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4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奇笑了一下,我们都心知肚明,这个人不懂料子,这块料子,五公斤,只是开了个窗,但是见了青葱绿,这绿色在第三个等级,已经很高了,而且种水底子都不错,但是有绿,他都没看料子,就说三十万,我一看就知道他是蒙的,想要捡个便宜,但是这个便宜我当然不会给他捡,我自己回去肯定是要卖两百五十万的。
  他听我这么说,就赶紧说:“老板,看你也是常赌的人,肯定比我们懂的多,你说这块料子多少钱卖?”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我看着他猴急的样子,像是很缺钱一样,我皱起了眉头,说:“这块料子呢,你从窗口看,冰,到冰了,而且化开了,起胶,这种质感很好看,是不是?你看晶体很细,水头较好,光泽度也很好,这个颜色就更不得了了,青葱绿,底色有点灰不要紧,局部也没有什么棉絮感,出牌子,配合好工艺,单件市场价值几十万的空间有,你说你三十万买我的料子,我能卖给你吗?”

  他听了,就点头,有点晕乎乎的,问我:“那倒地,多少钱能卖啊?”
  我笑了笑,说:“没有百万不谈。”
  他听了,就有点肉疼的样子,说:“老板,料子,我打个电话问问,你继续玩。”
  我点了点头,百万的料子,他肯定是做不了主的,所以得去找他们老板谈,我估计,一会那个所谓的太子就要下来了。

  不过我没有担心,还是看料子,我来,就是试探太子的态度的,如果他真的容不下我,那么一见面,就肯定会动我的,但是我也不怕,这么多人的市场,他想把我怎么样,也不可能。
  我看着那十公斤的料子,有一块挺好的,有蟒带,我草,这个蟒带整整饶了石头一周,我把料子拿起来,看着皮壳,皮壳老基本无裂,在自然光下色已非常阳艳!
  但是我并没有那么心动,因为莫弯基的料子还有个缺点,莫湾基的料子出色料的也比较多,但是其由于杂质一般较多,取料难,并且容易皮肉不分,所以,我并没有因为这块料子的皮壳好而心动。
  我打灯看着料子,有黄务,而蟒带上的表现也非常好,绿色的表现十分浓厚,我点了点头,这块料子不错,虽然可能有杂质,但是这块毛料一旦出高翠之处,必是色阳,水足,种老,是上档的花牌料。
  那个人拿着电话,说:“老板,你稍等一下,我们老板现在跟老老大开会,开完会就过来,你先做,我给你倒茶,老板怎么称呼?”
  我笑了笑, 我说:“你怎么称呼。”
  “噢,你叫我马六就可以了,我们东马的小弟都必须要姓马,我排行老六,所以叫马六。”
  我听着他的话,就皱起了眉头,妈的,小弟都必须改姓马,这不就是要说马帮的人都是他们小弟?这个老杂毛,看样子是有点脑子有问题,幼稚。。。
  我说:“嗯,你叫我魏老板就可以了。”
  “哟,本家啊,我们老板也姓魏。”马六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就笑了一下,我说:“这块料子呢?”
  他看着我手里的料子,说:“五十万一口价,我们店里的料子,不错的,是不是?你刚才开了一块,贼好,一分价钱一分货。”
  我听着就点头了,这里的料子基本上的定价应该都是那个阿庆定的,他是懂料子的,莫弯基的料子老场口的已经绝了,所以五万一公斤并不贵,这样的人才,嘴皮子在溜一点,很难不讨老板的喜欢,可惜。。。
  我说:“这块料子我要了,五十万就五十万。”
  他很开心,说:“哎呀,要是都是你这样的老板,我们还要那个阿庆干什么?大家都不用磨嘴皮子了。”
  他说着就开心的带着张奇去开单子,赵奎说:“飞哥,如果太子来了,认出来我们,就麻烦了,要不要我叫兄弟来?”
  我说:“不用,你觉得太子的人怎么样?”
  “看着精壮,打架应该可以,但是至于在赌石方面,我觉得不怎么样。”

  我笑了笑,何止是不怎么样,简直就是白痴。。。
  我深吸一口气,看来,我跟这个太子之间做朋友的机会大于做敌人啊。。。
  我不是很担心太子,对于他身边的那个王静,我倒是有隐隐的担心,她好像对我有敌意,从一开始就有,所以,她出现在太子的身边,反而让我有点担心。
  我听到钻头摩擦的声音停止了,就看着张奇,他开心的跑过来,说:“飞哥,有货啊。。。”
  我拿着料子,看了一眼,蟒带全部都给打掉了,饶了一圈的蟒带下面,全部都是绿汪汪的颜色,这个颜色绿的发油,真的很漂亮,看到我手里的料子,太子立马就说:“这块料子,我们东马回收。”

  我听了就笑,料子我还没有看,我还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蜘蛛裂,所以卖不卖我还没有决定,但是他好像很霸道,不管我愿意不愿意,他都要回收了一样。
  我没有理会太子,而是看着料子,我打着灯,朝着里面看,这一看,心中狂喜,里面的底子非常干净,没有棉,也不脏,这算是赌赢了,而蜘蛛裂似乎只局限于之前第一个窗口上,并没有蔓延进去。
  我打折等朝着里面看,我想看看料子是不是满料,但是看着皮壳其他地方的表现,黄雾还是很浓重,跟那汪绿油油的潭水有鲜明的对比。
  这块料子是不是只有蟒带下面有绿,很难说,我害怕他是个变种料,如果是变种,这块料子也只有蟒带下面有色,这个色能不能吃进去还两说,一般的变种料都是废物,这就是宁买一线不买一片的道理。
  “出价吧。”太子冷傲的说着。
  我把料子收起来,我说:“你想收就收吗?但是我不想卖,你也不一定买的起。”
  他听了我的话,就笑起来了,说:“我只听价钱,多余的废话不用说。”
  我笑了笑,说:“那好,我就跟你算一笔账,这块料子叫做帝王绿,就算你不懂赌石,也应该知道他的价值,市场上帝王绿是按照克莱购买的,一克帝王绿,最少,也要十万块,这块料子还行,种水,颜色,质地,都能达到中等的帝王绿级别,我给你算十五万一克,十公斤,你算算多少钱。”

  他听了我的话,就赶紧招呼马六,说:“快点给我算。”
  马六有点苦恼,他拿着计算机,不停的算着,但是算来算去,都有没有算对,反而是王静直接说:“不用算了,十亿。。。”
  听到王静的话,太子脸色就变了,变得很严肃,也很萧杀,太子这个人,是个说变脸就变脸的人,光是从他瞬间的脾气表现就不难看出来。
  对于太子,我觉得他是个性格多变的人,这种人,不好相处的。
  “十亿?我一亿要这块料子。”太子冷酷的说。
  我笑了笑,我说:“我要是不给呢?十亿跟一亿差的太远了。”

  “那我就抢。”太子平淡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这很霸道,也很嚣张,从太子的性格,就可以看到他老子老杂毛是什么人,想要的,不给我就抢,真的是强盗逻辑。
  我想了一下,看着赵奎跟张奇两个人都很紧张,我也很紧张,太子这个人的性格琢磨不定,我之前的有恃无恐也变得有点站不住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