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嫂子南下东莞,遇到的厂妹都很凶猛……》
第232节

作者: 隔壁老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长生的地盘,以后就交给你们两个来打理。”轩辕飞整理了一下衣服,说:“你们今天救了我的命,我不是不懂得救恩图报的人,以后大家有钱一起赚,咱们,结拜异性兄弟。”

  听着他的话,听着听着我的意识就更加模糊了起来,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手腕,只见鲜血早就把包扎伤口的衣服染透,血水低落到地面之后,汇聚出了一大滩血水。
  娘的...失血过多,老子要死了?
  这个是我最后一个念头,之后发生的什么事情,我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只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病库上,病房里,站满了我所不认识的人。

  这些人,大多我都不认识,甚至是见都没有见过,可是他们就这样恭恭敬敬的站在我的病库前,一言不发,带着一副沉痛的表情。。..
  “你醒了!”
  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婉约而动听,让人如沐春风一样,连炙热的空气也清凉了下来。
  我扭头看去,只见张莉、赛天仙、艾菲儿她们三个正关心的看着我。赵德住那个傻子,守了我三天三夜没有合过眼,最后还是被陈琪威胁说再不睡觉就分手,他见我情况稳定,却没有醒来,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找了一间病房睡觉去了。
  “嫂子,你们怎么来了!”我尴尬的笑了笑,突然发现,被子丨弹丨贯穿手腕的左手,竟然用不出半点力气,甚至是,感觉不到手的存在。
  我安慰我自己,肯定是医生给我打了麻药针,所以我才会这样。
  等麻药劲过去了之后,肯定会好的。
  “你还说,刚听傻住得说你出事了,我们就赶了过来。”
  张莉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睛,眼泪就像是短线珍珠一样的流了出来,情绪渲染到了赛天仙、艾菲儿的身上,她俩也红了眼圈。
  “嫂子,我这不是没事么,现在我还好好的呀!”我努力挤出来了一个笑容,说:“你看看,你一哭,她俩也哭了。”
  “恩,恩!嫂子不哭,不哭!”张莉伤心的抹着眼泪,让我看了更心疼了起来。
  “飞哥!”

  这时候,那些站在我面前的男人,毕恭毕敬的喊我。
  喊我也就算了,偏偏还要恭敬的给我来了一个九十度我弯腰,怎么看怎么像给死人鞠躬似得,晦气死了。
  “你们是什么人?”我不由疑惑问他们。
  “勇哥,我是巢汕的李云龙,听闻飞哥大名,今天特地来这里一睹风采,果然,人如其名!”
  一个带着大金链子的矮胖子走来,手臂上的伤疤,正好把纹身切成两半,狰狞无比。可是他的脸上,却堆积着灿烂的笑容。

  我可以拍着胸脯说,我是真的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可是他为什么会主动向我示好?我的心里是相当的疑惑。
  另外一个男人走了出来,对我问好:“勇哥,我是巢汕的楚广王!听闻你的事情之后,特来瞻仰你的容颜。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大富大贵之命。”
  随后,又走出来了几个人自我介绍,无不是一方大佬。其中,竟然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叫做眼镜蛇。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漂亮一个女人,却偏偏叫了这么一个名字。
  他们在我这里聊了一个小时才走,走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给我说明天见。
  难道,他们明天还要来看我?我又不认识他们,他们这么客气做什么?
  等他们走了以后,张莉给我说:“他们都是轩辕飞的朋友,轩辕飞不是说要跟你还有李虎结拜兄弟么,所以他们就来了。”
  听了她的话,我才突然想起来,似乎,在我昏迷之前,轩辕飞的确说过这样的话。
  这就不难解释,他们为什么会突然来看我。
  不过,我却对结拜兄弟没有太大的感受。
  结拜了兄弟之后,就能同心协力吗?或许很多人都会疑惑,然后再列举出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如何如何重感情。

  可是别忘了,瓦岗寨的那帮人也是结拜兄弟,可是最后也是因为某种利益而互相残杀。
  水波梁山的那些人,也是以兄弟相称,可最后的结果呢?
  我跟赵德住没有结拜兄弟,也没有用兄弟相称,可是做的事情,连一些亲生兄弟都不会做。
  所以,我对结拜兄弟这种事情,真的不是看的特别重。
  只是,这件事情是轩辕飞提出来的,我又怎么能拒绝?拒绝了,那就是不给他面子,今后,我还怎么跟他混?他还会不会带着我混?
  现在,我在银行贷款几千万,如果没有这个事情做,肯定是还不上贷款的。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结拜就结拜吧。
  “结拜要准备很多事,飞哥已经让叔叔阿姨,还有你村里的人都来了。”赛天仙说这句话的时候,小脸不禁红了起来。
  见未来的公婆,是女孩子肯定都会害羞的。
  “全村人……都要来?”
  我瞠目结舌的看着赛天仙,见她点头,下意识的吞了下口水。我们村虽然不是很大,但也有一千多人口,全都过来……路费也要不少钱呢,更不要说,衣食住行什么的了。

  “你昏睡的时候,嘴里一直说你要出人头地,不让父母再在村子里被人欺负,飞哥听在心里,于是让人去接叔叔阿姨了。”赛天仙耐心的给我解释。
  一股暖流在我心中蔓延起来,让我浑身都觉得暖洋洋的。
  人活一张脸,为了我,我们一家人在村子里受了不少的白眼,我一心想要出人头地,所以才会冒险做了白丨粉丨生意,就想着要多赚钱,赚大钱,让村里人对我父母刮目相看。
  只是我没想到,轩辕飞竟然会为我做这样的事情。看来,他想要给我说的结拜兄弟,并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而是真心实意。
  “你醒了!”
  这时候,轩辕飞拿着果篮走进了病房,见我坐起来,连忙说:“你躺着就好,刚刚去接你父母、村人的司机给胖威哥打过电话了,他们明天早上就能到,不会耽误咱们中午结拜。”
  “飞哥,我...”我一时语塞,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来表达我内心的激动。
  “我说过,我不会亏待你们任何一个人,以后,女人除外,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从此,咱们三个,不分彼此!”
  轩辕飞的脸上依然是灿烂的笑容,比阳光还要温暖,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然后问我:“对了,那些来的人,你看到了没哟?都是广东省一方大佬级别的人物,在这里守了你三天,你的面子可真够足的。”

  “他们,不过是看着飞哥你的面子。”我笑了笑。
  我自然不会自不量力的认为,他们是因为我,所以才来这个医院看我。
  “我的就是你的嘛,你还跟我这么客气!明天,广东谁人不识君!”
  广东,谁人不识君?
  这句话,听起来还是很霸气的。。..不是吗?
  一整夜。我都在这种忐忑之下度过。心中想了很多很多,想到最多的,还是我的父母。他们两个过了一辈子。在洞房前都没有见过彼此,这一对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送我上学时候去过的县城。今天却要横跨大半个中国。来深圳看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