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人家送到他安平的时候,顾秋也懂礼数,买了二包芙蓉王给他。
  对方死活不收,顾秋把烟放在车上,匆匆离去。
  陈燕做好了饭在家里等,听到敲门声,打开门,陈燕就扑进顾秋怀里。
  两个人站在门边上,亲热了好一阵,这才分开。
  “我去热饭。”
  陈燕恋恋不舍地放开顾秋,来到厨房里热饭菜。顾秋走过去,从背后抱着陈燕的腰。
  陈燕知道他肯定是饿急了,否则也不会这德性,于是娇嗔道:“别闹,等吃完了饭我再给你,行吗?”

  顾秋道:“不行,我等不急了,你这么急着要我回来,不就是这个原因吗?”
  陈燕皱起眉头,“瞎说,我是为了你的工作。”
  顾秋已经在搞破坏了,跟陈燕在一起,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留恋,不管怎么看,怎么喜欢的那种,所以顾秋有些不老实起来。
  “要死的——都流出来了!”
  陈燕一急,本能地夹紧双腿。抽出顾秋的手,急急跑进了卫生间。
  顾秋洗了手,只好自己热菜。

  陈燕出来的时候,埋怨道:“叫你不要吵,不要吵,烦死了。”
  “怎么啦?”
  顾秋还在笑,陈燕白了他一眼,“裤子都弄脏了。”
  “脏就脏呗,我不在意就行了!”

  陈燕推开了他,“去,去,去,有什么事不能吃了饭再干吗?”
  顾秋端了菜进餐厅,陈燕很快就把饭菜热好了。
  两人坐下来吃饭,顾秋就一直望着她。
  不管望着陈燕哪个部位,他脑海里就会产生相对应的情景。从唇到脖子,从脖子再到那高处,到腰,到臀部。只要目光所到之处,顾秋都会情不自禁想起这些旖旎的情景。

  那可是一种美妙的回忆,估计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陈燕的全身上下,对顾秋来讲,可以说没有任何秘密,但是却偏偏有种不同寻常的魅力。正是这种魅力,一直在吸引着顾秋。
  陈燕瞪着他,“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才出去一天,变得这么色迷迷的,我以后都不敢再跟你在一起了。”
  “有这么严重吗?”

  陈燕道:“恐怕还不止呢,顾秋,我跟你说,如果你以后当了大官,绝对不可以这么色。你看那些色迷迷的,几个有好下场?姐是为你好,听话,乖。”
  顾秋见陈燕说得这么郑重其事,点点头,“我知道了,以后正经点。”
  “这还差不多!”
  夹了块鸡肉给他,陈燕道:“我去见过何县长了!”
  顾秋马上警觉,“别去见他,他对你不怀好意。只怕又是一个谢毕升。”
  “哪有这么严重?何县长这人还是不错的。只是不知为什么,市委居然不让他当书记,反而让余副书记上了位,你说这中间有什么微妙的关系吗?”
  顾秋正色道:“反正你不要再去找他,我总觉得他对你是有目的的。”
  陈燕叹了口气,“别事事都往坏处想好不?或许何县长心里有些什么想法,但也不至于象谢毕升那样,再说,以前我是一个人,现在有了你,不是吗?”
  顾秋道:“好吧,不过我跟你说真的,陈燕姐,不要为了我的事情,去找他们这些老大。我自己的事,自己可以摆平,你相信我。”
  陈燕看着他,“是不是又有什么奇遇了?”
  顾秋神秘地一笑,“哪来的奇遇。”
  “那就是艳遇罗,看你今天这么骚,应该是没得手吧!”
  噗——!
  顾秋完全喷了出来,很多饭粒,喷到了陈燕脸上。

  陈燕瞪着眼睛望着他,一眨不眨的,顾秋陪着笑,拿起纸巾给她擦脸。
  陈燕道:“今天晚上你睡沙发,不许碰我!”
  “不用这招行不?你怎么罚我都行,不让我碰你,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陈燕道:“那你去洗碗!”
  “好类!”顾秋站起来,收拾碗筷,很主动地洗碗去了。
  没想到刚开始,陈燕就走进来,“还是我来吧!你先去洗个澡!”
  听说让自己去洗澡,顾秋就兴冲冲地,拿了衣服去洗澡。
  等他洗完了澡,陈燕还在客厅里拖地。

  他就走过来,又抱住陈燕的腰,“休息一下吧,别太累!”
  陈燕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这家伙今天这么兴奋,肯定有事。放了拖把,正想成全他,手机响了。
  是从彤打来的电话,顾秋有些抓狂,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想死啊!
  陈燕道:“接吧,万一她跑到这里来,就难看了。”
  顾秋只得放开陈燕,“喂!”

  “顾秋,你在哪?怎么还没回来啊?我在你楼下等你啦!”
  顾秋本来想说,我还在外面,可陈燕说得对,万一她闲得没事,跑到陈燕这里来了,岂不是更难看?顾秋只得如实招来,“我在陈燕姐这里吃饭。”
  从彤道:“什么时候回来嘛,我脚都蹲麻了。”
  “我——我还没……”
  说到这里,顾秋突然打住,“知道了,你稍等几分钟。”
  挂了电话,他就望着陈燕,一脸郁闷。陈燕乐了,“你还是回去吧,说不定从彤她有急事呢?”
  刚下楼,走出小区,背后射来两道雪亮的光。
  嘀嘀——!
  有人按起了喇叭,顾秋以为是自己挡了别人的路,往边上走了几步,车子开过来,车窗落下,探出伍秘书的头来,“小顾,上车吧!”
  伍秘书?
  顾秋觉得有些奇怪,他喊了句,“伍秘书,有事吗?”
  伍秘书道:“上车再说!”
  车上只有伍秘书一个人,顾秋拉开门,跳上车。伍秘书就递过一包烟,“抽烟吗?”
  顾秋要了一支,伍秘书的火也随着跟过来。
  顾秋迟疑了下,把烟点上。
  伍秘书用的是那种汽油打火机,甩了甩,“我们去茶楼坐坐吧!”
  顾秋说,“我还约了人。”
  “你给他打个电话,说晚上没空。”
  顾秋心道,伍秘书肯定有什么事情,否则也不至于这么急。既然汤书记都倒了,还有什么事要这么神神秘秘的呢?

  他给从彤发了条信息:我跟伍秘书在一起,有急事。
  很快,从彤就回了条信息,哦!
  伍秘书把车子开到安平最好的茶楼,皇冠茶楼会所。
  两人进了包厢,拉上门。
  今天晚上,顾秋一直觉得怪异。
  伍秘书给自己敬烟,又给自己点火,还给自己倒茶水,怪事了。
  顾秋在心里越发感觉得不对劲。
  倒上茶水,伍秘书又把一盒烟放在桌上,顾秋问,“伍秘书,到底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伍秘书的脸色,不怎么好,但他又不发火,也不微笑,让气氛变得很怪异。吐了口烟,他才道:“真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喝喝茶,聊聊天。”
  喝了口,他才道:“你知道的,老板很器重你,把你调到纪委,就是希望你在纪委,能发挥自己的特长。”
  顾秋心道,他真的是要把我放到纪委吗?
  这种事情,很难说清楚了,反正顾秋现在是半吊在那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无权无职位,闲人一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