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92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等着吧,要是想卡拉了,自己到直播间里看。
  最多两个星期,我还你一条活泼可爱的宠物狗。”
  “什么直播间?”曼尼问。
  纪安:“萨敏知道,你问她……”

  说着,“叮”电梯提示音响起,纪安马了个噤声手势。
  小胖子会意点头。
  电梯门打开,萨敏独自返回。纪安说要带大个子回动物园治疗,详细了解过纪安遛狗直播的萨敏没有反对。
  悄然向小胖子对视一眼,当作道别,纪安牵狗下船,坐车,驶回吴城。【土豪篇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不会草草结束。】
  路,他手机响起,一看是王八蛋打来的,纪安有心挂断,一转念,他坏笑按下接听,然后放进兜里。
  过了一会,手机再次响起,纪安再接。
  反正不是他付话费,响多少次他都照接不误……
  造船工厂里,卓宸拿着手机:“喂,喂!
  了怪了,明明接通了啊,怎么没人说话?

  喂……?”
  这家伙在江边“喂”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怒骂道:“卧槽!纪安你给我等着!”
  动物园办公室,见纪安又牵了一条大狗回来,还说晚要带回家。
  老冯向脱掉御兽索,蜷缩在墙角的卡拉看去,马皱眉。走近卡拉,摸了它一下,看到大狗反应,老冯难得沉下脸道:“你怎么什么生意都接?”
  纪安忙摆手道:“不是外公想的那样。它呢,是被虐过,但不全是主人的错。间有很多,嗯……有很多说不清的地方,总之我已经了解过了,这生意能接。”

  听纪安说的肯定,老冯不再多言,起身倒了碗水放到杜宾面前。
  下午,严立伟过来接浩克和大黑,看到纪安牵着的卡拉,第一反应是:“杜宾能长这么大?”
  可看了第二眼,严立伟走近,眨巴小眼睛:“嗯?
  纪安,这……这……
  这不是前段时间沙迪国王子买走的那条吗?你从哪弄回来的?”
  “别人在我这寄养的。”纪安随口敷衍,然后问:“沙迪国跟阿日扎什么关系?”
  严立伟:“沙迪国是众多沙漠小国组成的联盟国,阿日扎算是其之一,盛产石油。
  诶?不对,纪安,这不会真是那条300万美金的杜宾吧?”
  纪安矢口否认:“不是,长得像而已。”
  严立伟小眼睛明显在说:“老子不信。”
  管他信不信,纪安继续道:“你知道哪里能钓到野生刀鱼吗?”
  严立伟:“野生刀鱼?你想钓可不容易,别人捕到的倒是有可能。

  这样,你明天来我批发市场看看,也许会有。”
  想着反正只要雌雄两条野生刀鱼,是不是钓到并不重要,纪安点头。
  要盖一座万丈高楼~】
  傍晚动物园关门,纪安把大个子牵电三轮,御兽索系在腰,卡拉习惯性趴下装鸵鸟,看起来倒也不太显眼。
  动物园离家很近,纪安又经常带狗进进出出,老街的街坊邻居大都认识他,所以没有引起麻烦。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纪安系在腰的御兽索,要没这根粗铁链,估计刚街被沿途大爷大妈举报了。
  晚饭时,卡拉继续“面壁思过”。八万对新来的大个子很感兴趣,纯白离子烫走到卡拉面前,好打量。
  纪安和老冯没事都不会去骚扰卡拉,来到新“家”后,渡过一开始的适应期,卡拉逐渐放松下来,只是面朝角落趴着,并未蜷缩埋头。
  狗与狗之间有它们的交流方式,大个子看到旁边不及它4分之一大的白绒球,害怕缩了下脖子,抬起狗眼偷瞄。

  老街幼儿园亲善大使八万也趴了下来,轻声呜呜叫,一点点匍匐接近。
  见大个子还是害怕,八万干脆侧躺在地,亮出软肚皮,朝大狗拱去求玩耍。
  饭桌,纪安往墙角看了一眼,发现八万的方法相当奏效。一来卡拉毕竟是条狗,也喜欢跟同类玩耍,二来,八万都亮出肚皮了,这么明显的友善信号,双方体格又差这么多,卡拉终于放下戒备。
  一黑一白两条狗碰了下鼻子,还是八万主动,舔向卡拉吻部(嘴侧)。
  通常杜宾给人们的印象是高大、勇猛、聪明、好撕咬,是天生的军/警/护卫犬。
  它们小时候会被主人带去宠物医院剪耳,原本两只软趴趴的大耳朵像天线一样尖尖竖起,整只狗的形象气质立马不一样了,英俊帅气又威风,据说对狗的听力也有大幅提升。
  而断尾对家养犬的作用并不十分明显,所以现在有些主人怕宝贝宠物狗疼,把它们的尾巴留了下来。
  卡拉的尾巴早被裁掉,只剩下一小截。八万舔了它一会后,卡拉短尾巴快速晃动,头小红点噌噌移,也侧躺下来,张嘴与纯白离子烫玩闹。光看外表,觉得像是大灰狼在啃小白兔,实则两只都是小白兔……
  纪安吃完饭,拿出狗粮给它们俩满。见他接近,卡拉再次趴起,警惕偷瞄纪安。八万则毫不顾忌,脑袋塞进食盆,吧唧吧唧开吃。
  不去打扰它们,纪安进厨房准备小猪的伙食。
  片刻,八万吃完自己的狗粮,舔了舔鼻子,发现旁边食盆还满着,纯白离子烫用脑袋将食盆拱到卡拉面前。

  等纪安走出厨房,意外看见大个子已经站起,朝食盆低着头,八万乖巧蹲在卡拉的大长腿旁边。大概饿狠了,杜宾急不可耐把狗粮嚼得咔咔发响。
  见状,纪安轻笑,叫来八万,亲昵揉了它一顿。而老街幼儿园亲善大使给纪安的惊喜远不止这样。 8月的某一天,大榕树下,几只灰色丑小鸭跟着纯白离子烫一扭一扭走来,当然,随行的还有对纪安屁股“虎视眈眈”的两只呆头鹅……
  翌日
  纪安将八万和没有攻击性的卡拉拜托给外公,骑电三轮准备前往小石子路水产批发市场,严立伟打来电话,问他刀鱼要死的还是活的。
  不久后,路虎停在动物园门口,严立伟拿着密封袋下车。
  密封袋袋口扎紧,一小半空间装水,其余灌入氧气充满,这通常是观赏鱼的运输方法。一条二十厘米左右的刀鱼沉在袋低,鳃盖一张一合,看起来没什么活力。
  纪安接过密封袋,道:“只有一条?”

  严胖子:“有不错了,批发市场里我一家家问下来,这么一条。”
  纪安撇撇嘴,心道:“一条一条吧,另一条再想办法,不知道这是雌鱼还是雄鱼。”
  “我说你要活的刀鱼干嘛?你自己又没办法养,这鱼得洄游,算在水箱里通入氧气,最多三天马翻肚。”严立伟道。
  纪安托词道:“我外公要的。
  刀鱼多少钱?”
  严胖子拍了下胸脯肉:“这小毛鱼才几两?再说早过了清明时令,肉也老了,值不了几个钱。”
  纪安道了句谢,借口回去放入水箱,半途见左右无人,收进龙宫。
  很快返回门口,严胖子按了下喇叭:“快车,人家等着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