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93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纪安坐副驾驶,扣安全带,问:“我们去哪?”

  “还记得回给你写字的老顾吗?
  他儿子顾驰远,我哥们,今天在坤山的马场开业。回叫你吃饭没请,特意让我拉你去他那玩一天。”
  纪安:“有必要吗?次老顾不是已经给了报酬?”
  严立伟显摆道:“你懂什么?哥教你一句,出来混靠的是人脉,人脉是这么一点点累积起来。
  你这一手训狗的本事,指不定什么时候他得找你帮忙。”

  闻言,纪安无所谓扬了下眉,头靠车窗假寐,注意力转向龙宫。
  刀鱼与河鲀、鲥鱼、鮰鱼并称长江四鲜,清明前后肉质最为鲜嫩,一斤价格要6、7千,但正像严胖子刚才说的,一过时令,肉质变老,刀鱼的价格便一路下跌,刚才送给纪安那条也几百块钱而已。
  一群5厘米左右的银鲦间,刀鱼格外显眼。
  尽管刀鱼洄游入淡水,但严格来讲,它属于海鱼,所以外形与一般淡水鱼有很大差别,从鱼头开始往后逐渐变细,形似一把牛耳尖刀,故名刀鱼。
  刀鱼进入龙宫,与最早灵岩岛几近翻肚的银鲦一样,不一会生龙活虎,在长宽高都是2米的龙宫内自由游弋。
  随后,刀鱼头顶出现字:
  长江刀鱼(雄)
  稀有度:2星
  【龙宫镇守】太道:“大王,龙宫里现在有两种鱼,请大王分配种群数量。”
  纪安眨眼,刚想问怎么分配,眼前跳出一个对话框

  银鲦:水箱级龙宫最大容量500条,
  刀鱼:最大容量80条。
  想了一会,反正银鲦多了也是放生,纪安决定银鲦维持在40条,其余空间全部留给刀鱼。
  差不多1小时后,路虎停下。
  下车后,严立伟道:“怎么样?环境不错吧?”
  纪安点头赞同,马场设在坤平山脚下,背靠青山,放眼开阔,耳边鸟鸣阵阵,一下子与城市的喧嚣隔绝开来。
  纪安往里望去,只有很少几个人在教练牵引辅助下,骑在马背行走,他道:“开业第一天才这么点人?”
  严立伟道:“你当开饭店呢,开业得客人爆满?

  我跟你说,我哥们的商业头脑绝对可以,他在这开设马场,着眼的客户人群主要是吴城申城的白领l阶l层,手有钱,想尝试点新鲜不一样的东西,刚好这处马场即健身娱乐,又能远离喧嚣放松身心。
  要不是最近手头紧,我都想进来参一份股。
  一节课两个小时,收费600。别看现在人少,里面大多数马还有教练的日程已经排到下个月了。”
  纪安:“这么贵?两个小时要600?”
  严立伟:“服务质量不一样,收费当然贵了。一般国内马场大都是改良马和半血马,矮的矮,挫的挫。
  这里一共48匹马,全是从国外引进的进口马,或者国内高价购入的纯血马, 17位教练也都有国际马术协会认证的资质。
  而且……”严胖子挤眼,小声道:“而且真正的大头不是课程收费,你看骑在马背那些人,他们的服装连头盔、手套、皮靴,一套端的要小3000。”

  纪安咧了咧嘴,幼儿园那些普通班族的家长多半玩不起,几节课下来再加一套装备,一个月工资没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胖子跟胖子惺惺相惜,严立伟的哥们顾驰远也很富态,但没有严胖子那一身江湖气。
  一见纪安,顾驰远热情打招呼。
  贝贝恢复正常,家里性格怪癖的老头都乐呵念叨了这小伙子好几回,顾驰远感谢是一方面,他也想和纪安结识一下。
  多个朋友多条路,顾驰远自己的人脉是这么累积起来的。

  聊了两句,顾驰远带两人前去马棚参观。
  跑马场内都铺了细沙,一是避免马崴脚,另一个尽量减少落l马受伤的危险。等进入马棚,顾驰远如数家珍介绍那些他高价买回来的心头肉。
  纪安一听价格,街跑的汽车都贵。
  不久,一行人停在马棚最靠里的马厩,一匹枣红色的小马打了个鼻响。

  纪安看去,笑道:“能摸吗?”
  顾驰远:“可以,是小心它咬你。小家伙刚3个月大,还没正经训练过,性子很顽皮。”
  打开门栏,由顾驰远这个主人带领走入,纪安近距离观察小马。
  由于才三个月大,身体小,枣红小马的腿显得尤为细长。纪安眨着眼睛看它,它同样用圆溜溜的眼睛回看纪安。

  然后,王八瞪绿豆,双方对眼了,纪安习惯性伸手往小马头摸去。
  “唉,小……”顾驰远刚想提醒小心,马场里被它啃过的不止一个两个,可随即,他把话咽回,笑看纪安轻揉马头。
  马属于牲畜级,野性等级至少LV4以,纪安看不到它的情绪状态,摸头杀和弹指嘣同样无效。
  而此刻小马愿意与他亲近,完全是纪安多年跟动物相处的经验,什么时候能碰,哪里能碰,大致可以从小马的肢体语言进行判断。
  揉了两下,毕竟不熟悉,纪安差不多收手,然后严胖子瞧得眼热,也想摸摸看。
  片刻,严立伟一瘸一拐走出马厩,他刚被小马狠狠踹了一蹄子,膝盖内侧一块乌青。这货作死,看小马可爱,亲热拍了拍它屁股……
  “马又不是狗!凭什么你摸可以,我摸踹?”严胖子龇牙咧嘴揉着膝盖道。
  道理很简单,摸头,小马看得见,所以能放心;但摸l屁股,小马看不见,严立伟又是陌生人,出于防御本能,不踹他踹谁?
  同理,陌生小猫小狗的后背、屁股也不能随便乱碰,真心喜欢的话,摸摸头可以了。屁股和后背是它们主人的专利。
  “纪安,你家里养过马?”顾驰远问。

  纪安没来及说话,严立伟抢道:“他家开动物园的。”
  顾驰远笑道:“我说呢。
  老严,这回学乖了?不是谁都吃你的马屁。”
  严立伟不服道:“嘁,欺负我不懂马,有本事跟我去钓鱼,哥完虐你。”
  顾驰远:“别说,下周去不去镇江?刘赫说他们那里水库开鱼了,前两天还叫我一起去。”
  “好啊!”严立伟立马答应,然后转向纪安,挤眉弄眼道:“纪安,咱们下礼拜再来次大杀四方?那几只羊可肥的流油!”
  顾驰远意外道:“怎么?小纪钓鱼也溜?”
  “不是一般的溜,回我们去老郑那,灵岩岛,老郑的大本营,结果5、6年没失手过的老郑被我和纪安掀翻了。

  你不知道,我们一条将将8斤重的鲈鱼王端桌,老郑的表情有多精彩。”
  “小纪你可以啊!下周算我一个,我们三个联手跟他们掐鱼。先示之以弱,然后乘其不备取其要害,让他们一个个叫爹!”
  日期:2017-12-19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