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4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是太子爷的手下,很能赚钱,不管是卖石头,还是回收,都有一手,太子爷很罩着他。”
  太子爷?我问:“老杂毛的儿子?”
  “是的,你们放了我吧,我只是听他们的话做事的。”
  我说:“送他走吧。”
  赵奎看着我,有点意外,我说:“送他走啊,听不懂我的话啊?”|
  赵奎点了点头,把人给拽起来,张奇从车子上面拿下来一把铁锹,我看着赵奎把人拽出去之后,张奇朝着他的脑门上就打了一拍子,我看着他趴在地上,就上了车,张奇让人去处理,我在车上等了十几分钟,他们上了车,我说:“赵奎,你动动脑子,不要那么死板,好不好?”
  赵奎点了点头,张奇说:“他就是傻大个,脑子不转的,妈的,动了我们的人,还他妈放了?”
  赵奎说:“我喜欢有事直说。”

  “去姐东,剩下的事情,要我说吗?”赵奎点了点头,就开车走了,我们朝着姐东走,身后跟着两辆车,原来那个王八蛋叫啊庆啊,妈的,来我店里调戏马玲,被我打了,居然要报复我,妈的,你有种,害的我神经兮兮的,我以为是老杂毛要对付我呢。
  车子朝着姐东开,姐东就是姐告东边的一个城市,说是城市,其实就是个村子,这里靠近姐告,晚上很多缅甸人来这边卖石头,这边赌石店的人基本都是小店,老板会出来收料子,所以,晚上的夜市,非常的热闹,到处都是人。
  车子停在了姐东赌石市场的街道,我看着街道上到处都是摆地摊的人,车子缓缓的移动,到了啊庆的赌石店,我看着那个王八蛋在门口收料子呢,很多人,基本上都是缅甸人。
  “飞哥,我下去一个人就行了。”赵奎说。
  我说:“别乱动,他是太子爷的人,这个太子爷肯定是老杂毛的儿子,这件事老杂毛还不知道,所以,我们需要静悄悄的把这个人给干掉,不能太大的动静。”
  “等啊?等到什么时候?万一他知道了我们抓了他们的人,他跑了怎么办?”赵奎问。

  我看着陈玲,我说:“下去,这个人好色,告诉他,你有大料子,让他过来看料子。”
  陈玲瞪着我,说:“我是你老婆。”
  “去不去?”我瞪着眼睛说。
  陈玲看着我,很愤怒,但是还是下了车,我看着陈玲朝着市场去,就说:“赵奎,你搞定。”
  赵奎点了点头,就下了车,打开了后备箱,蹲在地上,这个时候,我看到陈玲跟那个阿庆不知道在说什么,他伸手在陈玲的身上摸来摸去的,我就瞪着眼睛,过了一会,我看着陈玲跟阿庆走了过来,朝着后备箱去,我没有动,突然,我听到了一声闷哼,随后后备箱就是一沉,接着就是“砰”的一声,后备箱重重的被关上了。
  赵奎快速的上车,陈玲坐在后面,喘着气,说:“邵飞,多少次了,你给我记着。”
  我挥挥手,让赵奎开车,车子快速的离开街道,没有任何人发现,妈的,奇淫之人必有奇祸,妈的,敢动我的女人,你小子,有种。
  车子离开了姐东,我们回到了那个小村子,我们下车,赵奎打开后备箱,把人给拽出来,我看着他半死不活的样子,就说:“把左手剁了。”
  张奇冷笑了一下,把人抬进去,接着,我就听到了一阵杀猪一样的叫声,我看着陈玲,我说:“那只手摸你的,我就剁他那只手,行吗?”
  陈玲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但是挺满意的,我下了车,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屋子里有点血腥的味道,我看着那个阿庆捂着手,地上都是血,我说:“还记得我吗?”

  他抬起头看着我,一张脸都已经扭曲了,我说:“好色是男人的通病,但是,不是所有的女人你都能碰,知道吗?”
  “你给我等着,太子不会放过你的。”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你能活着出去吗?真有意思。。。”
  他瞪着我,满脸的痛苦,我问:“我的料子呢?”
  “卖了。。。”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站起来,走了两圈,我说:“你是东马的人吧,你们是什么德行,想必不需要我来跟你叙述了吧,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你偷我的料子,杀了我们马帮的人,你说,你应该挨几刀。”
  “我告诉你,老杂毛不在瑞丽,要是在瑞丽,就不是我动手了,哼,老杂毛在东马放过话,瑞丽只能有东马,不能有北马,你们马帮复出,他不会放过你们的,我只是来探路的,我告诉你,你放了我,我们还有得说,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你就死定了,就你这样的小杂毛,太子爷就能收拾你。”阿庆愤怒的说着。
  我舔着嘴唇,东马的人还真是牛逼,我问:“太子爷是谁?”
  “哼,连太子爷都不知道,你还出来混?等死吧你。”阿庆不屑的说着。
  我笑了笑,我说:“既然你不想说,留着舌头也没用了,把他舌头割下来。”

  张奇立马拿着钳子要塞进他的嘴里,这个阿庆吓的脸色惨白,说:“太子爷是老杂毛的儿子,负责东马的生意,这是东马每个人都知道的,我以为你知道。”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还真不知道,我来瑞丽不短时间了,但是对瑞丽的局势根本就不了解。
  我看着他,我说:“我的料子呢?不可能卖了吧,那么多,一定藏在什么地方了吧?快点说,我们都很忙。”
  “在王胜的仓库里。。。”

  我听到了王胜,就皱起了眉头,妈的,还有他的事,找死,真的找死。。。
  对于王胜参与到这件事中,我有点惊讶,但是随后又释怀了,他之前为了跟我们对抗,就把客源给拉到了东马,从现在看,有他参与,也不奇怪。
  我走出房间外面,有一件事我可以肯定,就是老杂毛还没有出现对付我们,对付我们的是所谓的太子爷,这个太子爷叫什么,我也没有问,人尽皆知的事情,打听一下就知道了,不需要跟他废话。
  我看着张奇跟张奎,带着人把这个阿庆给抬出去,两个人这次学聪明了,已经没用的人就应该处理掉。
  不是我狠心,而是如果我在心肠软,我们马帮就完了,现在我肩膀上的担子很重,田光昏迷不醒,五爷病危,马帮没有一个能担当的,所有的担子都压在我身上,所以,我必须为我的决定买单,这个小杂毛,做一点小动作,差点把我搞的翻天覆地的,妈的,留着他,只会给我添堵。
  我上了车,陈玲问我:“这件事,你怎么处理?”
  我没有说话,看着赵奎他们上车,就开车离开这里,回到医院,我躺在病床上,心里在思考该怎么办。
  几个人都站在我身边,似乎在等着我做某种决定,我心情很沉重,之前,我根本就不需要做什么决定,所有的事情交给田光去决定,我跟着做就行了,但是现在什么事都需要我来做决定,这个决定不是白做的,是要负责任的,搞不好,我就成了千古罪人。

  “赵奎,太子爷那边,你帮我打听一下消息,老杂毛那边我亲自负责。”我咳嗽了一下说。
  赵奎点了点头,说:“这都是小事情,但是王胜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