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5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斌看着太子,脸色变得很难看,说:“你们东马的人过界了,我警告你,不要闹事,否则,不管你有什么国籍,我都会抓你的。”
  “知道了,警官。”太子认真的说着,他收起了脸上蔑视的表情,对于丨警丨察,他还是很怕的,毕竟这些人有很多人都是缅甸人,虽然说什么波胞一家亲,但是惹事的波胞没有护照的话,还是亲不了的。
  太子走到我面前,说:“我老爸当年讲什么情义,放你们马帮一马,但是我不会,我这个人做事,会斩草除根,你让我不爽,我就斩断你,我会灭了你们马帮,不如我们加一个赌注吧。”

  “说来听听。”我认真的说着,我没有看他,因为我不想抬头,否则会有一种仰视的感觉,这并不好。
  “如果,你们输了,那块料子归我,你们马帮继续解散,而且,永远不能在用马帮这个名字,并且,加入到我的部下,跟我混。”太子嚣张的说着。
  “我草,你说什么?跟你混?你他妈的毛扎齐了没有啊?你老子老杂毛都不敢这么说,你居然敢这么说?”马炮不爽的说着。
  我伸手拦住马炮,我说:“如果我赢了呢?”
  “你赢不了的。”太子自信的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如果我赢了,料子归我,你们东马,要跟我混,并入我们北马,从此,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北马东马,只有马帮。”

  太子看着我,拍拍手,说:“你有种,好。”
  他一边说,一边后退,丨警丨察没有拦着他,他带着人就走了,我看着他们走了,脸色就难看了起来,但是内心却很兴奋,如果我赢了,那么不仅能清除一个威胁,而且,还有可能把东马并入我们马帮,这是一个极其有利的事情。
  但是前提,我必须要赢。。。
  丨警丨察就看着他们走了,我也没有办法,而且,我也没有要追究的意思,道上的事情,道上解决。

  田斌走到我面前,说:“现在马帮你说话啊?”
  我说:“算是吧,他们砸了我的店,难道你就不管吗?”
  “哼,我当然会管,但是我首先会管管你,我警告你,不要在瑞北惹事,我希望这里平平安安的,你可以做生意,但是如果搞出来什么治安问题,我拿了你的牌照,送你去坐牢。”
  我身后的人都很不爽,我拦着他们,免得起冲突,我说:“知道了田警官,我也希望这里平平安安的,我是生意人,以和为贵才是最重要的。”

  他点了点头,就收队了,他的到来,也只是象征性的来一下,防止我们玩大了,出了人命,就不好收拾了。
  我身后的人都围着我,马炮说:“妈的,这个小王八蛋,还挺拽的,居然打上门了,还要灭了我们马帮。”
  我没有说话,几个老东西也很不服气,马文说:“邵飞,马帮的担子在你肩膀上,这次关乎到我们马帮的存亡,这小子比他老子还狂妄,当年他老子一开始搞我们的时候还是小偷小摸的,他倒好,直接打上门了,比他老子还牛啊。”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就喜欢他这样的,小偷小摸的,我们防不住的,四眼。。。”
  我喊了四眼一声,他从人群里面走出来,看着我,我说:“你带人去姐东,给我打,给我砸,礼尚往来。”

  四眼看着我,有点犹豫,马炮立马就不爽了,说:“草你阿妈的,怎么?害怕啊?”
  四眼扶了扶眼镜,说:“没有,我知道了。”
  他说完,就离开了,我看着四眼的背影,最近田光在医院,他很少出现,好像有意要退出一样,我知道四眼的心里在想什么,想趁着这个时候摆脱田光,离开马帮,但是不可能,现在我们需要人手,怎么可能让他走?
  一只脚进入这一行,想出去,就难了。
  “呐,邵飞,我们几个老东西给你一句话,要钱,我们给钱,要人我们给人,这次能不能度过这个难关,就看你了。”
  我看着他们几个老东西,就点点头,我也知道这次很艰难,但是说艰难,也不艰难,只要对付这个太子就行了,我对付他,觉得没什么难度,这样的愣头青,很好对付,只要找一个能把他给打服的人就行了。
  事情过去了,我让受伤的兄弟去医院,其他人小心的盯着,我跟太子第一次过招,没有输赢,但是好像他占了上风,不过不要紧,主要的是一个星期后的决战,那时候谁输谁赢,才是最重要的。

  我没有回家,陈玲在家,我不想跟她在床上躺着,好像刻意的要逃避他一样,我也没有去医院,我总觉得不吉利,最近我们马帮很倒霉,我觉得可能是在医院里沾染了不少晦气。
  我们去了赌石店,算是在这里躲一躲吧,到了赌石店,我看着满屋子的原石,心里就有点难受,马玲现在也没心情经营赌石店了,一天二十四小时在医院里守着五爷,平时看马玲大大咧咧的,没心没肺,对五爷也颇有怨言,但是当五爷真的不行的时候,守在五爷身边的还是他。
  张奇把之前赢的料子放回去,说:“飞哥,这块料子咱们给切了吧,我心里痒痒,想看看里面什么情况。”
  我立马摇头,说:“不能切,这种料子色好,种水好,但是会死在裂上,还是放在架子上,等有缘人来切吧。”
  张奇坐下来,很不爽,说:“飞哥,你干嘛要把那块帝王绿放在太子哪里?你知道吗?那块料子十几亿,万一他把我们的料子给吃了,怎么办?我们找谁去?”
  我笑了笑,说:“赌赢了才有十几亿,输了一毛钱都没有。”
  “不可能吧,飞哥,我都已经把蟒带的皮给扒了,怎么可能会输呢?我看裂也没进去啊?”张奇不爽的说着。
  “那块料子赌性很大,裂赌赢了,现在要赌变种,里面的黄雾太多了,有可能把里面的肉质给吃了,有很多料子,都是只有蟒带下面有色,其他地方变种,如果变种了,那块料子也不值钱了,所以,不要怕,而我的最主要的目的,其实就是赌太子的人品。”我说。
  张奇挠了挠头,说:“飞哥,什么意思?他能有什么人品?小霸王一个。”
  我摇了摇头,我说:“他看着霸道,但是讲义气,我怀疑之前对付我们的小手段,都是那个叫阿庆的王八蛋干的,不是他自己的风格,否则他也不会今天直接带着人来砸我们的店铺了。”
  “所以呢?”张奇不解的问。

  赵奎踢了他一脚,说:“多读点书吧,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飞哥就是要看看他是一个霸道的正人君子,还是个阴险狡诈的小人,过来,陪我打拳,妈的,很久没练拳,有点生疏了。”
  张奇拿着拳击套,立马给扔了,说:“你让一个蚂蚱陪一头老虎练拳?我身子板又不是钢板,你他妈的打柱子去吧。”
  我听着就笑了,赵奎没办法,只好自己去伴着一大块原石开始运动,我感觉到了赵奎的紧张,他应该紧张,因为一个星期之后,马帮这个沉重的担子会甩到他的肩膀上去。
  张奇说:“飞哥, 我这双手,是黄金右手,是用来开石头的,妈的,怎么能跟他去打拳?是不是飞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