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0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顺着他手指的动作,巫雁行身上的鸡皮疙瘩此起彼伏,头皮也一阵阵的发麻。她拼命的调动内息企图冲破被封锁的气血,却只能换来难忍的疼痛,没有一点效果。
  “我……我只是想拿回我的……我的画。”她颤抖着声音说。
  “画?你说这个?”萧晋把怀里的画轴拿出来,展开一点露出题跋,摇头晃脑的笑着说:“不见星河见雁行!虽然画很一般,但我很喜欢这句诗,所以,你把它送给我吧,就当是履行承诺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

  巫雁行娇躯一震,沉默良久,却咬着牙摇头道:“不行!这画对我很重要,我死也不会给你的。”
  “死也不会给我,这听上去,它对你而言确实很重要啊!”萧晋吧嗒了下嘴,顺手就解开了对巫雁行的禁制。
  一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血运行恢复畅通,巫雁行立刻手脚并用的从床上下去,抬头刚要说些什么,就见萧晋脑袋靠在床头上,笑容邪恶至极,双手则捏住了画卷一边,似乎下一刻就会将之撕烂一样。
  “不要!”
  巫雁行不顾一切的扑过去抢夺,却冷不丁从一旁飞过来一道黑影,“啪”的一声,她就被抽的摔倒在地,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
  “巫雁行,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萧晋从床上下来,用手中的流苏皮鞭抬起女人的下巴,冷冷地说,“欠我的三件事还没有做完,竟敢就趁我熟睡的时候攻击我,看来,你的胆子确实不小,杏林山的规矩已经不足以约束你了。”
  “没有,”巫雁行咬着嘴唇摇头,“我……我只是想制住你,然后拿回我的……”
  啪!
  话语被抽在满月上的一鞭子给打了回去,只见她嘴唇咬的煞白,俏脸却是通红,眼睛里水波流转,显然这一鞭子带给她的并不是只有疼痛。

  萧晋嘴角轻蔑一翘,重新坐回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问:“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你有正当的理由,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对我出手,是吗?”
  这明显是在无赖的转换概念,巫雁行当然听得出来,但她同时也明白了,萧晋并没有要跟她讲道理的打算。
  沉默片刻,她慢慢爬起来,低头说:“对不起,萧先生,那幅画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以至于头脑发昏,竟然企图冒犯您,还请您原谅。”
  “还算是有点悟性,不错不错!”萧晋微笑起来,点头道,“现在,跟我说说,这幅画为什么会对你那么重要呢?”
  巫雁行俏脸一白,默然不语。
  萧晋也不催促,再次打开画轴,看着题跋说:“这上面最后的落款日期是丁丑年,如果我没算错的话,最近的丁丑年正好是二十年前,那个时候,巫大夫你差不多正好是十四五岁的年纪吧?!”
  巫雁行双拳猛地握紧,还是一声不吭。
  “至于这位作画的‘林士’,”萧晋用鞭梢啪啪的敲打着画上的印章,似笑非笑的说,“从苍劲的字体和精练的线条上来看,应该是个男人;又鉴于你当年为了所谓爱情就跟家里反目成仇,这个男人是你亲人的可能性也不大。
  现在,已知这个男人对你来说很重要,且他不是你的家人,那么,我是不是可以适当的怀疑一下:这个男人……姓陆呢?”

  “不是!”巫雁行猛地抬头矢口否认道,“我、我恨他不死,怎么可能会保留他的画作?”
  萧晋眯了眯眼,忽然反手就又是一鞭子抽了过去。这一下他用上了些许内力,直接就抽烂了巫雁行胸前的长衫,在她的雪堆上留下一抹触目惊心的血痕。
  巫雁行一声惨叫,牙齿直接就把下唇咬破了,鲜血慢慢流淌到下巴上,配合起她绝色的脸庞,有种说不出的妖异之美。
  可萧晋却似乎已经瞎了,而且还丧失了所有怜香惜玉的能力,非但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神情反倒更加的冰冷起来。
  “翰学,是翰林学士的简称,所谓‘林士’在意义上本就跟‘翰学’没什么不同,陆翰学就是陆林士!”
  他沉声说道:“巫雁行,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这个人非常的不喜欢欺骗,尤其是女人对我的欺骗,所以,如果你不想受太多皮肉之苦的话,那就最好乖一点,懂吗?”
  顿了顿,他又邪邪的笑起来,用鞭子扒拉开她捂住胸口的手,轻轻扫着那抹血痕接着道:“当然,如果你很享受这种痛苦,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么,亲爱的巫雁行大夫,请你告诉我,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巫雁行的某个地方早已开始泥泞,但最后的尊严还促使着她努力保持着脸上的愤怒。
  “萧先生,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什么都想干,就是不干你!”
  “你……”巫雁行深吸口气,朝他伸出手,说,“如果你没什么事情的话,请把画还给我,然后离开。”

  “刺啦”一声,毫无征兆的,萧晋就把那幅画撕出了一条长约五公分的口子。
  巫雁行感觉就像是有一把刀在心脏上割了一下一样,疼的浑身发抖,眼泪也簌簌而落。
  “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毁掉这幅画?”
  萧晋翻个白眼:“又瞎流什么猫尿呢?瞪大你那双母狗眼看清楚,老子撕的是装裱的位置,对画是没影响的。”

  巫雁行定睛一看,发现果然如他所说,就微微舒了口气,但提起的心却放不下来。因为,只要画还待在萧晋的手里,就随时都有被毁去的风险。
  “现在,”萧晋继续说道,“老子手里等于是掌握了‘画质’,接下来你最好乖乖的回答我的问题,否则,老子可是会撕票的,明白吗?”
  此时此刻,巫雁行无比的后悔让宫妙恬去海雅生物科技公司的开业发布会上捣乱,但是很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地方。
  “你想问什么?”
  “第一个问题当然是关于这幅画的喽!”晃晃手里的画轴,萧晋问道,“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陆翰学?”
  “想他?”巫雁行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森下来,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一样回答道:“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萧晋能感觉到她话语里的滔天恨意,显然这娘们儿没有撒谎,不由意外的挑挑眉,又问:“那你为什么还珍藏着他为你作的画、并视其如命?”
  巫雁行脸色浮现出回忆之色,许久才幽幽地说:“这幅画,是他在我十四岁生日的那天送给我的,我也是因为这幅画,才下定决心不顾一切的和他在一起。
  之所以留着它,并把他挂在最显眼的位置,就是想时时刻刻的提醒我自己:不要忘记当年的愚蠢,更不能忘记当年的仇恨!
  我要在亲手让陆翰学付出足够的代价之后,再将这幅画还给他,让他的余生都活在对我的愧疚或者仇恨之中!”
  日期:2017-08-09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