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4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皱起了眉头,王胜确实是个麻烦,我看着张奇,他很自责,说:“那天,直接把他砍死就算了,妈的,也没有这么多麻烦的事情。”
  我看着他说的中肯,就说:“现在也不晚,就看你敢不敢。”

  张奇听了,没有说话,而是点了一颗烟,陈玲有点不高兴,说:“病房里,就别抽烟了。”
  张奇没有听,而是狠狠的抽了几口,跟我说:“飞哥,我去吧,我惹的事情,我自己解决。”
  我听着,没有阻拦,也没有说话,我没有办法亲自做这个决定,如果是田光,他可以很随意,但是我不行,毕竟,我不是大哥,现在被强行推上这个位置,有些事情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有些态度,我还要试着去接受。
  病房里,我们都沉默了,只有张奇在吧嗒吧嗒的抽烟,我知道,这个决定很难,这件事也很难,虽然口口声声说要砍死别人,但是真的要去做的时候,就很难了。
  对于王胜,我给他活路,但是他自己找死,我没有办法,我闭上眼睛,听着张奇踩着烟头的声音,我知道,他要走了,但是赵奎突然说:“你留下来,这种活,我来做,你做的不干净。”
  我看着赵奎,他说完就走了,我没有拦着赵奎,他做最好,他能做的干净,只是,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赵奎能为我做这种脏活。
  我闭上眼睛,深深的睡过去,静静等着明天的结果。。。
  早上醒来的时候,陈玲就睡在我身边,我看着陈玲,她有点可怜,蜷缩在我的手臂下面,我看着她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两年前,她还是一个千金大小姐,我在她身后围着她转,什么事情都为他办,讨她开心,但是一转眼,所有的事情都变了,她还是那个大小姐,但是我们之间的态度转变了,现在是她围着我转,而我还很厌恶她。
  我回想这一路我走来的历程,从一个懵懂无知的人,一心想要赚钱,安静的赚钱,但是命运却让我卷进一个又一个漩涡之中,我回想着那些在我成长的道路上贪婪的亡魂,每一个因为我而死的人都历历在目,我能看到他们狰狞的嘴脸。
  但是我不害怕,也不后悔,我并不是有意要害别人,每一个因为我而死的人,都是死在了他们贪婪,霸道的欲望之下,跟我没有关系。
  我捻着陈玲的头发,都说初心不改,但是这句话对我来说不适合,我为了在这条道路上继续前行,我改变了我的秉性,放弃了我的初心,甚至连我爱的人都占时的割弃,回想当初我们为了几十万而拼命,又回想我跟张奇被人追着砍,哪些时光惊险,但是却又显得美好。
  而如今,我只剩下了深沉与慢慢恶毒腐烂的心,我现在终于知道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一将功成万骨枯,想要成功,就算你不想杀人,但是你的脚底下也会有人送来无数的白骨。。。

  外面还在下雨,虽然没有到雨季,但是云南这边说下雨就下雨,我站起来,走到外面,开门,突然,我看到赵奎就坐在走廊里,他身上都是湿的,我看着他坐着,就有点奇怪,他抬头看着我,说:“飞哥,搞定了。。。”
  我听着有点意外,他很平静,但是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了厌恶,憎恨以及反抗。。。
  我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我说:“你觉得值得,就一定是值得的。”
  赵奎哽咽了一下,点点头,我们没有再说什么,就坐在走廊里,抽着烟,看着香烟的烟在空中飘散着,看着烟灰落下来,看着这根烟慢慢的燃烧殆尽。

  人生,跟这根香烟多么相似啊,在这条燃烧的道路上,有的人成为了那闪亮的火星,有的人成了那抖落在地上的烟灰,但是不管怎么样,最终,人生都会被燃烧殆尽。
  休息的时间不会太多,当我看到王胜的尸体出现在报纸上的时候,我就开始联系翡翠大王坤西了。
  王胜是被淹死的,他晚上在自己家的游泳池里游泳被淹死了,我没有管他是怎么死的,但是他就是死了,虽然他的脖子上到处都是淤青,但是,报纸说他是淹死的,那就一定是淹死的。
  “喂,坤西,我的店铺马上开张了,对,三天以后,你一定要来。。。”
  我笑着跟坤西说着我店铺开张的事情,他跟我畅谈着他的经营的之道,我都虚心听着,最后他却说没有时间,就不来了,但是,我怎么能放过他,我告诉他,到时候珠宝街的周会长会来,我们可以相互交流一下关于那块五十吨的翡翠的竞标的事情。
  对于我的诱惑,坤西很难不动心,这是他一直所期盼的,想要跟我们内地的珠宝街的人联系上,现在有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他当然不会放弃了。

  所以他说尽量抽出来时间过来,我告诉他,一定要过来,过了这次,下次就很难有机会了。。。
  我挂了电话,觉得后背有点疼,就趴在桌子前,我说:“给我掀开看看,要不要换药。”
  陈玲就把我的衣服掀开,给我把伤疤揭开,然后丢在垃圾桶里,给我换药。
  “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我什么时候做过?”
  我听着陈玲的抱怨,就没理他,我给其他人打电话,很多人,都是为了我店铺开张的事情,我的店铺开张,是为了给马帮冲洗,把我们马帮的名声在打出去,如果田光跟五爷都昏迷不醒的躺在医院的消息传出,我们马帮文化公司的股票一定会一落千丈,所以,我必须要造成一个假象,让我们马帮看上去生龙活虎。

  “飞哥,料子已经送过去了,雕刻工会的人没有难为我们,给我们加工,雕刻了十二生肖,还有手镯,其他的料子做了项链,边角料打了蛋面的戒指。”张奇说。
  我听着就点了头,陈玲把我的衣服拿下来,然后给我绑上带子,我拿着电话,还想打电话,陈玲就一把将我的电话拿走,说:“你要死啊?这么赶干什么?伤口都裂开了,你能不能坐下来好好养伤?”
  我看着陈玲,我说:“没时间,我现在就是在赶时间,知道吗?这个担子压在我的肩膀上,我不把他扛好了,我被压垮了不要紧,但是我们所有人的心血,五爷二十几年的心血,田光十几年的心血,都白费了。”
  “你有什么是为你自己做的吗?”陈玲问我。
  我看着她真挚的眼神,就哽咽了一下,是我,我有什么是为我自己做的?
  我想不到,如果真的说有的话,那就是钱。
  “钱,我就是为了钱。”我推开陈玲说着。
  陈玲说:“我爸爸有的是钱。。。”
  我转身出去,我说:“那是你爸爸的钱,跟我没关系,签字了的,他死了之后,我不会要你们陈家一分钱的。”
  我刚出门,就看到田斌来了,我皱起了眉头,他身后跟着两个丨警丨察,他走到我面前,说:“邵先生,你身体怎么样?”
  我听着,就点头,我说:“很好,谢谢关心。”

  “不客气。”
  他说完,就拿一张证件,对着张奇说:“张先生是吧,跟我们走一趟吧,有件事,需要你跟我们配合一下。”
  张奇皱起了眉头,看着我,我点了点头,张奇没说话,就伸出手,但是田斌说:“只是配合调查,又不是真的要抓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