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6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已经下定决心,等周容深回来就和他断得彻彻底底,既然我骨子里是个荡*,抵抗不住他的诱惑,那就干干脆脆离他远一些,把他从我的生命里拔除,当这两次偷情是做了一场梦,一场美好短暂又锥心刻骨的梦。
  这世上再也不会有谁比周容深对我更好,即使有,他已经先入为主,把我整颗心占据得满满当当,再也容不下别人。
  我在半山宾馆住了五天,除了第一天晚上乔苍碰了我,之后几夜他都在外面沙发睡,他总是深更半夜回来,有一次带着很浓的脂粉气,一看就是那种场子刚玩儿过,他回来我都知道,可我装睡,他推开门看了看我,也没有打扰。﹎
  乔苍外面有一个女人,不算包养,就是固定炮友,一个月过去几次,按次数给钱,黄毛嘴碎,告诉我那妞儿跟苍哥时候挺小的,十八九岁,让男朋友甩了去江南会所玩儿,差点被一伙混混儿给睡了,苍哥喝了点酒,就给泡了,后来一直跟着苍哥。
  黄毛说苍哥其实不碰处丨女丨,他这方面挺尊重女人的,处丨女丨一旦把身子给了一个男人,就很容易爱上他,苍哥不喜欢谈感情,他把**和感情分得很清楚。
  黄毛嘿嘿笑,“嫂子,我觉得苍哥挺喜欢你的,你说吧男人其实有时候真犯贱,越是那种扑上去的他越是看不上,时不时跟他犯脾气甩脸子,他反而屁颠儿屁颠儿,你跟局长有什么好,他倒台你也不完了?”
  我问他乔苍就能一辈子不倒吗。
  黄毛没生气,他嘴巴咧开得更大,“苍哥倒?谁能让他倒?苍哥多津明你不知道,南三角一丁点风吹草动他就退出来了,条子想办他连把柄都摸不到。再说苍哥如果倒了,广东这条船上的爷都他妈得栽。这么说吧,能在黑道混到大哥的位置,官场上都手眼通天。”
  我想起道上关于他背后的靠山是京圈副国级的传言,我问黄毛乔先生后台到底是什么人。
  他说没后台,自己拼。他是当官的后台,当官的也保他,互惠互利,苍哥每年撒出去的银子,那些当官的几辈子俸禄也凑不齐。
  钱权交易,的确是一张王牌,用钱换取权力的保驾护航,久而久之就成了彼此的后台,当官的缺钱了、仕途上惹了麻烦,就来找乔苍平事儿,乔苍出货被查了,扫黄风暴来袭,找当官儿的开绿灯,对他的地盘绕道而行。
  只有一个后台显然力道不足,把广东的官场变成他的大本营,这才是他混到这么高位置的因由。

  这也是能耐,混黑道的那么多,怎么就乔苍牛逼,仕途高官是中国最津明的人,老百姓长了一颗脑子,他们长了十颗,看人准得很。
  乔苍这种人很危险,搞不好就被他黑死,但危险高才油水足,不危险也用不着他们,乔苍现在出手各方神煞都要给三分薄面,他早就不用靠卖命吃饭了,而是靠黑吃黑的本事吃饭。
  我拿着一把扇子转过身,慢悠悠扇风盯着黄毛,“乔先生能耐真大,他都有这么多钱了,为什么还要冒险做黑生意。”
  黄毛嘁了一声,“什么都不做位置保得住吗。就指着开场子当老大?底下那些同行都是废物啊?你不做有的是人敢做,越狠爬得越高,外人看黑道就是玩命,这行玩脑子的地方多了去了。”
  黄毛倚着墙壁点了根烟,笑眯眯盯着我,“跟苍哥吧,嫂子,苍哥亏不了你,我第一次看到他对女人活动心思。”
  我冷言冷语警告他我不是嫂子,喊错了给我惹麻烦。
  黄毛见我太不识趣,一点玩笑开不得,他舔了舔嘴唇,叼着烟卷走了。
  晚上我和乔苍在餐厅吃饭,北哥进来告诉他人已经死了,我当时吓了一跳,立刻问他谁死了。
  北哥看了我一眼没说话,乔苍挥手让他下去,等到餐厅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后,他放下筷子笑着看我惊恐的脸色,“何小姐不动声色的清冷模样,不知道让多少男人心痒,原本以为那就是你最美的样子,没想到你现在更让人神魂颠倒。”
  他脚下一用力,椅子滑到我面前,他和我近在咫尺,几乎我们的唇都挨到了一起。
  “比麋鹿还纯情的眼睛,竟然长在一个以做情妇为生的女人脸上,如此荒唐真让人爱不释手。”
  他手指在我滑润的脸孔上抚摸着,没等我第二次询问,他主动开口说,“我解决了周容深要抓的两个头目,赵哥担心这两个人被抓会供出他,所以要制造一起事故,让周容深牺牲在南通。”
  他笑了两声,“虽然周容深也不是轻而易举会被算计的人,可南通是赵哥的地盘,不想做无头鬼这个险就不能冒。何小姐,这次算不算又欠我一个人情。”
  乔苍出手解决了两个头目,保了赵哥平安,周容深抓不到人,就只能让赵哥逃脱,赵哥也会见好就收放他离开。

  其实乔苍没必要阻拦,又不会查到他头上,他还能坐收渔利,只不过把我算彻底伤了,虽然我没什么势力,但我有手段,我发起狠也不是一般人扛得住的,男人防男人很容易,防女人却很难,尤其是红颜祸水。
  很明显乔苍带我去赌场就想让我亲眼看到他如何力保周容深平安,他睡了我两次,给我的回报就是排除赵哥这个杀伤力极大的惊雷,甚至不惜得罪他。
  我松了口气,周容深没事就行,能不能立功和我没关系,我只要他平安回来。
  他挑着我下巴,问我这个结果满意吗。
  我莞尔一笑,将手掌攀上他胸口,在上面轻轻摩擦着,“乔先生办事,当然满意。”

  他挑了挑眉,“你满意了,我怎样。”
  我目光下滑到他津壮紧实的腹部,“外面不是有女人等着乔先生去干吗。”
  他舔了下嘴唇,眼神十分诱惑,“何小姐不能干一场吗。”
  我摇头,“乔先生第一次见我,说不喜欢勉强,君子不强人所难,除非你承认自己是个肮脏小人。”

  我咄咄逼人,他沉默了两秒,随后发出很清朗的笑声,“将我一军。”
  他抽了两张纸擦拭干净手上的油渍,在我没有任何防备时按住了我的头,强迫我迎向他的脸,我的唇碰上他鼻尖,深深吻了下去,他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说,“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脱光了让我干。”
  他太狂野,这种不堪入耳的话被他说出来那么有气势,猖獗得让人心慌意乱,他在我颤抖的目光里笑了一声,松开我进了浴室。
  后半夜我喉咙被渴醒,下库去外面喝水,乔苍正站在露台上打电话,那边是一个说话骂骂咧咧的男人,好像是手下在南通遇了麻烦,被条子给扣了,男人问乔苍为什么要保周容深,他自己有命活没命死,这几年枉死在黑帮手里的公丨安丨还少吗,不差他一个。

  乔苍冷笑问他看不看得懂情势,周容深是省厅派去的最大的一颗诱饵,钓的是贩毒集团这只大鱼,他自己的本事足够对付赵哥的人,何况暗中还有大批条子在保,一个局长死在异地,这风波谁担得起。
  男人愣了,半响没吭声,乔苍让他告诉南通的兄弟规矩点,别自讨苦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