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5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了点头,说:“这倒是有道理,店里的原石不少,我们开一点,等你马姐回来了,就可以上架卖了。”
  “飞哥就是飞哥,未雨绸缪,赵奎你听到了没有?”张奇不爽的说着。
  赵奎专心的锻炼着,没有理会张奇,我站起来,走到原石区,看着码整齐的料子,大小场口都合理的摆放好。
  张奇挑一块出来,问我:“飞哥,今天马欣过来找你,是不是为了马帮以后的事情?”
  “多嘴。。。”我不高兴的说着。

  张奇有点急了, 说:“飞哥,你别这样说啊,二小姐这个女人强势,有野心,我们都知道,现在五爷跟田光都躺在医院里,只有你能扛着,他来找你,当然是要扶你上位了,大小姐已经废了,二小姐如果能扶你,你就更稳了,你可千万要抓住这个机会啊。”
  我说:“我要上位,不靠女人,而且,我宁愿在这个赌石店里,没事的时候可以开开石头,总锅头这个位置,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我不合适。”
  “飞哥,没有人天生就适合做什么位置,都是后天修养的,我一开始还想当将军,但是现在我觉得保护你就挺好,人坐什么位置,需要慢慢适应。”赵奎认真的说。
  张奇拍了一巴掌,说:“这话我爱听,飞哥,咱们就上位吧,那么多兄弟都盼着呢。”
  我深吸一口气,把手里的料子丢过去,张奇接着,我说:“以后再说吧,把这块料子给我开个窗。”
  张奇听了,就很难为,看着料子,说:“后江的啊?妈的,这种小料子,赌有什么意思?”
  我说:“你懂什么?“十个后江九个水”一般的蛋面戒指,都是后江的料子开出来的,快点给我开窗,别墨迹。”
  张奇撇撇嘴,就去开窗,我就是闲来无事玩玩,这块后江小料,灰绿色,摩圆度、形状、均似芒果。
  打灯都可以看到一大片的色,肉细无棉水头长,要赌的是色均不均有没有深入,还有种老不老和赌石界的“鬼见愁”---裂。
  后江的料子也不多见了,尤其是老后将的,?老后江翡翠原石的玉皮为灰绿色,个体很小,很少超过三百克,主要是水石,摩圆度、形状、大小均似芒果。
  砂皮有很多种颜色,玉质细腻,常有蜡壳,一般产出的翡翠常为满绿高翠,透光性好,结构致密,所以人们常常说“十个九江九个水”。
  做出来的成品不仅取货很高,而且抛光后颜色会增加,行内称为“放堂”。
  对于小料子,我只是玩玩,但是我没有小看小料子,小料子虽然小,但是一旦出货,那也是千万级别的,上千万的蛋面戒指也不是没有。
  所以,对于这块小后江的料子,我还是很看重的。

  但是,这块料子我就怕是新后江的,毕竟老后江的料子已经很少了,料子是从垛堞哪里买来的,谁知道他开采的是不是新后江的还是老后江的。
  新后江产出的翡翠原石的玉皮要比老后江的厚,同样有蜡壳,个体比老后江大,一般在三公斤以内,但是种水、地子都比老后江的差,成品抛光后色会变暗,一般来说即使是满绿翡翠,也很难做成高档品。
  这块大概有三公斤左右,所以我就是开窗看看,如果底子差,我也就可以断定我们店里后江的料子都是新场口的,没有玩的价值,只能自己开窗之后,上架卖给有缘人了。
  “哟,飞哥,出货了,看这个窗口,贼绿啊。。。”
  我听到张奇的话,心里就挺开心的,我走过去,看着他把料子拿起来给我看,这块料子不是很大,三公斤左右,我以为是新后江的,但是我看着窗口,我就知道,不是新后江的而是老后江的。
  我打灯看着窗口,里面的肉质糯化,晶体很细,水头非常好,这就是后江,水头好,料子的光泽度略好,没有什么棉絮感,色感很绿,看着很阳性。
  种非常好,出吊坠,正常尺寸,单件市场价值三百万左右范围。
  我说:“两个牌子是肯定有了,其余的料子,蛋面戒指也能打两个,总体来说,五百万是跑步了,回头送到店铺里。
  张奇很开心,说:“飞哥,我草,你真他妈厉害啊,要是咱们把店里的料子全部都开了,那我们岂不是发了?”
  我说:“料子都是我精挑细选的,我是看到有表现的好料子,才拿来开窗的,我可以确定的是,这里的料子,有百分之八十都是砖头料。”
  张奇撇撇嘴,说:“飞哥,你这么说就是告诉我,你是火眼金睛呗,牛逼。”

  我笑了笑,我说:“不能说是火眼金睛,只能说,赌石多了,知道一些表现而已。”
  张奇点了点头,说:“飞哥,我们继续开吗?”
  我摇了摇头,我说:“不开了,等着运气,开那块帝王绿,如果那块料子真的能开出来个满料的帝王绿,我们的钱就够了,我的目标是那块五十吨的料子。”
  张奇听了,反而摇头,说:“飞哥,赌的大,赢的大,但是赌输了,我们又倾家荡产了,我开料子这么长时间,从来没见过大料子的种水好的,开窗玻璃种的料子,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所以,我反而不看好那块五十吨的料子。”
  我听了他的话,就笑了一下,我说:“赌石,讲究一个赌字,只有敢赌的人才能赢。。。”
  我说完,就上楼,在楼上的办公室里,铺了一张床,就将就着睡一晚上。
  我睡觉睡的很昏沉,早上被赵奎锻炼的声音给吵醒了,我下楼之后,看到赵奎在打沙袋,浑身都是腱子肉,身上都是汗水,看到我下来,赵奎就拿着毛巾擦了把汗。
  旁边的兄弟也浑身都汗,看到我之后,就说:“飞哥。。。”
  他们说话很洪亮,我听着,觉得很有精气神的感觉,这种汗水的感觉真的挺不错的,我说:“很好,赵奎,以后,你每天都带着兄弟们打拳,我们的兄弟们,要精神。”
  赵奎笑了起来,说:“就怕他们这些小年轻受不了。”
  是笑了一下,说:“受的了吗?”
  “受得了飞哥。。。”
  我听着他们的话,就看着赵奎,我说:“别看不起兄弟们。”
  赵奎点了点头,就穿上衣服,问我:“飞哥,去那?”
  我说:“准备在去太子的店玩一玩,礼尚往来,昨天他来我的店里砸店,我们今天不去的话,岂不是说明我们认怂?”
  “好,我带上兄弟们去。”赵奎说。
  我摇头,我说:“不用了,就我们三个人去。”
  赵奎很担心,看着我出去,就说:“飞哥,昨天四眼去姐东砸了几家店,我们现在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哎呀,飞哥那么牛逼,不会的,看你个头大,但是胆子挺小的,真没用。”张奇嘲笑着说。

  赵奎脸色难看,我没理他,直接上车了,赵奎开着车走,没有办法,我的决定,他改变不了,对于太子,我要赌,赌他的人品,赌他爱财的程度,男人装逼不是白装的,一个没钱没势的男人装逼,那不叫装逼,那叫送死的傻逼,太子我看着并没有多少钱,他那么霸道强烈的想要回收那块料子,我觉得他是看中了价值,想要钱,这说明他缺钱,而老杂毛把他留在瑞丽,是看中他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