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2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说道:“你放心吧,这家公司要是出事肯定会惊动中南海……我警告你啊,这件事我连蒋凝香都没有告诉,你可别说出去……”
  陈丹菲嗔道:“你以为我是神经病啊,你该不会担心我把你在床上的丑态都说出去吧……”
  陆鸣笑道:“这我倒是不担心,你的样子比我也文雅不了多少,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指的就是这个意思……”

  陈丹菲正想掐陆鸣一把,猛然看见孙明桥已经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只好瞪了陆鸣一眼,小声道:“回去再找你算账……”
  陆鸣用了三个小时和孙明桥讨论了公司的法律业务,包括东江市博源集团的股份收购问题以及陈丹菲的学校面临被水库淹没以后的补偿问题。
  最后拿出了一份聘书,他决定聘用孙明桥做自己的个人律师,年薪一百万,而孙明桥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就愉快地在聘书上签了字。
  既然孙明桥已经成了自己的私人律师,陆鸣也就不客气了,问道:“孙律师,有关我母亲在被公丨安丨局扣押期间意外死亡的问题,我想推翻当初和范昌明签署的协议的几率有多大?”
  孙明桥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和范昌明签署的协议本身就不合法,如果这是一次事故,那就要追究公丨安丨局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如果是一个刑事案件,范昌明就没必要跟你私下签署赔偿协议,他之所以选择跟你签协议,当时恐怕也是迫不得已,所以,这个协议见不得光……”
  陆鸣问道:“这么说,如果有必要的话我现在可以起诉他……”
  孙明桥谨慎地说道:“这要看你想达到什么目的?”
  陆鸣愤愤地说道:“我就是要范昌明给个说法……”
  孙明桥说道:“这恐怕没那么容易,当初下命令抓你母亲的是肖长乐,并且他已经死了,而且还被追认为烈士。
  范昌明完全可以把这件事推到肖长乐身上,他最多承担一点领导责任,你自己当初已经同意拿三十万块钱和解了,并且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了,现在翻案意义不大。
  当然,如果你只是想借这件事给范昌明添点麻烦的话,也可以到法院起诉,我听说当年参与这个案子的徐晓帆和周玉露现在都不是丨警丨察了,如果她们能提供范昌明应该为这个案子负责的新证据的话,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陆鸣听了孙明桥的话,忍不住有点失望,因为他早就问过周玉露了,当初肖长乐下令抓他母亲的事情范昌明确实不知情。
  反倒是时任副局长的卢源责任更大,怎么也扯不到范昌明头上,即便现在翻案,最多也只能恶心一下范昌明,想让他对自己妥协可能性不大。

  孙明桥见陆鸣闷闷不乐,问道:“你和范昌明之间有什么问题吗?”
  陆鸣没有回答孙明桥的问题,而是说道:“当初我判缓刑的时候,好像有人贿赂了法官,还替我补偿了工厂一百万的损失费……
  说实话,我一直以为是你按照财神的意思暗中操作,现在看来另有其人,并且,这件事可能已经被范昌明掌握了。
  你说,如果在的我缓刑案子中范昌明真的掌握了有人贿赂了法官的话,我的判决是不是无效,有没有可能把我收监?”
  孙明桥笑道:“如果范昌明威胁说要把你收监,那纯粹是在吓唬你,首先,即便有人贿赂法官,只要这个人跟你没关系,也不是你暗中授意的话,那这件事就不可能直接扯到你身上。
  其次,在你和范昌明的协议中,他帮你提前取消了缓刑期,现在要把你收监,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再说,你的案子是东江市判的,他范昌明的手也伸不了这么长,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真有让你坐牢的想法,那也必须经过繁琐的法律程序,没有一年半载,法院根本没法做出定论。
  最重要的是,当年给你判缓刑的主审法官秦岚现在已经是东江市刑事庭的庭长了,范昌明想往她头上扣屎盆子,第一个跳出来的应该是她,所以,你根本没必要紧张……”
  陆鸣听了孙明桥的话,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骂道:“我就知道这老东西在吓唬我,他以为我还是当年的那个毛头小子呢……”
  孙明桥问道:“怎么?最近你跟他私下接触过?”
  陆鸣点点头说道:“前些天他找个借口把我弄到了公丨安丨局,然后给我下了最后通牒……”
  “还是关于陆总遗产的事情?”孙明桥问道。
  陆鸣说道:“他说已经掌握了我那财神赃款的证据,只要我把钱交出来,不仅不会追究我的刑事责任,甚至还能发展我当丨警丨察呢……”
  孙明桥插话道:“既然他有证据,为什么不抓你?”
  陆鸣说道:“是啊,我也这么想,其实他也仅仅是推测,他认为那个帮我补偿工厂损失、贿赂法官的人是财神安排的。
  他不信财神会为了我一个无名小子花这么多钱,所以这里面肯定另有企图,他甚至心口开河地认为财神的赃款居然有一二百个亿,并且还是以现金的形式藏在某个地窖里,而我则掌握着地窖的钥匙……”
  孙明桥脸色微微一变,问道:“他告诉你是什么人帮你贿赂了法官吗?”
  陆鸣摇摇头说道:“没有,不过,既然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起码这件事已经让他知道了,只是,我自己都不清楚当年还有人替我赔偿了工厂一百万,听说那笔钱被工厂的几个头儿给私吞了,这几个人现在都在看守所呢,很显然,这个案子是他们扯出来的……”

  孙明桥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难道陈天放暗中和范昌明通过气?”
  孙明桥摆摆手说道:“既然只是他的推测,你权当只是一次例行的询问,他调查你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真掌握了什么证据的话,不可能对你这么客气……”
  陆鸣点上一支烟愤愤地说道:“我就不明白,他连财神赃款的具体数目都搞不清楚,怎么对这件事就这么执着呢?”
  孙明桥说道:“对范昌明来说,他现在急切地需要一场胜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局长陈天放最近运气不错,居然让他把政法委书记拉下马了。
  而范昌明这两年碌碌无为,甚至还死了好几个丨警丨察,光是经济补偿就花了一大笔钱,所以,他急着在两个方面有所突破。
  一是扳倒自己的政敌,寻求更多的话语权,起码要改变一下被动的局面,二是找到传说中陆建民的巨额赃款。
  这两件事只要做成一件,他就能巩固自己的地位,毕竟,一个跟市委书记作对的公丨安丨局长日子也不好过,虽然上面有人暗中支持他,但他如果一直光说不练的话,人家最终就会失去耐心,早晚有一天会被抛弃……”
  日期:2017-08-20 09: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