帮你,或者他真的有本事,你现在就不会连四百万的车都开不起。”
  太子不高兴,但是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我,我笑了笑,看着排列开的料子,会卡的料子大小都有,会卡一带的玉石非常有名,是一个重要场口,多出老种玻璃底,翡翠一般无皮。 这是会卡头层是满色细豆老坑石头。非常珍贵。可取蛋面,色调非常好,可取手环,价值极高,可取花件,美妙无比,可取摆件,高色满色,精美绝品。
  会卡的石头自古以来都是行家得所爱,其取货高而被青睐,老场会卡料子在抛光会由糯化变为冰糯,水会增加几分,但是现在新场口的料子就不一样了,料子会很脏,裂多,棉也会多,所以,不要以为是会卡的料子就都是好料子,我得仔细的区分开来。
  我在地上挑选料子,太小的我不会要,想赢五千万,没有十公斤的料子是不可能的,当然了,我也不会一口吃一个胖子,赌一块,两块都一样,只要能赢五千万就行了。
  最近我赌石的运气好了,所以,我想来试试,跟太子赌一赌,也跟王静这个斯文泼妇赌一赌,看看把你扒光了之后,你还能不能那么斯文的骂人,到时候一定会破口大骂的吧。
  我看着有几块黑色皮壳的会卡料,我说:“丢出。。。”
  张奇有点皱眉头,把黑色皮壳的料子都拿走,黑乌纱我不喜欢赌,黑乌纱的会卡料属于底层的料子,属于黑蜡壳乌纱,也比较复杂,很难度。
  会卡有大象皮,灰白色,翻砂,种老,出高色料,中层:红辣椒油壳,有好有坏,参差不齐,我看到黑色皮壳的料子被移走了之后,就说:“把红色皮壳的也给我挑选出来。”
  张奇耐着性子,把料子给分开,我看着剩下的老橡皮的料子,就点了点头,这样赌石就简单多了,王静看着我,说:“你真的是个挑剔的人啊,但是你这样就能赌赢吗?我真的很期待,想看看你到底是怎么赌赢的,也想看看到时候你的脸是不是会别打肿,也想看看你的女人被太子玩耍。”

  我笑了笑,说:“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定会好好的跟你玩的。”
  我说完就低头看料子,这个女人厉害,在这个时候跟我说话,故意激怒我,就是为了影响我的判断能力,真的是个有心机的女人。
  我在老橡皮的皮壳中挑选了起来,老橡皮的料子皮壳可能看着厚,也不好看,但是这种料子出货的几率很高,我把小料子给踢开,低于一公斤的料子没有多大意义,我要赌的,至少在十公斤左右的。
  我踢开了不少料子,看着还存在的料子,没有多少了,只有三块大料子,在二十几公斤左右,六块小料子,在五公斤到八公斤左右。
  我看了一眼,直接把一块八公斤左右的料子拿起来,这块料子皮壳非常的粗糙,但是翻砂,我立马把张奇拉起来,我跟他说:“这块料子它的皮壳有松花,翻砂和蟒带,你记住这种类型,这种料做手镯,抛光出来水会增加几分,带色的地方色根增加几分,所以糯化变糯冰,这种料子的手镯要过千万,宽条也要过百,所以这种料子是会卡里面顶级的珍品。”
  张奇听了,就挠挠头,表情很认真,不知道记住没记住。
  我直接问:“这块料子多少钱?”
  “五百万,低于五百万不要谈。”太子冷傲的说。

  我听着太子的话,就掂量料子,最多八公斤,他要五百万,他又不懂料子,所以开出来的价钱就是坑钱的,完全就是来坑我的。
  我说:“五十万卖不卖?”
  他摇头,说:“就五百万,少一分钱我都不卖。”
  张奇说:“真他妈黑啊,这料子,在我们店里,开了窗口,也至多五十万,飞哥,要买吗?”
  日期:2017-08-09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