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回来了,“爸,妈!”

  从彤妈就站起来,“你回来得正好,快过来坐!”
  从彤有些奇怪,“妈,你今天刮什么风?”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从彤妈神秘兮兮地一笑,把从彤搞得云里雾里的。
  “什么事啊?看把你高兴的。”
  从彤妈道:“我们家那个未来的女婿,要升官了。”
  “未来的女婿?谁啊?”从彤完全被她搞懵了。
  “还能有谁?你有几个男朋友啊?”
  “你说顾秋?他怎么啦?”
  “他调到市委去工作了,怎么?他没跟你说?”
  从彤的脸一红,“妈,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
  “什么?你搞什么鬼!想骗我,门都没有!”从彤妈急了,怎么又成普通朋友了呢?不是男朋友吗?
  从彤有些不意思地道:“真的,我跟他的确只是普通朋友。以前那是因为谢步远的关系,我不喜欢,就拉顾秋来做幌子。”
  “不会吧,你们不是已经那个了吗?”

  从彤妈的手指动了动,从彤的脸更红了,“怎么可能?那都是骗你们的。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谢步远。还有,顾秋他比我还小二岁呢!”
  “完了,完了,怎么会这样?”从彤妈一脸郁闷。“我不管,你就是拐也要帮我把他拐回来。”
  “ing……”
  从政军郑重地问,“彤彤,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女儿哪有这么轻浮,随便就跟一个人……”
  从政军拍拍脑袋,“那他每次上门,这些东西都是你买的?”
  “那倒不是,是他自己买的,我还劝他,不要浪费钱呢,他就是不听。”
  从政军望着老婆,他老婆也望着他,两个人就这样愣住了。
  市委大院,是顾秋第一次来。
  一般人来到这里,肯定有些紧张,顾秋还好,毕竟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什么场面没见过?
  何县长和余书记一下车,刚好碰到秘书长下楼。
  看到他们在握手,顾秋猜测,他们肯定在路上的时候就联系好了,否则哪能这么巧?
  李双林秘书长跟两位握手,何县长道:“秘书长,我们帮你把人送过来了。”
  李双林根本就不认识顾秋,很惊讶地道:“需要这么隆重吗?你们两个啊,哈哈哈哈——”

  余书记朝顾秋招了招手,顾秋走过去,“这位是秘书长。”
  顾秋一脸谦卑,“秘书长好!”
  李双林打量着他,“不错,不错!小伙子挺精神的。”他就对大家道:“走吧,去我办公室坐坐。喝杯茶,慢慢聊。”
  一行人跟着他上楼,来到秘书长办公室。
  市委秘书长,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副厅级,常委之一。南川市这么大,三市四县,能入常委的又有几人?因此,他们这些人,才是真正掌握南川生死命运的大人物。

  在下面的人看来,一个县委书记,县长,权力很大,但没有真正当过市委重要领导的,都算不上什么入流的角色。
  南川市位于南阳省中部,属于发展中的新型城市。
  最近几年,城市建设搞得比较好,还经常上电视台,也多次深受省委领导表彰。而南川市的政府办公楼和市委办公楼,都非常气派。
  秘书长的办公室很大,会客室就有百来平方。
  房间的几个角落里,都放着高大的盆景。几组真皮沙发,显得格外大气。墙上,挂着好几幅书法作品,办公桌背后有一幅字:唯有杜康,可以解忧!上面没有落款。
  这句话原自曹孟德《短歌行》中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但是秘书长却把这句话反过来写,唯有杜康,可以解忧!
  之前的原句是,何以解忧,何跟可,只是一字之差,意境完全不同。

  顾秋看到这里,心中暗笑,这个秘书长恐怕是写给杜书记看的吧!唉!都说秘书长是老板的大总管,看来一点不假,很多时候,秘书长跟书记是捆绑在一块的。
  顾秋心道,我看这个杜康,不仅仅只是解忧吧?还可以解决很多事。
  他进办公室,没有刻意去关注这些字画。两位县领导呢,却把目光落在墙壁上的字画上,谁都知道,杜书记很爱书法作品,秘书长这八成是为老板布置的。
  顾秋当然知道,这就叫做投其所好。
  这样可以从某种程度上,拉近与老板之间的距离。
  何县长道:“哎呀,秘书长,你这里可有不少宝贝。这应该都是些名家作品吧!”
  秘书长笑了起来,“杜书记才是真正的儒雅之士,我只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这个嘛,我也不懂,不过挂在墙上好看,还真有那么回事。”
  他这样的话,哪个都不会相信。
  余书记道:“秘书长过谦了,谁不知道您是南川一大才子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当年还拿过省里的书法大赛奖。”
  顾秋惊讶了,真看不出来,这个个子不高,仅有一米六五左右的秘书长,居然才情不错。他又想,或许正因为这一点,杜书记才看中了他吧!
  秘书长笑了起来,“好汉不提当年勇,咱不谈这些没用的,坐。”

  他抬头看着顾秋,“小顾,你稍等一下。”
  顾秋站在那里,“好的!”然后他就麻利地去倒茶。
  秘书长看在眼里,面带微笑。这是做秘书最具备的基本素质,在办公室里,不是上面说什么,你才去做什么?而是你自己知道应该做什么。
  秘书长故意没有叫人过来泡茶,顾秋做为一个晚辈,也是官场新人,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懂,这可不仅仅是礼节问题。
  有些时候,主动性很重要,还有,就是心态。不论是什么人,都应该随时把自己定位在哪个位置,只有找准了自己的位置,你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倒完茶,他就站在旁边。
  余书记故意道:“秘书长,小顾同志可是我们安平县,最优秀的年轻干部,如果不是您亲自打电话过来,我们还真舍不得。”
  这句话,明显是假话,顾秋心里最清楚。但是余书记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其实他的真正用意,就是想问市委到底安排顾秋干嘛?可他又不好明着问啊,因此就把顾秋夸了一番。
  秘书长微微一笑,喝了口茶,“放心吧,既然是人才,我们当然要人尽其才。我看小顾同志的确不错,据说当天在中巴车上,一个人放倒了三名歹徒,保护了一车乘客生命和财产的安全,市公丨安丨局还要给他表彰呢。”
  秘书长是何许人也?他当然知道,两人急切想知道顾秋调来市委,将任什么职务,但是他呢,偏偏就吊你们的胃口。
  何县长道:“这事我也听小顾说了,我们县里也应该给他一个嘉奖的。只是时间上没来得及安排。”
  大家说的都是表面上的话,反正就虚虚实实,令人琢磨不定。
  顾秋暗道,到了市一级的领导,跟县一级就明显不同了。跟他们说话,太费脑筋。
  有人说,这就是境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